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来者是谁
    唐伯虎用尽了全力搬着箱子,脚步却是走得艰。

    “那秋香似乎还在看着我?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啊,今儿这样被人嘲笑,真是丢脸丢到关外了。”

    唐伯虎感觉很丧气,好不容易做完了事,到了叶春秋的大帐,叶春秋已经忙完了事。

    唐伯虎心情郁闷,一身疲累地走进去,口里边道:“公爷……”

    “嘘……”叶春秋朝唐伯虎轻嘘了一声。

    唐伯虎愣了一下,看着叶春秋带着点说不出的神秘,不禁感到奇怪,上前低声道:“公爷,这是怎么了?”

    叶春秋含笑道:“今日这一路走来,你没有发现有蹊跷的地方吗?没发现有几个商队一直跟着我们,既不上前,也不敢离得太远?”

    唐伯虎眨了眨眼,实诚地道:“这不是合情合理吗?公爷想必是多心了,他们毕竟只是商贾,出门在外,不过是跟着公爷的车队方便安全一些。”

    叶春秋又笑了,道:“可为何他们不上前来搭个话呢?”

    唐伯虎也笑了,道:“公爷这就不知了,镇国公在此,而他们身份卑微,怎么敢上前打什么话?公爷是不知道啊,小生就出自商贾之家,多少晓得一些……”

    叶春秋见他说得认真,却是道:“你错了。”

    “嗯?”唐伯虎看着叶春秋,还是觉得叶春秋小心得过份。

    叶春秋慢悠悠地道:“那么,他们怎么知道这是镇国公的车队呢?”

    叶春秋话音刚落下,唐伯虎身躯一震。

    唐伯虎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错了。

    他陷入了某个思维上的误区,而叶春秋的这句话却是提醒了他。

    对啊,他们的车队也没打出镇国公的旗号,在外人看来,本该是镇国府寻常的车队罢了,一个寻常的镇国府车队,那些商贾怕个什么?

    唐伯虎对镇国府的事也是略有耳闻的,镇国府现在的买卖做得大,而且和不少商贾都有联系,这些商贾应该倍感亲切,上来搭话,或者打个招呼也是有的。

    除非,他们本就知道这是镇国公的车队,所以不敢来。

    可问题在于,明明他们是半途相遇的,又怎会知道这和镇国公有关系?

    叶春秋则是徐徐道:“他们已经跟了我们一天,明天,就差不多要到青龙了,若只是打探我的行踪,没必要派商队来,因为人多嘴杂;既然是几个商队,唯一的可能就是有更大的图谋,明日我到了青龙,他们就失去机会了,所以今天晚上会是他们最后一次的机会了,我若是猜得不错,今夜,他们应该就会原形毕露了。”

    “是刺客?他们是什么人?”唐伯虎吓了一跳。

    叶春秋摇头道:“问题就在这里,我也是想不到什么人对我如此有兴趣,此番我出关,按理来说,和关内的许多人已经没有了冲突,他们不至于害我,那么,这些人应当是关外某些人授意的,只是,这关外谁要和我过不去呢?”

    唐伯虎急道:“公爷,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想着今夜……今夜……”

    叶春秋含笑着道:“是啊,该是先解决这个,可是怎么解决呢?我对他们一无所知,除非,去刺探一下他们,你看,现在夜快深了,不妨如此吧,不如叫一个人,备上几车酒肉,送去他们的营地去,名义上是上去打个招呼,犒劳他们,实际上,则是去刺探他们的底细,可是谁去呢?”

    唐伯虎心里咯噔了一下,还去打探人家底细,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哎呀,这是作死啊。

    唐伯虎苦笑道:“就怕去了,对方动了手,岂不是……”

    叶春秋道:“虽然有风险,不过我依然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

    唐伯虎心里便敲起鼓来:“镇国公既已有了主意,那么……小生便去吧,带着数十个仆人,准备一些东西,去试试看,若……若……哎,若是小生回不来……”

    他竟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很主动地跟叶春秋说自己前去。

    叶春秋见他虽是显出几分害怕,可单这份担当,不由令他感到欣慰,叶春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唇边浮出一抹笑意。

    带着唐伯虎出关之前,其实叶春秋一直将唐伯虎当做怂货来看待,这可是出关,出关之后不知会面临多少危险,若是连这份勇气都没有,可是不成的。

    叶春秋道:“很好,那么唐兄就速去准备吧。”

    就算心里害怕,可既然说了前去,唐伯虎便定了决心,不敢多有怠慢,连忙出去准备。

    叫了人准备了几辆载货地车,唐伯虎带着一行人出发,前往附近的营地。

    对方显然也一直在观察着镇国府这边的动静,一见到唐伯虎带着人来了,便有个汉子出来,高声打话:“来者是谁?”

    “我……我奉命来犒劳诸位,大家行在路上,相互照应,虽素未相识,却也是缘分……”

    对方立即受宠若惊地道:“啊,镇国公实在是太客气了,谢镇国公恩典。”

    唐伯虎一听对方说镇国公,心猛地跳动了一下,果然啊,对方果然知道叶春秋就在车队里。

    这些人,竟犯了如此低下的错误,果然是一**徒!

    唐伯虎心里这样想着,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带着一行人押着车进入对方的营地,他一路走马观花,只见一个商贾带着一行人迎来,看着,大腹便便的样子,哪里像是刺客?

    唐伯虎又不禁想,这些人伪装得倒还真是好。

    他带着和善的笑容上前,与对方相互行了个礼,对方道:“敢问先生乃是镇国公座下何人?草民有礼,我等得知镇国公在此,一直不敢靠近,便是生怕冲撞了镇国公,不曾想到国公如此客气,真是令小人们惭愧得很。”

    唐伯虎愣了一下,道:“什么,谁告诉你们,这是镇国公的车驾?”

    这为首的商贾道:“出关的时候,一个吴姓的旅人说的,怎么,难道错了吗?哎呀,不知尊驾是谁?”

    唐伯虎此刻,脑子却是嗡嗡作响,竟是一时之间,完全懵了。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