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第二次水漫金山
    “嗯……”

    令刘明目瞪口呆的是,这张符箓发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只是一个瞬间,原本气息微弱、浑身冰冷的绿衣女子,竟然很快就恢复了几分气色,慢慢睁开眼睛。

    卧槽!

    刘明心想莫非这张是上品祛病符,自己没注意到?

    不可能啊!

    活活画了20小时的符,苦苦追求的就是一张上品符箓,一旦出现,自己怎么可能错过。

    印象里,这分明只是一张中品祛病符啊,根据之前无数次试验结果,中品祛病符对人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哪怕是感冒发烧这样的小病痛,也全无作用。

    远的不说,就说刚刚过去的这十几小时,在郭俏蕾身上用过的中品符箓最少也得有几十张,毛用都没有。

    怎么换了个人,一下子就能够起死回生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是你救了我?”

    小青悠悠醒来,看到刘明却是一愣,连忙挣扎着施礼道:“小青先前有眼不识泰山,还以为道友只是普通凡人,还望恕罪……”

    “小、小青?”

    刘明眨眨眼,一脸蒙圈地问道:“哪个小青?”

    “小青身份低微,恐怕不入道友法眼。或许您认得我姐姐,白素贞。”

    我靠!

    刘明浑身一个激灵,重新打量这个挺漂亮的绿衣女子。

    “你是青蛇?”

    “正是。”

    小青虽然被一张祛病符治好了伤势,声音还是有点虚弱,“道友可能也听过我们姐妹俩的故事。千年之前,那金山寺老法海多管闲事棒打鸳鸯,将姐姐镇在雷峰塔下。我法力低微不足以与法海相争,这才返回青城山闭洞修炼。转眼间千年过去,自忖法力神通大有精进,这才重返人间,要和那法海论个是非黑白,救我姐姐脱困。”

    “刚才在西湖之上,法海忽然到来,我在西湖上空与他一场大战,足足一个昼夜不分胜负。没想到这一千年来,我勤修苦练,这老贼秃也没误了修行。最后双方精疲力尽,拼了个两败俱伤,我伤势沉重之极,但想来那老贼秃也并不轻松!若不是道友以大神通救命,恐怕小青此时……已经身死道消。”

    我勒个去!

    刘明这才知道,这小青应该和抢走宋馨然伤害郭俏蕾的那方势力没什么关系,只是刚好赶上跟法海的一场斗法,这才忽然从船上消失。

    祛病符对她的效果很明显嘛!

    难道说……这是因为目标对象是一条蛇,而并非人类?

    如此推论的话,是不是说上品祛病符作用于人类,中品祛病符作用于……动物?那么下品呢?莫非是植物?

    这个猜想容后验证,先跟小青打听一下关键。

    “那个……小青姑娘。刚才你们在高空斗法,见没见过一个老头带着那个叫郭俏蕾的姑娘,飞遁远走?”

    “没见过。”

    小青摇头道:“救命之恩日后再报,现在趁法海伤势沉重,我必须一鼓作气杀上金山寺,逼问出我姐姐的下落!”

    我擦,日后再报?

    刘明心想这就算了吧,中华上下五千年,也就出了那么一个许仙,敢日蛇。

    “你姐姐不是在雷峰塔下么,现在雷峰塔都倒了,还归法海管?”

    刘明随口问道。

    “道友有所不知。”

    小青恨声道:“那法海老贼老奸巨猾,早就在雷峰塔倒掉之前,把我姐姐转移到别处,我千方百计打探,也找不到囚禁姐姐的地方。反而被老法海查探到我重新出山,这才在西湖上空一场大战。这老贼秃的实力比千年前也增强了不少,我终究还是输了半招,幸好有道友救命,现在正是去金山寺要人的最好时机!”

    “千年过去,姐姐不知受了多少苦,她化作人形,美貌远非我所能及,千年来沦为阶下囚,说不定已经被那老贼……”

    刘明一头黑线,这小青的想法很多嘛。

    这个你放心,绝对不会的。因为……法海无鞭啊!你姐姐肯定不会失身的……

    “那你去吧,小心点。”

    刘明自己一堆事情没解决,无心去管小青、白娘子的闲事,看着小青化作一道碧光,直奔金山寺的方向而去。

    这会儿,杭-州中心医院内,因为郭俏蕾尸体和刘明一起失踪,引发了不小的争议,这地方明明已经被各大媒体的记者团团围住,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解释清楚这戏法到底是怎么变的。

    直到刘明在布丁酒店门口现身,迅速被人认出来,很快就成为媒体竞相追逐的焦点。

    关于郭俏蕾尸体的失踪,刘明没法给出一个明确解释,只说自己伤心过度昏迷过去,再醒来时,就已经回到酒店房间内,中间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

    这答案虽然极其不负责任,但无数双眼睛加上医院所有的监控记录,基本可以排除刘明从中搞鬼的可能性,还真就得把这事儿归于灵异事件一类,没法深究下去。

    风头稍稍过去,刘明呆坐在布丁酒店房间里,看着空空荡荡的大床,怅然若失。想起前天晚上还有两个巧笑倩兮的女孩在这里,现在却全都失了踪,根本查不到一点线索。

    根据刘明提供的信息,宋馨然的父亲宋占兴、母亲刘淑华,全都列为国家级通缉犯,但通缉令发布至今,这一家人仿佛全都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有价值的消息。

    至于郭俏蕾,更是落入不知名的修行者手中,只知道并非真正的太乙真人,却完全无法调查那个太乙假人到底是什么路数,是神仙还是妖怪。

    来杭-州一行,只是为了给小龙龟找点吃的,没想到一下子把两个关系亲密的女孩全都弄丢了。

    刘明心中难过,随便把水晶藻喂给小龙龟,阴沉着脸不说话。小龙龟看出刘明心情极其糟糕,也不敢乱开玩笑,老老实实地吃东西,吃完了就把四肢和脑袋都缩回龟壳里,装睡。

    退房回家吧。

    刘明在房间里纠结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先回大-连再说。

    “你好,退房。”

    到了前台交上房卡,却居然没人搭理。

    刘明本来就心中不快,看着酒店前台分明有三个服务员,却都不搭理自己,不由得微微恼怒,提高了一点音调。

    “退房!”

    “哦哦,好的,不好意思哈!”

    终于有个服务员反应过来,略显慌乱地接过房卡,解释道:“对不起,刚才看新闻,金山寺那边突然发了大水,居然都要淹没寺庙了,偏偏金山寺之外的其他地方都好端端的,这事儿太诡异啦……”

    金山寺发大水?

    刘明心中一凛,顿时想起刚刚分别不久的小青。

    莫非……

    她此去金山寺依然不太顺利,仿效千年前白娘子曾经做过的事,再度水漫金山寺??(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