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节 美丽的错误
无边的黑暗,再无画面闪现。单飞呆呆的立在那里,没有茫然,只有感喟。许久的光景,他扭头望向姬归,见其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喃喃道:“原来如此。”
  
  姬归试探问道:“你……都明白了?”他有些不信,更多的却是赞赏。他需要先祖的遗言、再加上马未来的解释才能完全理解,单飞看一遍这些景象就明白了一切?
  
  天女的传人,果然见识非凡!
  
  单飞明白中却有苦涩。
  
  在知道黄帝等人传下三香、又见到冥数那艘潜艇后,他对往事已有了解,也有过诸多猜测。他最困惑的一点是他明明看到了黄帝等人离开了地球,为何又会看到太空船在云梦大泽坠落?
  
  如今除去技术上的细节,他已明白了大概。
  
  黄帝是他们的祖先,也像地球史前文明的人,他们拥有着远比单飞那个时代要高明的科技,可是他们却无法破解单飞那个时代的症结。
  
  人性的贪婪丑恶!
  
  毁灭人类的不止是小行星、外星人带来的灾难。宇宙浩瀚,地球不过如尘埃般,外星人对这个蝼蚁的世界不见得有兴趣,小行星撞击的概率虽有,人类至今却从未见过。人类总是喜欢扩大外敌,幻想着各种威胁,却不知道人类最致命的本是自身丑陋的症结。
  
  人类一直向往着制造更犀利的武器来统治这个世界,但人类若是不能控制自身的贪婪*,亦会因此毁灭这个世界。
  
  黄帝那些人就是处于世界毁灭的边缘。
  
  他们拥有死光这种可以转瞬灭掉死丘四五万人的武器,也拥有改变时空、甚至延长寿命的能力。
  
  未能永生,不然炎帝不会重新专研,但延长性命没什么问题,否则也无法解释史书的记载黄帝他们随随便便就能活个几百年。
  
  黄帝更在《内经》早有了预告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
  
  很多霸权者向往的追求,黄帝他们全部拥有了,可战争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发生的结果不是生灵涂炭,而是真正的毁灭!
  
  黄帝、蚩尤、炎帝、九天玄女四人应是太空船中的领袖,带着一批人乘太空船本要离开地球,这个世界好像没有什么值得依恋的地方。
  
  他们也不得不离开,他们若不离开,说不定就会和地球一块毁灭。
  
  单飞不知道黄帝他们的目标是哪里,但知道他们在突破太阳系进行银河系探索时遭遇了黑洞。
  
  太空船没有绕开黑洞,经历了“宇宙震荡”后到了地球被“文明”毁灭后的漫长发展的截断,如穿越一般。
  
  达尔文的进化论和牛顿力学般已有了局限。
  
  理论毕竟是理论。
  
  不断的考古发现早让人开始怀疑这个进化论,很多科学家更有预言,地球数十亿年的发展过程中,经历过高度文明的毁灭重建。
  
  黄帝就是那些经历过高度文明的人,三男一女交谈的言语尚回荡在耳边。或许不应该说是言语,而应该说单飞是感觉到他们的意思。
  
  最高的科技本来只需要思想交流,而不是繁杂的语言。
  
  说第一句话的定是蚩尤,冷酷不耐的语气。
  
  说“宇宙震荡”的应是黄帝,逻辑能力强,思想冷静缜密,明显是科班生出身。
  
  炎帝很是悲天悯人,他的语气中听出自责之意,他认为地球的毁灭也有自己的原因,这才准备重新建造这个世界。
  
  说出最后那句话的人就是九天玄女天真烂漫中还有着深深的依恋期待。
  
  她喜欢这个世界。
  
  这四人本是朋友。
  
  想到马未来说的四兄妹的故事,单飞暗自叹息。时光虽是逆转,朋友终究分散,他们还是选择了不同的道路武力、权利、理想和流年!
  
  怔怔立着不知许久,单飞才道:“多谢老丈带我看到这些事情。”
  
  “不用客气,我感觉很多人或许不愿看到这些事情,毕竟太远了一些,不是吗?”姬归喃喃道。
  
  单飞默然许久,才待开口,突然见到左手墙壁有红光闪烁,他正困惑时,姬归皱眉道:“外边有了事情。”
  
  原来是示警灯。
  
  单飞恍然间暗拧眉头。
  
  “此间太平多年了。”姬归淡淡道:“若有事发生,多半是因为外来的缘故。”
  
  是曹棺在闹事?
  
  单飞亦猜到这点,他知道这个三爷以往的确是冷静难言,但如今的曹棺却有点失态。
  
  红光闪烁,姬归却不急迫,他缓步向墙面走去,本要按在墙面上,突然又垂下手。
  
  姬归不算急迫,单飞却有点担忧。
  
  这是人家的地盘,姬归不着急,就说明一切都在人家的掌控中。你曹棺再大的能力,也绝对闹不起什么风浪的。
  
  三爷,你冷静一些!
  
  不过单飞也表现出镇静,静等姬归的问话。
  
  果如他所料,姬归若有所思道:“听闻你不但是天女的传人,还算是单家的人,很善使用无间?”
  
  单飞并不隐瞒道:“不错。”
  
  “你想必也已猜到,这里也能运用无间。”姬归缓缓道。
  
  单飞不出意外。女修、单鹏他们本来就是黄帝那脉的传人,黄帝他们能造三香,太空船是黄帝的大本营,这里的人如何会不运用无间?
  
  “你用了无间后,都改了过去的什么事情?”
  
  单飞想了半天,摇头道:“我好像从未改变过去的事情。”他到了过去,只是在为当下争取机会。
  
  “为什么?你有了这般能力,可说是有了翻云覆雨的神通。如果你愿意,你已算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人,你可以改变这世上的任何事情,将一切事情改成你想要的结果。”姬归虽是这般问,神色却没什么惊诧。
  
  单飞对这个问题早想过太多遍,每次运用通灵镜后更是加深了一层体会。
  
  “该发生的事情,迟早会发生。无间应是用来改变存在的问题,却不是改成我们想要的结果。”单飞强调道:“这点很重要!”
  
  姬归沉默半晌,“不错,你哪怕将一切改成你想要的结果,但问题还是在的,迟早有一日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道理虽是简单,多少帝王将相却始终不明白这点,他们将虚妄的、自己想要的结果当作是解决,只想去压制问题,却不知道问题只会积累爆发,到那时,无论怎么都是不能改变结果了。”
  
  顿了许久,姬归凝望单飞道:“这恐怕是千古循环无法破解的缘故?”
  
  单飞心中微震,沉思良久才道:“老丈说的很对。”
  
  姬归微微笑道:“对是对,但想到这点已不简单,拥有这种能力却能控制自己更不是容易的事情。”
  
  单飞思索道:“我发现我可以用无间改变事情的顺序,但不能改变人的性情。很多事情之所以发生是因为人性的根结,我要做的不应是去砍去枝叶,因为根结在,就会长出另外的枝叶,我们要寻出真正的根结进行破解。我如果当下解决不了的问题,回转到过去最多是拖延事情的发生。”
  
  顿了下,单飞试探道:“比如说曹棺……你十数年前给他的答案……并非解决的答案。根还在,他就会找到你!”
  
  姬归轻轻点头道:“马未来没有选错人,你也没有让马未来失望。他当年对我说的,几乎和你一模一样。他说他老了,但流年还要传下去,他一直不和你说很多,就是不想将他自己的喜恶强加给你,他说你是单飞,而不应是另外一个马未来。”
  
  单飞心中感动。
  
  对于那个不过见过几面的老人,他却有知己的感觉。
  
  “我们如果当下解决不了……最多是拖延事情的发生。”姬归重复着单飞所言,半晌笑道:“你说的很对,老夫做错了。”
  
  单飞精神振作,“诗言真在这里?”
  
  姬归摇摇头,却又点点头,略有伤感道:“这不过是个美丽的错误。”
  
  单飞大惑不解。
  
  姬归凝望单飞,决定道:“老夫本想将这件事情揭过,但你说的不错,那样的话,问题还是问题,始终无法解决。”
  
  单飞笑道:“老丈决定面对这件事后、做个公正的解决?”
  
  “没有公正的解决,有的只是遗憾。”姬归说话间伸手一按墙面,上方洞口闪开,有一股力道从二人脚下缓起,将二人托出了房间。
  
  前方有激烈的争吵声传来,可在姬归、单飞从地下升起的时候,立即止歇下来。那叫天理的汉子和几人正拦在曹棺、孙尚香和郭嘉的面前。
  
  单飞神仙一样的出场,云梦秘地的人见怪不怪,郭嘉、孙尚香见到后还是错愕难言。
  
  曹棺见到姬归出现,立即抛开秘地之人冲过来。
  
  那叫天理的汉子本要阻拦,却被姬归伸手止住。
  
  曹棺正要一把抓住姬归的衣领,就被单飞一旁紧紧拉住,“三爷,有话好好说。”
  
  “我们怎么好好说?”
  
  曹棺眼珠子都要冒了出来,伸手托着一物递到姬归的面前,厉喝道:“姬归,你不是说这里没有什么诗言,那她的东西为何会出现在秘地?”
  
  单飞竭力的拉着曹棺,却留意到孙尚香有丝激动的神色。心中疑惑时,他听孙尚香问道:“姬老丈,包着这物的华缎,又是从何而来?”
  
  曹棺托着的是块玉佩,包着玉佩的是块金丝编织的手帕。
  
  单飞不明白孙尚香为何对这手帕很是留意,就听姬归淡然道:“这华缎和玉佩本是孙钟送给的……”
  
  看着曹棺欲爆出的眼珠,姬归终道:“这些东西是孙钟送给的……你说的那个诗言!”.
  
  ps:每看到书评区有书友过来说要补偿订阅,老墨心里就热乎乎的。谢谢了,兄弟们!.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