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我不是精神病
    刘明回到大-连,但只是去学校打了个招呼,并没有恢复正常的学生作息规律。

    上课,已经没有必要了。

    小龙龟在吃掉半个书店的教辅材料之后,通过海神祝福给刘明回馈的知识体系,足以让刘明成为史上最强大的高考状元。

    全科满分?

    即便达不到这种恐怖的程度,但也绝对相差不远。

    刘明坐在教室里,就会看到身边郭俏蕾的空位,还有不远处宋馨然的空位,这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只想着高考早点到来,或许就能查清她们的具体行踪和下落。

    高考的分数不必担忧,但这分数却不能用来震惊全国,而必须贡献出所有超过及格线的部分,让牛笔最大化升级。

    刘明明面上的高考成绩,早已确定,750分满分,卷面分数一定是450分,刚好60%的及格线。

    这个分数,一本院校是想都不要想的。

    刘明并不是一定要上大学,有了牛笔,人生想不牛逼都难,大学神马的,其实无所谓。

    但重点是,这个牛笔的升级体系比较蛋疼,它依赖考试分数。

    那么,就算脱离校园,也并不能脱离考试,反而会显得特别奇怪。既然这样,那还是找个大学待着,起码参加各种考试顺理成章,那本来就是学生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既然要上大学,那就要有所选择。

    450分,一般来说在二本院校当中也没有过多挑拣的资格,大概就是有个学校可以收,那就得欢天喜地了。

    刘明觉得,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给老爸老妈送个惊喜比较好。

    他不打算离开大-连这片,那么市内最好的学校,就是大-连理工。没有课业束缚的刘明,倒也没有闲着。今天晃晃悠悠,特意转到大工招生办这边,打听一下如果高考意外失利,是不是有什么补录特招的途径渠道之类。

    结果不太乐观,负责招生咨询的老师,有些狐疑地打量了一下这个据说是高三的考生,心想这还没开始考试呢,就琢磨着意外失利,是有多谨慎,或者是多不自信?

    不过,多年招生办工作的这位老师,经验丰富,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心态的考生,于是很客气地鼓励了几句,让刘明不要多想,好好备战,争取考一个满意的好成绩,大工的大门永远向他敞开……

    这些没营养的话,刘明听出来明显的敷衍之意。离开大工,就想着去隔壁的海事大学碰碰运气,或许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呢。

    这两所大学相距非常近,从理工西门出来,过一条马路然后再转一个弯,徒步十几分钟,就算是进入海事大学校园。

    在那个转弯处,刘明停住脚步。

    大-连市第七人民医院。

    一块不太起眼的牌子,一座冷冷清清的建筑,似乎和这个二线城市里任何一家人山人海的医院都截然不同。

    刘明当然知道原因,在大-连,第七人民医院之前也叫西山医院,是有着非常明确职能的。在全国各地,负责同样职能的医院,通常习惯于叫青山医院。

    没错,就是俗称的,精神病院!

    看到这家医院,刘明脑子里当然不可避免地闪过精神病这个词,于是毫无意外地,那个凄惨的女声再一次出现在脑海里,而且音调更加清晰,仿佛就在自己面前叫喊着一样。

    “我不是精神病,我不是精神病!”

    难道这里就是源头?

    刘明早就被这种声音弄得不胜其扰,今天偶然路过这里,既然有可能是声音的源头,索性进去看看,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这声音时不时就传到自己耳朵里,想躲都躲不开。

    “有什么事?”

    和开放式医院不同,这里一进门,就有人拦住刘明,目光警惕。

    “我……找个人。”

    “找谁?哪个病房的叫什么名字,你和他什么关系?”

    问得很细,刘明败退,支吾道:“是……一个女人,总是喊着‘我不是精神病’,名字我也不知道。”

    那前台的中年女护士哈哈一笑,“喜欢喊‘我不是精神病’?那这里可就太多了,你不说出名字,不表明身份,我可不能让你随便乱闯。”

    呃!

    五分钟后,刘明昂首阔步,踏入精神病院。

    杨叔真是太给力了,回头找个机会,还得好好当面感谢一下。在杭-州的事如果不是他帮忙从中协调,恐怕没个三五天都别想从刑警大队出来。现在自己想进去精神病院找个素未谋面的女人,也是大开方便之门。

    有个做警察的朋友,很多时候还真是挺方便的,不然自己没凭没据要进入这里,恐怕得大费周章。

    为刘明引路的,就是刚才那个中年女护士,一边走一边犯嘀咕,这年头便衣警察都开始录用童子军了?年龄这么小,看起来大学都没毕业呢,居然已经是官方认可的警察,院长亲自打电话过来说配合刘警官的工作,真是人不可貌相。

    也对,如果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犯罪分子也方便辨认啊,这不起眼的一个小男生,谁能想到他的真实身份?

    哎,说起来行行都不容易啊!我这成天吐槽这里的护士不好干,但人家警察难道就好干了?瞧瞧,连这样岁数小的都成了秘密便衣警察,也是蛮拼的。

    不过,这医院里会有犯罪嫌疑人?

    是伪装成精神病,逃避法律的制裁吧?这样的例子倒也不是没发生过,不过上一例大概在五六年前了。

    “这位……刘警官,我们医院主要分为精神科和心理科两大类住院病人。按照你描述的情况,我觉得症状比较严重,应该是属于精神科的患者。目前住院的病人一共有189名,病房在三楼。”

    刘明点点头,跟着这个叫王芸的护士,一间间病房查看过去。

    “我不是精神病!”

    “我真的不是精神病!”

    “我没毛病,我很健康,我要出院!”

    果然,这句话简直堪称这所医院里最经典的公共口头禅之一,每过几个病房,都能遇到有人吼上一句,表情十分认真,语气十分严肃,但王芸显然是见怪不怪,连眼皮都没眨一下。(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