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非礼勿视
    说着,叶春秋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提剑火速冲出账外,数十个的新军生员亦是提着步枪,紧紧尾随。

    叶春秋左右四顾,远处依旧还有马蹄声,再远一些,便是商贾的营地,身后的生员吹起了竹哨子,大叫道:“准备迎敌。”

    大风吹起,篝火的火焰摇曳,还有那无数夜色下的杂草,被风吹得发出呼呼的声音。

    叶春秋却看向黑暗,眼睛一动不动,他这一次,竟比方才更紧张一些,突然,他大叫道:“高人既来了,为何不现身?眼睁睁地看着你的人被我杀了个片甲不留,难道你还想躲吗?”

    北风呼啸,冷风刮面,可是没有人回应叶春秋。

    叶春秋却是盯着远处的一处方向,栅栏之后,是一片黑乎乎的杂草,没有半个人影。

    叶春秋却依旧看着那个地方,大笑一声,又道:“果然是鼠辈。”

    叶春秋收了剑,正色道:“犯我营地的,尽诛无赦,不必守卫辕门,统统在此整装戒备,你们且在这里,我出去看看。”

    “遵命。”生员们轰然应诺。

    说罢,叶春秋身形一动,提剑如飞蝗一般射出,他疯狂地奔跑,却只是脚尖掂住地面,整个人便借力弹起,这种感觉,给他一种浑身舒畅之感。

    在关内的时候,即便是自家的后园,也难以施展开,可是在这旷野,叶春秋感觉自己浑身的每一个肌肉和骨骼乃至于一个细胞都活跃起来,这种风驰电掣的感觉,让叶春秋感受到了畅快淋漓。

    几个起跃,已至栅栏处,叶春秋也不攀爬,脚尖狠狠一顿,整个人凌空飞起,越过栅栏,便如飞箭一般,朝着对面营地狂奔而去。

    到了商贾的营地,还未等守卫的人问出是谁,叶春秋已跃入营中,而在这里,熟悉地声音响起:“要出事了,请诸位兄台照看着这些眷属,学生出去探一探。”

    说话的是唐伯虎,一听到马蹄声,他便感觉不对劲,等到叶春秋的大营方向传来枪声,他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此后才发现,自己带来的车队,根本不是所谓的酒肉,竟是青霞、曼玉、秋香诸人。

    顿时,唐伯虎急得如热锅蚂蚁,正待急匆匆的要冲出去看看,眼前一花,叶春秋却已到了他的跟前。

    “呀,公爷……”唐伯虎瞪大了眼睛,傻傻地看着叶春秋。

    叶春秋呼了口气,道:“不必出去探风了,就在这里静候吧,我担心女眷们有危险,那些刺客尽都被我杀了,外头策应的马队即便是来,镇国新军也可以对付,唐兄尽管放心,事情已经结束了。”

    唐伯虎这才松出了一口气,擦拭了额上的汗水,口里道:“原来是公爷故布疑阵,我还以为公爷没有防备,遭遇了袭击,没事就好,这些狗贼,真是可恶至极……”

    叶春秋的身子也松弛下来,将剑收回鞘中,却是回眸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营方向,那马蹄声如雷一般依旧哒哒哒作响,却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显然这些人感觉到了情况不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撤退。

    “进退有序,这些人,绝不是一群单纯的马贼,他们从我们出京就已经开始盯梢上我们了,而且一路上还做了这样多的布置,绝不只是一群宵小之辈。”

    唐伯虎面露担忧之色,而后叹了口气道:“无论如何,他们总算是没有伤到公爷分毫,只要没事就好。”

    “不。”叶春秋看着远处的苍穹,犹如一片黑幕,天空中没有半分星辰,夜雾升腾而起。

    叶春秋道:“其实方才,还有一个人没有出手。”

    “还有?那么……”

    “我只是感觉到了一丝杀气,可是这个人到底藏匿在哪里,我竟也没能准备地感知到,只是知道他一直都在等待时机,先是有八名刺客一同朝我下手,我若是和他们缠斗一起,只要稍有一点疏忽,想必那暗中潜伏的人就会抓准时机,毫不犹豫地对我痛下杀手。所以他们真正的杀招,不是这些马贼,也不是那八个刺客,而是隐匿起来的另一个刺客,这个人,比那八人可怕得多了。”

    “连公爷都觉得这人如此厉害?那么……”唐伯虎后怕不已,随即道:“他为何没有出现?”

    “因为我没有给他机会呀。”叶春秋突然笑了,方才还一副很冷酷的样子,却是突然失笑,朝唐伯虎眨了眨眼,接着道:“功夫再高,也怕步枪,镇国新军生员们早就埋伏好了,那一轮齐射,八个刺客猝不及防,瞬间便死伤殆尽,那人见寻不到破绽,便不愿意冒险,而后消失无踪。”

    “不过,这个人的武功绝是在那八人之上,他到底是谁呢?又是谁背后主使他们?”叶春秋皱着眉头,看起来像是在问唐伯虎,却是在问着自己。

    叶春秋一脸懊恼之色,随即又道:“这一趟出塞,看来并不只是表面这样简单,或许是京里的人,也可能,敌人是在关外,总之,就是有人不愿意我到青龙去就藩,好吧,带着人,且先回营,他们应该暂时不敢再来冒犯,今夜好生睡一觉,明日到了青龙,再做打算。”

    唐伯虎点了点头,指挥着女眷和几个前来护卫的生员动身回程,又与几个商贾告别。

    行到半路,突然有人哎哟一声,唐伯虎很热心,一听便道:“怎么了,是谁脚崴了吗?”

    黑暗中,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唐先生,是我脚崴了。”

    “哎呀,是秋香啊,你怎的这样不小心,早就叫你到车里去的,这虽不是座车,是用来拉货的,是脏臭了一些,可总胜过夜行吧,你真是不晓得照顾自己,来来来,伤在哪里?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你拿个绢儿给我,我隔着娟儿给你正骨,我略通一些医术,这样的小疾,却是不在话下的,是在这里?你脚真大,将来保准嫁不出去的。别拧我,你是闺秀,怎可对人动手动脚的,这是非礼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