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造物弄人
    天色将晚,草原上的晚霞格外的绚丽,在那青草起伏的地平线,天边像是被烧红了一般,晚霞映射出多彩的光线,丝丝缕缕的,甚是美丽。

    酒宴已经齐备了,叶春秋邀了唐伯虎、王守仁、孙琦诸人陪同,宴请总兵官陈述和朵颜卫都指挥花当。

    花当早在这转溜了一圈,落了席,就不免絮絮叨叨了:“真是好地方啊,这里一匹布,竟要一两银子,买的人竟还趋之若鹜,镇国府带来的人,果然是殷实,居然还有人贩来蔬果,吃的人还不少呢,不瞒你们说,朵颜部过的日子苦啊,穷啊……”

    他露出一张苦瓜脸,努力地使自己眼眶显得发红,一副郁郁的样子丢下了筷子,显得几分食不甘味,道:“哎,朵颜部是真的穷,尤其是这几年遭灾,朵颜部一直为大明拱卫边陲,可谓是尽心竭力,现在倒好,哎……”

    叶春秋吃了一口酒,显得不为所动。

    显然,对付这种人,最有效的套路就是假装听不懂!

    叶春秋含笑道:“吃菜,吃菜,说起这里的蔬果,都是自京师快马运来的,酒也是京里的好酒,难得花当兄来,今儿不醉不归,这几位兄台,都是久闻花当兄已久,都想来一睹花当兄的风采,唐兄不是一直说想见识见识这位名震关外的大英雄吗?还不快见?”

    唐伯虎会意,对于喝酒,他是非常擅长的,毕竟他跌宕了半辈子,全靠着借酒消愁,唐伯虎的诗词里,更有不少都是和酒沾边的。

    唐伯虎便站了气力,对着花当举盏道:“学生慕名已久,大人若是不弃,学生敬大人一杯。”

    花当的心头却是很苦恼,眼看着人家这样富,自己这样穷,而且人家分明就不愿意听自己啰嗦,虽然话里很客气,可是不实在啊。

    只是这时候,他不能把苦恼显露出来,只好举杯道:“哪里,惭愧得很。”

    作为朵颜部的贵族,其实汉化程度很高,见了读书人,说话也不禁跟着带了点文绉绉的气息,花当将酒一饮而尽,还未坐定,王守仁和叶春秋交换一个眼色,也是站了起来。

    这显然是轮战的套路,花当只得又喝了一杯,不等孙琦向他敬酒,花当便压压手道:“说起喝酒,我倒是想起一家事来,舍弟下月月初便要迎亲,到时少不得请诸位到帐中也去喝一杯水酒,这门亲事,也算是咱们草原中的一桩大事了,娶的乃是鞑靼汗的三女儿,哈,此女乃是咱们草原上的一颗明珠,既是貌美,亦是文武双全,寻常的几个汉子都打不过她,而且她还通晓藏文、汉话,不知多少草原里的汉子想娶她为妻,舍弟蒙鞑靼汗不弃,愿将此女下嫁,这是朵颜部上下都拍手称快的幸事,镇国公,你定要来啊,还有这位……唐兄,你们都来,都来。”

    叶春秋听了,不露声色,却与那陈述交换了个眼神。

    这个花当真他娘的不东西,叶春秋心里其实也不想骂脏话的,可是这孙子果然如传闻中所言那般,他还真是想天底下的便宜都让他占了去。

    这孙子此时提起这个,说是喝酒,不如说是一个警告。

    言外之意便是,你瞧那鞑靼汗多么会下血本,连女儿都舍得,你们这样的小气,这朵颜部,往后可和鞑靼同流合污了啊,你们到底收买不收买我?

    话里便是这个意思。

    陈述皱着眉,神色凝重,却不做声了。

    他很清楚,这一次婚配,朝廷碍着面子,应当也不会干涉,而且也怕将朵颜三卫逼急了,反而会适得其反。

    可是汉官的态度,却是决不能凑这个热闹的,若是凑了这个热闹,岂不是给了人口实?

    反是叶春秋,一口酒下肚,感觉那火辣辣的酒水烧喉,却是莞尔:“是吗,那么倒要恭喜了,巴图蒙克,我曾经会过,想不到还有貌美如花的女儿,真是造物弄人。”

    一句造物弄人,惹得王守仁几人哭笑不得。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巴图蒙克生得丑,这样丑的人会有貌美如花的女儿吗?说不准,是隔壁老王的也是未必。

    叶春秋笑了笑,旋即道:“而今,我已出关,打算在此长居,这关外的热闹,怎么能不凑上一脚呢?花当兄都已说了,这是草原上的一场盛世,那么到时少不得要讨一杯水酒了。”

    花当见叶春秋脸上永远是那般和气的态度,他本是想借此说事,好让叶春秋心里担心来着,更是想能否从中得到点什么好处,结果叶春秋的表现,却是没有令他得偿所愿。

    于是花当的心里更恼火了,却也只能继续憋着,勉强地扯出了点笑容,道:“镇国公肯光临,见证此事,实是荣幸之至。”

    只是花当的话,却是惹得其他人不甚愉快了,在场的人都知道,那巴图蒙克乃是大明的心腹大患,无论是鞑靼还是大明,其实都在暗中做着将来刀兵相向的准备,花当这么一出,不免让人焦虑,再这样下去,朵颜卫还靠得住吗?又或者说,今日这位都指挥使,会不会在明日成为鞑靼汗南寝的急先锋?

    大家口里虽是说得客气,可气氛一下子就明显第冷了下来。

    一场酒宴散去,叶春秋有些微醉,送走了花当和陈述,回到了厅中叫人泡了壶热茶,唐伯虎诸人却还不肯走。

    唐伯虎率先急急地道:“这花当很不可靠,公爷为何要答应参加这场婚礼?且不说这场婚礼对我大明本就有害,何况现在这个处境,难保花当会对公爷不利,这分明就是鸿门宴啊。”

    叶春秋倒是显得冷静,道:“花当这个人的性子,我已摸透了,说是鸿门宴,倒是言过其实了,他不是想和我大明敌对,只不过是想两头占好处而已,以大明的支持,来向巴图蒙克索要一些小恩小惠,再利用巴图蒙克的小恩小惠,倒逼着朝廷多给他好处,所以说是危险,倒也未必谈得上。”(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