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不情之请
    唐伯虎依言坐定,缓缓地呷了口茶。

    方才一番刑讯,那人打死不肯开口,唐伯虎倒是有些急了。这一次镇国公委托他重任,总不能和这种刺客讲道理吧。

    于是唐伯虎便下了狠手,最后那人被唐伯虎亲手杀了。

    这是唐伯虎第一次杀人,感觉……自然不会太美妙。

    这一路过来,他感觉有些窒息,透不过气来,好在渐渐地定下了神,心头的沉重感渐渐轻了几分,想到往后跟随镇国公,要做的事情还有许多,凡事都有第一次,可不能一直的胆小怕事。

    唐伯虎稍作沉吟,接着道:“这两个刺客,所说的都是带着河北一带口音的官话,由此可见,他们理应是汉人,否则,就算胡人入关,大多学的也是较为纯正的官话,绝不会带着乡音。若是胡人雇佣他们,却又不对,这些人训练有素,不似寻常的小蟊贼,理应是有人在暗中专门栽培出来的,也就是说,他们是有主人的,而他们的作用,估计就是专门为他们的主人扫清障碍,尤其是这两个人,有些动作的举止都是一样的,可见他们平时都是一起潜藏起来,同吃同住,相互影响,所以才有此默契。”

    听到这里,叶春秋颌首点头道:“那么唐兄的意思是,背后主使的他们的,不是胡人?”

    唐伯虎虽然做了一番分析,可还是不太确定地道:“这是学生粗浅的猜测。”

    叶春秋笑道:“这不是粗浅的猜测,这是事实。”

    “啊……”唐伯虎倒是愣了。

    叶春秋含笑道:“其实唐兄所说的,我也早已看出来了,在此之前,他们袭击我的时候,就大抵能看出一些端倪,比如他们围攻我的时候,极有默契,而且招法显然同出一源,若是胡人主使,肯定是临时招募,将一群人凑在一起,而这些人,显然是专门被人圈养着的,胡人不可能有余力去专门蓄养一批刺客,那么就是汉人了……呵,这就有意思了,到底什么人,如此急着要置我于死地呢?”

    王守仁皱眉道:“莫不是宫里的某些人?”

    宫里的人,指的是宦官,众所周知,叶春秋一直与宫里的宦官不和,而这些宦官位高权重,完全有蓄养刺客的实力。

    一旁的孙琦一听,脸也拉了下来。

    叶春秋反而笑着摇头道:“不会,我此番出塞,这些宦官是求之不得的,自我出塞的那一刻起,便算和他们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了,他们不会冒险作这样的事。”

    孙琦不由道:“这就更加可疑了,既要有通天之能,又是将春秋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的人,思来想去,还真是屈指可数,可偏偏,却难有头绪;春秋,你可要小心了,往后出入,得加派一些护卫,守仁,这件事你来布置,新军之中,要随时挑选一队人保护春秋。”

    王守仁正待点头。

    叶春秋却又是摇头道:“不必,敌在暗,其实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越是小心谨慎,他们按兵不动,反而不好,倒不如留个破绽给他们,让他们浮出水面,好一劳永逸地将他们解决掉更为妥当,那八名刺客,都算是高手,而且在这八人身后,显然还有一个更可怕的敌人,连我竟都无法发现他的藏匿所在,能调动这些人的人,绝不会是寻常之辈,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

    叶春秋顿了一下,脸上浮出几分笑意,接着道:“大家各自做自己的正经事要紧,眼下这样多的人要安顿,新军营那儿,新兵也要加紧操练,这件事就不劳你们费心了,我和伯虎来处置。”

    好说歹说,总算将依旧忧心忡忡的王守仁和孙琦劝了出去。

    唐伯虎看了叶春秋一眼,低声道;“公爷,这杀人,无非就为了谋财和仇恨,公爷都出了关,若说有什么仇家,何必要等出关之后动手?小生思虑再三,极有可能是谋财了,可他们杀了公爷,难道还能从镇国府得到什么吗?小生越想,越是觉得蹊跷,觉得匪夷所思。”

    叶春秋微微一笑,道:“其实,也可能是我挡了别人的财路。”

    “财路?”唐伯虎不解地摇头道:“这怎么可能?谁不晓得,公爷乃是财神爷?怎么可能会挡到别人财路呢?”

    “有得才会有失,这世上哪里有皆大欢喜之事。”叶春秋笑了,此时,他心里又想到昨夜里感受到的那股黑暗中的杀气,却是道:“等着吧,很快就会有眉目了。唐先生也是辛苦了,早些去歇息吧,我叫人烧水给你沐浴。”

    唐伯虎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血迹,立即露出一张苦瓜脸,连忙应了,正待要告辞,突然想起什么,道:“公爷,那个……学生有个不情之请。”

    叶春秋见他窘迫的样子,笑道:“但说无妨,何必这样婆婆妈妈的。”

    “那秋香昨夜崴了脚,她挺可怜的,自小就无父无母的,本来这次夫人让她随公爷来,自是伺候公爷起居的,端茶递水,也是她应尽的本份,不过这几日,她怕是难下地了……”

    叶春秋觉得好笑,不由道:“似乎唐兄对秋香格外的热心啊。”

    “不,不不不……”唐伯虎连忙辩解道:“这……这话怎么说的,我只是觉得她身世可怜,和我一样,学生心里有恻隐之心。”

    叶春秋立即道:“唐兄,我自幼便没了母亲,和老父回到族中,也是被人奚落嘲笑,论起来,我的家世也很可怜哪。”

    “啊……”唐伯虎有些懵了:“我的意思是,学生……哎,公爷莫要取笑学生了,学生当真只是怜惜秋香,她有个兄弟,当初还想卖她去窑子里呢,若不是遇到夫人那样的好主子,估计更加悲惨。”

    他不说还好,一说,叶春秋反而怔住了,下一刻反应过来,连忙道:“唐兄,你和秋香都已到了这样的地步了?我记得你昨夜才和她接近一些,这种女儿家羞于言齿的事,她也对你说了?昨夜你没有睡吧?”(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