第一千二百四十章:有杀气
    听了叶春秋的话,唐伯虎不禁笑了,这笑却是带着佩服!

    唐伯虎之前虽是被舞弊之害,被革除过功名,可他的才学是实打实的,但是每每对着叶春秋,他便不禁有种才不如人的感悟,而总能叶春秋身上感悟到的才学和智慧,都令他情不自禁的钦佩!

    唐伯虎听完叶春秋的话,很用心地撰写了书信,而后上了火漆,等到正午的时候,趁人吃饭,便叫人先行送了去。

    事实上,京师到青龙并不远,只是一个是在关内,一个是关外,相隔不过五百里而已,相当于后世两百余公里,而且北地并没有太多的山岭河流,都是一片坦途,即便是步行,也不过是三天的功夫,可若是骑行,一日就可抵达。

    只是因为车队里有女眷,那青霞和曼玉正乖乖地坐在后队的车里,所以行进的速度其实并不快,花费了一天的功夫,方才出关。

    一出了关,这寒意就更甚了。

    京师毕竟在北部,有连绵的大山阻挡那来自西伯利亚地寒气,可是到了关外,则是全然不同了,地上的青草连绵,竟是看不到尽头,在这空旷的地面上,那风儿显得有些刺骨。

    车队徐徐而走,偶尔倒也能遇到商队。

    现在那青龙可谓是商机无限,再加上镇国府移青龙,小皇帝已下旨,不得刁难出入关禁的过往商旅,因此不少商贾便蜂拥而至了。

    叶家的银子,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一旦这些银子流动起来,莫说只是关外,便是刀山火海,亦是无数商旅络绎不绝。

    后队的仙鹤车里,那玻璃后的帘子总是掀起来,曼玉总是忍不住捏起帘子好奇地往外看着那茫茫草原。

    这时,青霞便吩咐道:“曼玉,莫要如此。”

    “是,姐姐。”曼玉乍了乍舌,便放下了帘子。

    曼玉笑吟吟道:“姐姐,此番夫人让你一起跟着少爷出关,这是成全你呢,夫人真是好。”

    青霞面色嫣红,道:“哪里,其实夫人是成全少爷罢了,这男人迟早还是要娶妻纳妾的,夫人心如明镜,所以……”

    “不过……”曼玉低声道:“姐姐要小心了,听说那王书商家的王小姐也要来呢,上一次,我听孙掌柜和少爷在厅里说话,说是要抽调一批男女大夫至青龙去,在青龙开设新的医馆,要建立什么新型的医制,孙大掌柜说,同济医堂的大掌柜王小姐,呀,就是羲之啊,她会亲自领着数百个培养出来的大夫出关,我总觉得少爷和那王小姐是有情谊的,你别不信呀,少爷的心事,我都晓得的。”

    青霞不禁瞪了曼玉了一眼,道:“你这丫头少说这些,少爷出关去,是要办大事的,何况少爷喜欢谁,与我们何干。嗯?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停了,而那前队的唐伯虎心急火燎地下了马车,手上拿着一沓书信和公文,去和几个骑快马人说着什么。

    数十个镇国新军生员纷纷下马,还有几十个叶家的仆从纷纷将一些要用的行装卸了下来。

    天色渐渐黑了,北风凛冽,大风一起,青草便开始摇曳,呼呼的大风犹如拉风箱一般,吹起漫天的草屑。

    几十个镇国新军生员很快寻到了一处背风的小山丘,寻觅了水源地,接着便开始扎营。

    若是仔细去看,不难发现几个商队远远跟着这支队伍,他们晓得这是镇国府的车队,跟着一起走,便能安心不少,却又不敢上前惊扰,所以只是远远地尾随,叶春秋这些人停下,他们也在远处安营。

    叶春秋的帐房已是搭建好了,一些人依旧从载货车里拉出木料,搭建临时的马厩和围栏。

    草原里狼多,何况偶尔也有马贼出没,不过对于这些职业的军人,却并不在乎。

    另一边的仆从们则升起了许多团篝火,开始埋锅造饭。

    叶春秋也跟着上去帮忙卸下一些生活用具,按这速度,明日差不多就可到青龙了,所以明日清早也不必急行,迟一些出发也好,叶春秋带来了不少书,亲自一箱箱搬下来。

    本来唐伯虎背着手跟在叶春秋的身后,是以为要跟着镇国公巡视一番的。

    谁料叶春秋竟是亲自搬东西,唐伯虎禁不住苦笑,叶春秋都如此了,他自是不好呆立一旁了,便小跑着上前道:“呀,公爷,小生来帮你。”

    说罢,唐伯虎抢着要夺过叶春秋手里的书箱,又道:“分内的事,分内的事。”

    叶春秋倒是不客气,也不愿意惯着他,手一松,唐伯虎却顿时感觉吃不消了。

    方才看叶春秋搬着轻巧,哪晓得竟这样的沉,他顿时感觉自己腰酸得厉害,踉踉跄跄地晃悠了几步,差点栽了一个跟头。

    最后总算小心地将书箱放下,唐伯虎不禁吐出了一口气,拿袖子擦了擦额上的汗,冷不防身后传来了咯咯笑声。

    唐伯虎回头一看,却是个小婢正打着清水往这儿过,虽不是国色天香,却也算是小家碧玉。

    唐伯虎晓得这是跟来的叶府婢女,想到自己刚才那样子被这女婢看了去,不禁有点丢脸,便觉得该拿出男子汉的气概,于是发了狠地又将书箱搬起,歪歪斜斜地朝着帐子去。

    “错了,搬错了。”那婢女已经笑岔了气,接着道:“该往那儿帐子去,那个棚子有篝火,不然书会受潮的。”

    “呀。”唐伯虎一下子像泄气的皮球,不由苦笑道:“敢问妹子高姓?”

    “我没有姓,也不知父母是谁,是小姐自小收养了我,而后跟随小姐陪嫁到了叶府,此行,小姐让我跟随曼玉和青霞两个姐姐来好生照顾姑爷的,我叫秋香。”

    “啊……噢……秋香……”

    小姐?姑爷?

    呃……原来是镇国府夫人身边的丫鬟!

    唐伯虎倒没有将重点放在秋香的身份上,第一个想法是觉得这名字挺庸俗的,却也不敢说,只好忍着那巨大的疼痛,继续搬着箱子,一步步挪着朝那仓房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