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位高权重
    唐伯虎呆住了,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看着唐伯虎五彩缤纷的脸色,叶春秋有点觉得是自己欺负了唐伯虎的错觉。

    显然,跟这种老实人开玩笑,实在有些伤不起,于是叶春秋便点到即止,没有继续说下去。

    其实眼下于叶春秋来说,虽然万事开头难,可是要解决的问题很多。

    其中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交通。

    这里距离京师其实并不远,距离关隘,也不过骑马半日的路程而已,可是陆路的交通毕竟有不便之处,若只是去京师,经过陆路倒也罢了,可是要去其他地方,还能走陆路吗?

    这里距离秦皇岛,不过两百里,倒是有一条支流,以秦皇岛为出海口,镇远国的领地,自秦皇岛至青龙县,脸面四百,大抵是在六千平方公里左右,也就是说,未来的青龙,完全可以将秦皇岛隔海相望的地方当做出海口,如此一来,无数的物资就可以从青龙至秦皇岛,再经由秦皇岛转运。

    只是这一条支流,勉强行一些小船和承担生活用水倒是可以,想要走大船,却是并不容易。

    那么唯一的办法,显然就是拓宽河道了,修筑一条运河,将附近的河流统统引入这运河之中,这显然是个大工程,花费很是不小。

    可是一旦建成,自此之后,无数是数百斤还是数千上万斤的货物,只需一天多的时间,就可送到秦皇岛,秦皇岛的物资和人员,亦可朝夕至青龙。

    而叶春秋的这两处领地,方才能密不可分。

    现在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这事倒是不急,至少现在来说,得先把匠人们安顿好,一些必须的民生物资,要赶紧的生产出来,这里距离山海关不远,所以也有一些山峦,理应让人去探矿,还有这附近的杂草,也都需要平整一下。

    叶春秋在这里住下,这是他在青龙县这个地方度过的第一日,感觉……其实并不太好,一切都太过朴素。

    即便是叶春秋的下榻之处,也没有华而不实的东西。

    青霞去给叶春秋泡了壶茶,说了曼玉带着女眷们收拾屋子的事。

    想到古灵精怪的曼玉,本是一脑子烦心事的叶春秋,心情总算爽朗了一些,不由露出莞尔微笑。

    此时,他见青霞有些局促,不禁道:“秋香和唐寅走得近吗?”

    青霞的脸上升起了几分绯红,道:“少爷总是为别人想,秋香崴了脚,唐先生自告奋勇,给她治伤,我……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说罢,无妨的。”叶春秋带着浅笑道。

    青霞变嚅嗫道:“我听他们治伤的时候,各自说出了自己的身世,都是红着眼眶的唏嘘,唐先生还念诗呢。”

    叶春秋不禁多了几分好奇,道:“不知什么诗?”

    青霞便道:“人生若只如初见,好像是唐先生从前是有妻室的,却是因为他戴罪之后,妻子便离他而去了,他正说起此事,就不禁吟起了少爷以前所作的诗了。”

    叶春秋道:“他们身世都可怜倒是真的,其实我们的身世也可怜得很的,为何就无人疼惜我来着,哈……”

    青霞张口欲言,话到嘴边,却又将想说的话吞进肚里,幽幽地道:“夫人就很疼惜少爷的,来时还再三关照……”

    听青霞提起王静初,叶春秋的脸色有着落寞,心头不禁想念,道:“是呵,却是不知……”

    之前只想着烦恼的事情,可是现在提到自己的结发妻子,叶春秋既有思念,也有心疼,为了照顾家里老小,王静初不得不跟他分隔两地,留在京师的家里,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决心好好地在此拼搏,这样才能尽早跟妻儿团聚。

    也就在这个时候,唐伯虎在外探头探脑的,一脸急色地朝堂中的叶春秋使眼色。

    叶春秋见了,便顿住方才的话题,对着门外的唐伯虎道:“唐兄,怎么了?”

    青霞连忙敛袖而起,朝唐伯虎福了福身,道:“我给唐先生斟茶。”

    “不,不必了。”唐伯虎方才见到青霞和叶春秋说着话,心里不由发虚,生怕二人背后说了自己的什么‘是非’,不过想起正事,他又打起了精神,道:“山海关总兵官陈述陈大人以及朵颜卫都指挥使花当听闻公爷遇袭,特来求见。”

    叶春秋来时,并没有大张旗鼓,而此番遇袭,作为相邻不远的山海关总兵官陈述前来拜访,倒也说得过去。

    毕竟镇国公位高权重,现在出了差池,虽然和他无关,于情于理,却还是需要拜访一下。

    至于朵颜卫指挥使花当来拜访,似乎也是情有可原。

    说起这朵颜卫,和大明可谓是息息相关,他们本是蒙古人,因为斗争失败,不得已之下,内附于朝廷,于是朝廷便在这山海关和宣府以北,命他们驻扎,平时的时候,朵颜卫确实为大明立下不少功劳,大明屡屡征发瓦剌或是鞑靼,往往朵颜卫充当先锋。

    只是虽然如此,朵颜卫对朝廷的态度,有时也是若即若离之态,反叛也是时有发生,至于这朵颜卫的指挥使花当,也是豪杰,本来朵颜三卫,分为三个部落,大家互不统属,可是这朵颜部地花当却隐隐已成为了三卫的首领。

    这些年来,朵颜卫与大明互市,关系也是一直和睦,只是花当上位之后,情况却发生了变化,其中最大的变化就是,在正德二年,鞑靼汗巴图蒙克要将女儿嫁给朵颜卫都指挥使花当,虽然在此之前,这朵颜卫和鞑靼、瓦剌人也有一些暧昧,可是迎娶了鞑靼汗之女,至少对朝廷来说,这显然是很犯忌讳的事。

    只是蒙古人之间相互通婚,本也是习俗,朝廷也是不好干涉,只等着这花当自个儿上表,奏报这件事,然后将这门婚事拒了,也算是皆大欢喜。

    谁晓得这花当很实在,他……居然同意了,不只如此,还大张旗鼓地跑去了鞑靼人的金帐里迎亲,自此就成了那巴图蒙克的女婿。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