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前男友了不起啊
    所以在外语学院几位嘉宾心目中来看,费迪南教授不是牛逼也胜似牛逼。

    何况这还真是一场溅起火花的辩论,宋保军用渊博的学识论证了汉语的优秀之处,也间接证明了外语学院的浅薄。在这个时候,他是伟大的,他所掌握的知识完全值得大家尊敬。

    “感谢在座各位先生女士的支持,更要感谢宋保军先生。”费迪南教授说:“作为一个语言学专业研究者,我精通英语,也同样对汉语熟悉无比。我从一九九四年开始学习汉语,当时是在中海大学作为访问学者留学了三年。我的导师是邢慈珍先生,他已经去世了,我很想念他。”

    大家完全意想不到费迪南话锋一转,开始回忆起过去的事迹,都不禁屏住呼吸。

    “我意识到汉语与英语具备不同的思维方式这一点,是在留学的半年之后。但在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去考虑两者的根本原因,以及它们的历史成因。整个九十年代,因为政治上的影响,我以为强大的美国还会继续支配世界一百年,当然,现在看起来是错误的——王权没有永恒。强势的美国导致英语处于统治地位,所有母语非英语的国家都去抢着学它。后来,我想到一个问题,英语这么强大,它到底好在什么地方。”

    “这里我要说一点,上个世纪前半叶的世界主流观点认为,汉语是一种原始的语言,人类婴儿时期的语言,它的构造方式和表达方式还处于低级的象形文字阶段。现在证明这个观点也是错误的。毋庸置疑,汉语拥有极其强悍的进化能力,宋保军先生的论述为我拨开许多以前横在眼前的迷雾……”

    宋保军接过话筒笑道:“是费迪南教授激发了我的思维。”

    “今天的演讲中,感觉受益最多的还是我自己。”费迪南教授说:“英语汉语两个不同方向,互相取长补短,将会是我今后重点研究的对象。也许将来有一天,两者会互相融合,也许不会,谁知道呢?今天的演讲就是这样,谢谢大家。”

    费迪南教授说着走出讲台,朝台下弯腰鞠了个躬,再反身给了宋保军一个拥抱。

    众人一愣,掌声跟着响起,越大越大声,越来越响亮。四百余人同时用尽全力鼓掌,可谓惊天动地,好些人连手都拍红了。

    袁霜旁边的女同学也跟着鼓掌,叫道:“霜霜,你前男友好了不起啊!霜霜,霜霜?”扭头一看,却见袁霜已不知什么时候不见踪影。

    热烈的掌声整整持续两三分钟,礼堂灯光全部打亮,《难忘今宵》的背景音乐响起,众人目注着费迪南教授与宋保军相携走下主席台,与前排的几位嘉宾逐一握手。

    握完了费迪南又握宋保军,从第一位的外语学院副院长臧信洪开始,口中说着感谢的话语,眼中是殷切的期盼。在场嘉宾明显对宋保军兴趣不小,拉着他东问西问,一听到原来是中文系的学生,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又有些惋惜,连声道这么好的苗子去念中文系太可惜。

    宋保军跟着费迪南教授握手过去,终于走到方晓莹面前。

    方晓莹脸色一僵,便想把头扭过一边,宋保军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方晓莹无法可想,只好接住他的手,一触即松,便要放开。

    没想到宋保军牢牢抓住方晓莹的嫩滑小手,大声笑道:“方老师啊,看到你在这里,我很欣慰。刚才我讲的内容你听得懂吗?”

    “呃……”

    宋保军立即打断她的话头笑道:“哈哈,不必急着回答,我猜以你的智商是很难听得懂的了。不过不要紧,回去以后好好研究,多多思考,勤学苦练,早出晚归,闻鸡起舞,凿壁偷光,这么学个三五年,迟早会懂的。”

    他的声音又大又响亮,好几个在场的外语学院副职领导都看了过来。

    方晓莹气得险些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叫道:“你、你……”

    “你什么你?我看你啊,到底是个人才,不要老是把心思放在打击同事、打小报告、欺上瞒下、偷鸡摸狗上面,只要用心读书,以后还会有所成就的。”宋保军用伟大领袖的湖西口音说道:“你是早上*点钟的太阳。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你们的。”

    方晓莹当着数位领导和费迪南教授的面不敢作色,用力抽回自己的手,道:“你发什么神经!”

    “哈哈!”宋保军不再理她,转到下一位嘉宾,只留下发懵的方晓莹。当老师一年有余,她还没见过这么不尊师重道的学生,简直拽到没边了。

    旁边几个领导听见宋保军挖苦方晓莹,不禁暗中揣测两人素不相识,怎么会产生矛盾?待看见姜忆惠得意的笑脸,这才想起,宋保军莫非是姜忆惠的学生?

    又有人想:宋保军才华横溢,率性而为,就是骂方晓莹几句也不算什么。

    寒暄了一阵,外语学院领导说在外头酒店订了席,请费教授和宋保军一起前去用餐。

    费迪南只想同宋保军研究讨论语言学今后的发展思路,哪愿意和他们浪费时间?一时只是推脱。

    老外执拗起来,当真九牛拉不回头,副院长臧信洪无法可想,悄悄拉过宋保军说道:“小宋,你看这老外也不太通什么情理,要不你帮忙劝劝吧。”

    宋保军面无表情的说:“是么?我觉得老外一心搞研究也挺不错的嘛,成天吃吃喝喝的太碍事了。”

    副院长臧信洪道:“我们学院安排了好多活动,主要是为了推广和深化英语教学,也是为了学校日后的发展嘛。你是本校的学生,心中自有天地,应该为学校出一份力才是。”

    “认真学习文化知识就是我该出的力。”

    臧信洪看大道理唬不住宋保军,他却是在勾心斗角中跌爬滚打过来的人尖儿,知道这小子要提条件,笑道:“小宋啊,我看你今天表现很出色,用深厚的理论折服了业界著名的费教授,说明我们茶州大学人才是有的。对待人才我们从来不会吝啬,你看你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我们外语学院可以为你解决。”

    宋保军拇指和食指搓了搓,做个“money”的手势,低声道:“臧院长,我家里是困难户,父亲下岗,还有三个孩子要养活,经常吃不饱饭,这个月生活费快没了,你看能不能……”

    臧信洪哑然失笑,说:“没问题,我私人补助你三千块,你看可好?”他有点相信宋保军说的是实话,因为这个学生穿得真的太寒酸了。

    “多谢藏院长厚爱。”

    “那就有劳小宋同学了。”

    宋保军找到费迪南,说:“费教授,汉语有个成语叫做劳逸结合,搞研究是一项长期而艰辛的工作,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出来的,太急于求成的话,往往事倍功半,可能还会走错方向。我们外语学院领导安排了宴席,你知道,在宴席上谈工作总是比较方便。人是铁饭是钢嘛,一起吃个饭,换个脑子,好好休息休息,我还有很多思路和你讨论。”

    费迪南也知道饭局上谈事是中华特色,不好不给宋保军面子,说道:“好,吃饭可以,但我不想喝酒。”

    “当然,没有人强迫你喝酒。”

    学生们逐渐散去,几位外语学院领导老师簇拥着费迪南一起向门外走去。宅男兄弟会的几个人还在等宋保军,外语学院的一些学生聚集在一起还在候着,想拿一份费教授的签名以及合影留念,好像等待明星的粉丝。

    一点不奇怪,费迪南教授在学术界来说可不相当于明星么?

    “军哥,等等啊,有美女想认识你。”宋保军随同费迪南教授及臧信洪走过去的时候,有人叫道。

    “是谁?”宋保军扭头一看,却见一个高挑的女孩子呆在宅男兄弟会一干人马中间,轻轻垂下眼帘,不敢与自己对视。

    马国栋急了,说:“美嘉姐,你不是女汉子吗?怕什么?我们军哥最喜欢美女了,他绝对不会拒绝你的,快上去啊!”

    “我、我……”李美嘉红着脸矜持片刻,若无其事说:“谁说我要认识他了,就是觉得他说话还不错。你们都别误会了。”

    宋保军自然觉得莫名其妙,只道是损友们不知从哪弄来一个女骗子捉弄自己,随着费迪南径直走了过去。

    李美嘉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暗暗咬着下唇心思起伏不定。

    走到礼堂门口,臧信洪让人开着两辆奥迪车过来接送。

    参加晚上的宴席领导很多,以示对著名学者的重视。包括教育局的领导、文化局的领导、外文翻译出版社的领导、学校高层领导,满满齐聚一堂。

    席间当然是宾主尽欢,费迪南教授与两名带来的助手都被灌醉。

    只有宋保军提前溜脚逃跑,席上喝的全是高酒精度白酒,实在顶不住,借口上厕所就不见人影了。其时气氛热烈,倒也没人注意到少了这么一号人。(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