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绝不放弃
    想着巴图蒙克极有可能正带着五万精骑赶来这里,叶春秋心里极是沉重,旋即便让唐伯虎将许杰找了来。

    许杰还在带队操练,听叶春秋寻他,忙不迭地赶来,见叶春秋神色凝重,忙道:“恩师有何吩咐?”

    叶春秋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看唐伯虎,才沉声道:“巴图蒙克来了。”

    许杰先是露出惊讶之色,随即反而跃跃欲试地道:“来得正好。”

    “不好。”叶春秋本因此事而心里沉甸甸的,看着许杰反倒一脸的期待,不禁既好气又好笑。

    镇国新军因为接连的胜利,骄傲感爆棚,这固然对镇国新军有着莫大的好处,却也有一种盲目乐观的精神。

    叶春秋道:“他们这是倾巢而出,来者不善,我们的新军人数太少了,现在没办法做好万全准备,这蒙古的精锐铁骑,毕竟不是安化王的叛军,即便新军能够以一当十,此时也无法兑付鞑靼大军,何况现在极有可能情况有变,若是朵颜部为大明效力,我们联合朵颜卫,尚且还有一战之力,可一旦朵颜卫此时反叛,我等必死无疑,你命人速速去青龙报信,让孙掌柜要有所准备,告诉他,给我三天的时间,若是三天的时间,我没有派人送去急报,解除危机,就让他带着青龙的所有军民,立即撤去山海关。”

    说罢,叶春秋幽幽地叹了口气,才道:“就看这三天了,三天之后,那巴图蒙克一来,便是生灵涂炭了。”

    许杰看了叶春秋一眼,眼中有着不甘之色,却还是乖乖地道:“学生遵命。”

    说罢,许杰忙不迭地出去安排人送急报去了。

    唐伯虎在旁,亦是担心不已,道:“哎,我一直担心这趟来此会出事,公爷,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趁那巴图蒙克还未来到,不如我们这就退去吧。”

    “走?”叶春秋似笑非笑地道:“现在想走,只怕没有这样的轻易了,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的营地附近多了许多朵颜人?我们这里一有动静,附近的朵颜部就极有可能追杀而来,到了那时,就真的成了困兽了。现在走是走不了的了,何况,一旦走了,不做任何努力,带着人即便安全地退去了山海关,那么当初因为信赖镇国府,而跟随镇国府出关的这么多人会怎么想?将来谁还敢再相信镇国府?这镇远国,即便还留有朝廷的封地,却也不再存在了。”

    叶春秋很认真地看着唐伯虎,一脸肃然地继续道:“何况,关外只有我们吗?从辽东到这里,这么多的军民,遍布于关外,我们走了,选择了退避,那么其他人怎么办?到时候遭殃的,将有可能的是锦州,可能是辽阳,这关外这样多的堡子,又不知多少人要受到残害,所以,只要未到绝望之时,我们就决不能放弃最后一分的努力,唐兄,准备笔墨,我要口述,你替我撰写奏疏。”

    唐伯虎一直默不作声地听着叶春秋的话,直到最后,唐伯虎没有再说出任何劝说叶春秋离开的话,只是看着叶春秋的眼中,却是多了抹只有他自己明白的坚定。

    唐伯虎取来了文房四宝,叶春秋背着手,来回踱步,脸色凝重地道:“臣叶春秋面南而叩,启禀陛下,朵颜部……”

    他大致地将经过陈述了一遍,接着说到了事情可能引发的后果。

    朵颜部一直作为大明藩屏所在,也就是说,他们的势力范围,就是大明与鞑靼之间的缓冲区,一旦朵颜部反叛,就意味着大明所有的关口和辽东的城塞,俱都暴露在了蒙古大军的眼皮子底下,在此时,朝廷为了防止生变,需要立即加强辽东和宣大、山海关一线的防御。

    最后,叶春秋徐徐道:“臣弟人在朵颜部,事情紧急,既已出关,就绝不轻易退回关内,关外的时局未到彻底糜烂,臣弟绝不轻言放弃,若臣弟一旦有失,还请陛下谨记,臣弟曾进言的平胡方略,陛下乃是雄主,需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若臣弟身陷于此,便恳请陛下,莫轻率而为,理应加强戒备固守关隘,厉兵秣马,十年之后,待我大明昌隆,再起倾巢之兵,一鼓儿定胡事。”

    叶春秋想了想,还想说什么,最后又摇摇头,道:“罢了,就到这里吧,叫人送出去。明日,那花当便会宴请我们,去去也是无妨的,正好见识一下,这花当和火筛,想要玩出什么花样。”

    叶春秋说罢,轻轻抿着嘴。

    他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操之过急了,因为这几年的顺风顺水,所以总是自大地认为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关外的问题,此前在他的印象中,胡人大抵都是头脑简单之辈,现在看来,自己还是犯了错误。

    他旋即一笑,道:“在宴会之前,传令所有的人,全部在营中休整,让大家都好好歇一歇吧,未来这几日,不容有任何的疏忽。”

    唐伯虎重新将奏疏誊抄一份,方才上了火漆,出去让人送出,他心里有些郁郁的,可是回到大帐中,见叶春秋镇定自若,心里也渐安。

    叶春秋坐在案后,看了唐伯虎一眼,道:“唐兄,你在想什么?”

    唐伯虎老脸一红,支支吾吾地道:“没,没什么。”

    可是旋即一想,现在自己面临这样的危险,还有什么是不可说的?他又突然凑上去,给叶春秋换了一盏茶,而后道:“公爷,你说,若是我死在了这里,秋香会难过吗?”

    “呃……”叶春秋看着很认真的唐伯虎,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唐伯虎脸上显出了几分尴尬,连忙辩解道:“哎……我只是随口一问罢了,我从前是有妻室的,可因为学生犯了罪,她便走了,结发的夫妻,尚且如此不可靠,我怎样能指望一个才相识几日的人,就会记挂着我呢?”

    说罢,唐伯虎拍了拍额头,不由苦笑道:“学生想喝酒了,公爷喝不喝?”

    叶春秋的坏心情倒是一时间给唐伯虎闹得一扫而空,便豪迈地道:“你这样一说,我也想喝上几杯,去取酒来吧,我们小酌几杯。”(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