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瞬间切换地狱难度
    “老大,明天有一场考试。许老太太刚刚安排的,说是找到了一些押题的知识点,给大家最后操练操练。”

    这天上午,蔡小给刘明打电话,“你不是说有考试就通知你么,明天过来考个试,顺便中午一起吃个饭?说实在的你最近不来学校了,咱班都还挺想你的呢。”

    “语文考试?行吧,我明天上午过去。”

    刘明刚走进海事大学的综合办公楼,笑道:“你给学子餐厅的苏哥打个招呼,明天中午咱班聚餐,让他留出场地来,我请客!”

    “得嘞!”

    挂掉电话,刘明坐电梯上了三楼,那是海事大学招生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理工既然不太成,就来海事碰碰运气也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除了有考试时回去随便赚几点经验值之外,刘明最近的生活挺悠闲,对家里美其名曰高考前的减压有助于提高成绩,但事实上并没有什么正经事儿。成天到晚也就画画祛病符,试试在心境随意的状态下能否碰运气出那么一张半张的上品符箓,那都是治病救人的好东西,可不嫌多。要么就是把腰带解下来变出两个美女,一起斗个地主什么的。

    “你找谁?”

    招生办的屋子挺大,但只有三两个人,距离高考还有半个月,这里很快就会忙碌起来,但现在算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家里有事的都去办事了,只留下了几个清闲的留守人员。

    靠门边的是一个戴眼镜的文静妹子,抬起头推了推眼镜,有些诧异地打量着刘明。

    “嗯……我是想了解一下,海事大学高考招生的一些细节问题。”

    刘明冲那个大概2o出头的女孩点头笑了笑,措辞很客气。

    “有什么事,说说看。”

    解答考生疑问,算是招生办的工作内容之一,不过通常都要到了高考之后,才会迎来大批的咨询者,现在稍嫌早了些。

    戴眼镜的女孩显然是刚刚工作不久,态度很端正,还特意给刘明拖了把椅子,一本正经地准备答疑。

    “我想知道,如果我高考挥失常,但还是想报考海事大学,有没有什么非常规的渠道或者说补录的方式。”

    刘明知道自己高考分数妥妥的就是45o,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又不太甘心混个二本院校,最好是有什么特别渠道可以入学,哪怕当场出卷子再考一场也行啊,一丢丢经验值自己还是损失得起的。

    “非常规渠道?”

    眼睛女孩皱皱眉头,觉得这个问题好奇怪。

    从2o14年开始,辽-宁省高考的规定就是先考试,等分数出来之后,再填志愿啊!

    这种情况下,填志愿之前,挥是不是正常,早已经尘埃落定。

    你没考好,那就上不了我们学校啊,这还问什么,哪有什么非常规的渠道。

    “这位考生,别想太多了。还有半个月才考试呢,等分数出来了,根据海事历年的分数线,自己也就有个大概的评估,欢迎报考我们海事大学。”

    又是中规中矩的官方答案,显然没有给刘明开绿灯的可能性。

    当然,刘明现在随时随地都有青蛇白蛇两只大妖相助,如果想用点自然的手段,比方说直接控制住学校高层甚至是更高层的领导,直接把自己安排入学,那也并不为难。

    但那样一来,就是纯粹的暗箱操作,刘明觉得有点别扭。

    最好是能采用那种光明正大的非常规录取渠道,走后门就没啥意思了。

    实在不行,让小青小白想个法子,直接修改试卷吧,也比走关系强。

    自己答的卷子,交卷时会被牛笔吃掉相应经验值,对卷子进行一次神秘的修改。就是这次修改,保证卷面得分剩一个及格分,其他分数转化为经验值。

    那么其实可以在经验值吃完之后,再通过手段二次改动试卷,到时候不管是想考哪个学校,也都毫无压力了。

    然而,还是有些令刘明尴尬的地方。人家青蛇白蛇,是追随自己修行的,把自己当成是有道高人。结果最开始给她们的任务,居然就是改卷子作弊?这逼格……简直低得没眼看。

    丢人那!

    “流若,今天有没有什么……咦?”

    刘明和那个眼镜女孩简单聊了几句,门口却又走进来一个人,还没进屋,声音先到了。

    怎么有点耳熟?

    刘明抬起头,和那人打了个照面,瞬间就认出了彼此。

    “是你?”

    李如月惊奇地瞪大眼睛,这不是几天前自己去第七医院看望爸爸时,遇到的那个年轻警官么!

    当时自己还有点奇怪,怎么这么小的年龄就当了警察,还是便衣。

    现在怎么居然找到这里来了,莫非我这招生办也藏了嫌疑犯?

    戴眼镜的女孩叫刘流若,一个有点绕嘴的名字,不知道父母起名字时具体是什么思路,总之熟悉的人全都自动省略了姓氏,而直接叫她流若,这倒是悦耳上口得多了。

    流若实际上还没毕业,是海事大学法学院大四的一名女生,招生办的一个老师跟她有点亲戚关系,叫过来熟悉一下业务,准备等过几天招录工作开始,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来临时帮个忙,这种帮忙也算是实习资历,对应届毕业生来讲是个不错的机会。

    听到招生办主任李如月的问话,流若赶紧站起身来,小声道:“这位同学来打听关于高考招录的问题,我接待了一下。”

    学生?

    李如月更加奇怪,到底什么身份。

    刘明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那个精神病院里李老头的女儿,苦笑道:“李老师,我是这一届的高三考生,之前你看到的……是个误会。”

    “那你能不能说说,去医院是做什么?”

    “我……找个人。”

    李如月眉头紧锁,并不接受刘明的这个说法。

    去精神病院找什么人,如果是亲戚,那没必要冒充警察。如果不是亲戚,那更是目的不纯。

    她本来就不喜欢说谎的学生,何况这已经够上行骗的范畴了。

    “小小年纪,不知道哪句是实话!我看你也不用打听了,我们海事大学,不欢迎你这样的学生,和你的成绩无关!”

    一句话,李如月就给刘明判了死刑,看样子只要她在招生办的一天,刘明想混进海事,已经是地狱难度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