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齐家治国
    以往草原上四分五裂,整个蒙古分为鞑靼、瓦剌、朵颜三部,朵颜实力最是弱小,于是索性投奔了朝廷,而鞑靼与瓦剌部相互攻伐,再加上这草原也并不尽都是蒙古人,还有其他各个部族,各自为政,乱七八糟。

    朵颜卫死心塌地为大明效命,借此得了互市的便利,日子过得不错。

    可是现在,情况却是明显的完全不同了。

    现在鞑靼一统蒙古,草原诸部都臣服于巴图蒙克汗,说起这巴图蒙克汗,竟有当初成吉思汗一般的威势,长此以往,岂不是第二个铁木真?

    花当有些心动了,若是如此,岂不是大元光复有望吗?

    对此,他虽有期待,可他又不免踟蹰,想当初,朵颜部曾和鞑靼部有着极大的嫌隙。

    现在,这巴图蒙克因为需要而笼络他,方才给他万般的好处,谁能保证,等将来臣服巴图蒙克之后,这些好处还会继续呢?

    想到这里,花当便气不打一处来,朝廷的互市,虽有恩惠,却在他看来并不多,而这镇国府搬来了草原上,和朵颜卫比邻为居,偏偏却是一毛不拔。

    有些东西,看得见,却是吃不着,这怎么不令人难耐?

    恨恨地吐了口吐沫,花当随即扬鞭,带着随人,很不甘地策马而去。

    花当走之前的脸色,叶春秋当然看得到,叶春秋不以为意,当然自有他的考量。

    草原上很平静,一切的建设都在有序的进行,可是锦衣卫的奏报,却没有断绝,这是宫中特意的吩咐。

    关外地情报,厂卫需和镇国府共享,掌握厂卫的刘瑾,实在没有必要在这上头得罪叶春秋,自然也就乖乖地遵旨了。

    叶春秋看着案头上一份份奏报,而唐伯虎则是将这些奏报中重点的东西用红笔圈了起来,那格外刺眼的字里行间,有太多值得注意的事。

    此次为了将女儿送去朵颜部,巴图蒙克命其子火筛带了两百人前去,同时,也带了许多的牛羊作为陪嫁。

    显然,巴图蒙克对此事极为重视,挑选出来的许多人,有不少是蒙古的贵族,为的就是表示诚意,对这花当大力拉拢。

    “公爷,我们当真要去参加这场大婚?”唐伯虎口里道,心头却是有点儿担忧,接着道:“学生只是有些担心公爷的安危,不如就让学生代公爷去吧,一旦有变,公爷在这里,也可随时应变。”

    叶春秋却是摇了摇头,笃定地道:“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去,陛下那儿,可有书信来吗?”

    唐伯虎道:“还没有到。公爷既然要去,不妨多带一些护卫。”

    叶春秋沉吟了片刻,道:“朵颜部乃是大明的羁縻卫,若是带去的人太多,反而显得我们有所防备,到时候,说不定又要被人拿去大做文章了,何况人家大婚,带这么多人去做什么?挑选百来人就可以了,不过也得要让王守仁随时准备接应,待会儿你为我代书一份命令,让王参事这几日带兵向北行两百里进行操演,我们明晨就动身。”

    唐伯虎虽是忧心忡忡,可见劝不了叶春秋,便点了点头,应道:“是,我这就去办。”

    说起来,唐伯虎已经完全习惯做叶春秋秘书的生活了,相比于当初在宁王府,跟着叶春秋更令他感到自在。

    叶春秋这个人没什么规矩,有什么事都和他商量着办,是真心将他倚为腹心,更重要的是,唐伯虎虽对官场深痛恶绝,并不代表他没有自己的理想,读书人讲究的是齐家治国平天下,这里虽然清苦一些,却也给人带来着很多的希望。

    叶春秋说罢,笑了,道:“唐兄,你这都要走了,这一趟和我去,可能也会有一些危险的,所以呢,临行时,和你那位秋香妹子道别了才好,省得人家为你担心。”

    唐伯虎显然也已经习惯了叶春秋调笑他和秋香的事了,直接地眼观鼻鼻观心,一丝不苟地道:“公爷,我与秋香真没有什么,公爷再这样说,学生可要生气了,我一个男子,被人取笑也是无妨,可是秋香却还是闺秀,若是这话传出去,还让她以后怎样做人呢?”

    话里话外,都是对秋香的袒护。

    叶春秋作为一个旁观者,却是看得出唐伯虎对秋香是真关心的。

    笑了笑,叶春秋道:“这不过是我们私下里说说而已,我哪里敢对外乱说?唐兄莫气,我看你现在也没有娶妻,这不是为你打算吗?你若是嫌秋香身份卑微,大不了……”

    叶春秋轻皱眉头想了想,才道:“秋香当初是跟着我家夫人陪嫁进我叶家的,可谓关系莫逆,以前在我叶家,都是打理我夫妻倆的饮食起居,这一次让她来,是贱内忧心我在这里的吃用,便让她跟了来,不妨如此,我便烧了秋香的卖身契,这就给夫人修书一封,让她们认一个干姐妹,再备上一份嫁妆,嫁给你便是。你可要想好了,莫要嫌秋香,她跟着贱内这么些年,也是学过一些书画的,性子又是极好,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唐伯虎不由红起了脸,道:“公爷将学生当什么人了,我当初是贱吏的时候,尚且没有看不起自己,今日虽沉冤得雪,总算恢复了功名,却怎会瞧不起秋香?只是我和她一样,都是身世可怜之人,所以心里怜惜她罢了,这件事……”

    叶春秋听着唐伯虎的话,本以为,唐伯虎这看起来是要顺势拒绝了,谁料这读书人的心思,真他娘的七拐八弯,解释了一大通,唐伯虎却又红着脸道:“这件事从长计议,明日学生就要随镇国公出行了,学生若是能安全回来,再做打算。”

    话没有说死,前头说得大义凛然,最后却特么地来了这么一句,这不是明显的有下文吗?

    叶春秋不禁失笑道:“好极,事情就这么定了,为了秋香的幸福,我也一定要将你平平安安地带回青龙来,好了,别闹了,总是一副苦瓜脸的样子,现在不许和我说话,更不准顶撞我。”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