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惹不起的存在
    乾元山,金光洞外。

    “你师父还在闭关?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带进去?!”

    要是刘明在这里,一定会咬牙切齿地扑上去,打他个满脸开花再说。

    这正是假借太乙真人之名,带走郭俏蕾的那个老者,太乙真人的哥哥,太甲。

    一个身穿道袍,头上挽着髻的童子,大概也就是岁的样子,表情却很严肃。

    “师父在修炼一项神通,咱们做弟子的,怎敢随意打扰?”

    “叫他进来吧!”

    就在此时,洞内忽然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顿时震得群山回响。

    乾元山金光洞,在四川省江油市境内,也是一个著名的旅游景区。

    但世俗之人能够游览的金光洞,当然只是一个幌子罢了。真正太乙真人修行的金光洞,早就被大神通遮蔽,如果不知其法,哪怕走遍乾元山,也见不到金光洞的入口。

    太甲大喜,颇为得意地瞟了门口童子一眼,昂阔步地走入金光洞之内。

    这是真正的仙家洞府,一进门就有大片精纯的仙灵气息充斥其中,太甲情不自禁地呼吸几口,只觉得胸怀通畅、神清气爽。

    嘿,还是我兄弟这地方好!

    太甲心中感叹,早知道当年我也好好修道,说不定现在也能位列昆仑十二金仙,也有这样高档次的洞天福地。

    在金光洞深处,太乙真人盘膝端坐,双目半开半闭,叹息道:

    “你不好好在山中修行,来我这里,是又有什么麻烦事了?”

    细细看来,太乙真人和太甲,长相有七分相似,衣着打扮也差相仿佛。

    太甲眉开眼笑道:“兄弟明鉴!的确有一点小麻烦,不过只要兄弟你肯出手相助,那当然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的!”

    “这些废话不用说,直接讲重点。”

    太乙真人的语气中有点无奈。

    “前天,我路过一个地方,忽然感受到非常精纯的生命气息,便下去查看,结果被我现一件奇事。”

    太甲神秘兮兮地说道:“有个凡人小姑娘,已经死去,浑身却充满着惹人心动的勃勃生机。我琢磨着与其让她就这么死去浪费,还不如借来修炼我的一门功法。所以我就……小小地撒了个谎,骗走了那小姑娘,结果……”

    “你又假借我的名号了?!”

    太乙真人眉头紧皱,冷声训斥道:“我已经说了多少次!若是再有这种情况,不要怪我跟你割断这场兄弟情义!”

    “哎,别别别。”

    太甲连连摆手,苦着脸装可怜道:“一世人,两兄弟,别那么绝情嘛。我也是一心修炼,想要好好争一口气,才会一时心急嘛。可没想到那小姑娘居然是有点来头,我还没回到洞府呢,她忽然被不知什么术法定在半空,似乎是什么禁制,我试了好久也无法打破,所以……想请兄弟你帮个忙……”

    “胡闹!”

    太乙真人怒道:“我堂堂金光洞主,玉虚弟子,岂能和你同流合污,做这种倒行逆施之事!那被你坑害的女子在什么地方,带我前去。”

    “兄弟你跟我来……”

    没用太多时间,两个长相很相近的老头一前一后御风而行,来到一朵法力凝成的白云上。

    云雾包裹之中,郭俏蕾双目微微闭起,神态安详地躺在云端,像是正在做一个漫长的美梦。

    “你把她怎么了?”

    太乙真人略一凝视,语气越不善。

    “这可不关我的事啊!”

    太甲赶紧解释道:“她本来就已经死了,是我施展一道术法修复了她的身体,本来以为就此起死回生,可现在看来……她中的这毒倒也不同凡响,竟然……好像再次作!”

    “那你也是难辞其咎!”

    太乙真人瞪了他一眼,手中拂尘微微一挥,一道白光直接射向郭俏蕾,想要进一步探查她体内情况。

    然而,白光在郭俏蕾身边不远处,受到某种阻力,悄无声息地消散,没有半点效用。

    咦?

    太乙真人目光一凝,双手结印,又换了一种术法,结果依然是徒劳无功。

    这……

    太乙真人浑身一颤,顿时想到一种可能性,刹那间神色大变。

    太甲似乎从来没见过他如此失态,不过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凡人小姑娘罢了,何以如此失色?

    “兄弟,怎么了?”

    “你……是从什么人手中,劫走了这女子?”

    太乙真人语气变得极为郑重,一字一句地问道。

    “就一个小青年啊,看上去还没2o岁,身上也没有半点修行者的法力波动,估计是这小姑娘的情郎吧,哈哈,他当时……”

    “你闯祸了!”

    太乙真人顿足道:“闯大祸了!这个圈圈,我就知道是那个人的!”

    “哪个人?”

    “唉!”

    太乙真人气道:“你可曾听说,数日前我师尊元始天尊,会同太上老君、通天教主、还有西方如来、菩提等五方圣人,齐聚天庭凌霄宝殿之上?”

    啊?

    太甲惊讶道:“出什么大事了?这……这五位圣人的阵容组合起来,足以毁天灭地,难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能用到他们五位联手?”

    太乙真人叹息一声,指着面前的郭俏蕾,淡淡道:“就是为了这个人。”

    “这小姑娘??”

    “不,是这个画圈圈的人。”

    太乙真人肃容道:“数日前,天庭监察官千里眼,也是被这样一个圈圈禁锢住,玉皇大帝将其视作是对天庭规则的挑衅,这才召集了五方圣人,一同商讨对策。”

    “我这个级别,还不够资格参与这事,只是听师尊事后提及,那天是集合五方圣人之力,才算勉强破掉了这样一个禁锢的圈子。至于我这个级别,哪怕弄来八百一千,恐怕也是无能为力!”

    我靠!

    太甲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自己一念之贪,竟然就惹到了绝对惹不起的存在?

    五方圣人……我的乖乖!任何一位,都能在挥手间将自己化作齑粉。

    “这、这可如何是好?你可得看在兄弟情义上,拉哥哥一把啊!”

    太乙真人眉头皱起,看着情况并不太好的郭俏蕾,叹息道:“我先去探一探,看那罗天上仙,圈圈老祖,肯不肯网开一面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