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奇怪的老头
    “刘警官,你……今年多大?”

    王芸给刘明当向导,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心。

    刘明眼珠转了转,笑道:“21岁。”

    “那你警校毕业了么?”

    “嗯……毕业前实习呢,快了。”

    刘明只能是含糊过去,一间间病房走过去,并没有再听到那个熟悉的女声。

    “我们医院里,有嫌疑犯?”

    王芸压低声音,紧张兮兮地问道。

    “找个人,了解一些情况而已。”

    刘明随口应付,看着这些形形色色的精神病患者,也算挺开眼界的。

    “他们就这么自由活动,不怕跑出医院么?”

    转了几个房间,来到三楼中心的一座大厅里,零零散散有几十号人,或站或坐,一眼看上去倒不显得特别异常。刘明看到这些人的行动都没有任何束缚,不由得有点好奇。

    “哈哈!”

    王芸显然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问题,回答得很流畅,“社会上遇到行为异常的,就喜欢说是精神病院跑出去的。要是按照外面那些说法的频率,我这里一年到头得跑出去几十万人,这里的围墙每天都得倒塌个几千次……”

    “你看到的只是假象罢了,这里看起来管理很松散,只是不想让紧张的气氛刺激患者情绪,实际上防控措施十分严密,如果没有经过标准的流程,是不可能从这里带走病人的。”

    刘明微微点头,但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

    不可能?

    真要是动用一些非常规手段,就算是高墙电网的监狱,也未必能拦住我,何况小小一座精神病院。

    “王姐,精神病也是可以治好的吧?是不是出院还得经过你们一场专业的测试,必须通过测试才能放行?”

    刘明想起冯小刚电影《大腕》里最后一幕的场景,葛优离开精神病院之前,把整个医院都戏耍了一通,嘴角泛起一丝笑容,随意问道。

    “咳,主要倒不是我们的测试,而是送患者进来的监护人,如果他不点头,我们是没权力放行的。”

    王芸大概三十出头的年纪,听这刘警官对自己称呼上亲近了些,也报以一个善意的笑容,解释道:“就在去年4月,上-海青春精神病康复院,被一个患者直接告上法庭。这名姓徐的患者精神症状已经基本缓解,想出各种办法想要自证清白,离开医院。但法院审理的最终结果,判了他败诉,也就是说如果监护人不认可,他还是出不去……”

    “王姐,三十七床又不吃药了,还得你来!”

    远远有个房间里探出一个戴着护士帽的脑袋,是个年轻的女护士,神情有些焦急。

    “刘警官,我过去一下,很快。”

    王芸匆匆答应一声,跟刘明说道:“有些患者对于行为规律的要求极为苛刻,甚至换个护士吃药,对他们都是天大的改变。不好意思你在这儿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刘明连忙点头道:“王姐你去忙,我这里不急,没关系的。”

    可是王芸刚刚离开不久,一个原本坐在角落长椅上看书的老者,忽然站起身子,凑到刘明跟前,低声道:

    “这位小兄弟,借一步说话?”

    呃?

    刘明一愣,看着老人穿了身灰扑扑的中山装,虽然式样老旧,但却干净整洁,光从外表上,完全看不出这是精神病患者。

    跟精神病有什么好说的,刘明敷衍地笑笑,就打算躲开这老头。

    “小兄弟,你并不是警察,对吧?”

    然而老者一句话,顿时让刘明皱起眉头来。

    他可是刚刚通过杨文强找到的关系,借了个警察的身份来逛一圈医院,试图找出那个神秘女声的来源。可没想到,竟然有人能一语道破天机?

    这是怎么做到的!

    中山装老者神秘一笑,不知不觉就把刘明带到一个相对僻静的角落里,沉声道:“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我没有精神病,只是被人陷害才被关在这里。你要是能想办法把我弄出去,必有重谢!”

    刘明心中一凛,这话说得倒是条理清晰,难道刚才自己跟王芸护士说话的时候,流露的那点不以为然,都被这老头观察到了?若是这样,这老头可真有点目光如炬的意思,难道还真是被人陷害的?

    刚才才听说,监护人不同意,病人就无法离开医院。那么如果真的有监护人出于某些不为人知的目的,把人关进这里,岂不是天大的冤案?

    这会儿,王芸已经处理完那个喂药的患者,见刘明跟那老者在说话,笑道:“老李,你女儿来看你了,跟我一起下去吧。”

    刘明心想,莫非这个所谓的“女儿”,就是这桩冤案的始作俑者?

    既然自己赶上了,倒要会上一会,看看情况究竟如何。

    精神病院的会见室,宽敞明亮,一个打扮得体的中年女人等在这里。

    “爸,你最近好些了么?”

    女人一见那老头,快步走过来,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刘明双眼微眯,仔细观察这女人的一举一动。看上去倒像是很有修养的知识女性,但越是这样的人,越有可能策划出天衣无缝的阴谋。

    那老者退后半步,可没有点见到女儿的亲热劲,更是让刘明对两人的关系有所怀疑。

    然而,接下来……

    “小兄弟,你并不是警察,对吧?”

    老者一脸严肃地跟面前的女人说话,语气腔调和刚才刘明听到的那句,完全一致,就像是复读机出品的一样,简直没有半点变化。

    我擦?

    刘明一愣神,就听老者继续说道:“时间紧迫,我长话短说!我没有精神病,只是被人陷害才被关在这里。你要是能想办法把我弄出去,必有重谢!”

    !!!

    ………………

    刘明吃惊地瞪大眼睛,然后就见那女人神色明显有些悲戚,却顺着那老者的意思说道:“是的,爸爸。你说的都对,我一定想办法,早点把你接出去!”

    我了个草!

    刘明哭笑不得,敢情这套词儿不是专门对他说的,而是对谁都是这么一套?然而他还真就不是个警察,机缘巧合之下,居然诈得自己几乎信以为真。

    “哈哈,看你这模样,是被老李蒙住了?”

    王芸察言观色,笑着宽慰道:“别在意,有些患者一本正经起来,迷惑性太强了,新来的护士都经常上当,搞出不少乌龙事件呢。”(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