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心怀善意
    因为东方涛要对苏墨仔细检查,易昕和苏青珺两位年轻女子便先退了出来,站在茶室外不远处的回廊里等候着。

    回廊是由松木所建,涂以彩漆,横槛上描画山林、河川各种精美图案,左右飞檐雕有瑞兽灵动活泼,栩栩如生。回廊之外,又有各种树木,或高大,或挺拔,最近处几棵芭蕉叶片在雨水中被清洗得青翠嫩绿,煞是惹人怜爱。

    雨珠落在屋檐和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让这原本安静的地方又增添了一丝幽然。

    苏青珺望着廊外烟雨,眉头微锁,似乎有些出神。

    “苏姐姐,你别担心,事情总会有希望的。”易昕看到苏青珺的神色,忍不住对她安慰了一句。

    苏青珺笑了笑,低声道:“我知道的,谢谢妹妹。”

    易昕点了点头,也看向廊外的雨,不过在她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幽思愁绪,过了片刻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对苏青珺道:“对了,苏姐姐,我问你一件事啊。”

    “嗯,是什么?”苏青珺道。

    易昕道:“我昨天去飞雁台那边,本来是想好久没去看陆大哥还有阿土了,可是过去一看,却发现陆大哥和阿土都不在,而且……”

    她偷偷看了一眼苏青珺,道:“而且陆大哥的木屋里,好像都没有他的东西了,看起来好像搬走的样子啊?”

    苏青珺默然,过了一会后,她轻轻点了点头,道:“是啊,陆尘他已经搬走了。”

    易昕吃了一惊,道:“怎么回事啊,苏姐姐?”

    苏青珺迟疑了一下,还是将那天发生的事粗略地对易昕说了一遍,然后微微苦笑,道:“我也没想到陆尘他会这样。这些日子我家里为了苏墨一片忙乱,或许我平日里也有疏忽之处吧,忘了是苏墨曾经伤过他,没注意他的感受。所以他才愤然离开,还让我取消了挂名弟子的名义。”

    易昕愕然,随即有些苦恼地道:“这个陆大哥,突然莫名其妙地闹什么啊,往日里我看他也没这么冲动的啊。”

    苏青珺抿了抿嘴,道:“大概……他是对我有所不满吧,所以就冲动了。反而是在你面前,一直就好好的,我也是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易昕嘻嘻一笑,道:“苏姐姐,你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苏青珺奇怪地道:“你要做什么?”

    易昕道:“回头我就去找陆大哥,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人年纪大了啊,说不定就变笨了,明明飞雁台上跟着你多么舒服的日子,硬是不过,非要折腾什么,我得去把他骂醒!”说着,她抿着嘴,看起来有些不服气地抱怨道:“就他这样子的,还整天骂我笨呢,最笨的应该就是他自己啊!”

    苏青珺虽然此刻心中牵挂苏墨的伤势,心情不算很好,但看着易昕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摇着头笑道:“你们两个啊,好好的干嘛整天说别人蠢笨呢?再说了,陆尘今年还不到三十吧,哪里又算得上你说的什么年纪大了?不知道的人听你这么一说,还以为他如今已经七八十岁了呢。”

    易昕“哼”了一声,道:“我看陆大哥那口气那说话的样子,还真像老头了。总之,待会这里事情做好了,我就去找他,帮你好好骂骂他!”

    苏青珺摇摇头刚想劝阻,心道,你跑去将那人强留下来或者是劝回来,那算是个什么意思嘛。只是话到嘴边,她忽然又是心中一软,欲言又止,最后也是带着一丝自嘲般苦笑了一下,心想随你去吧,我这里还有一大摊子事呢,管不了那么多啊。

    易昕想说就说吧,谁管你愿不愿意回来呢……

    ※※※

    这时,原本安静的茶室中,突然传来了一声东方涛略带惊疑之意的声音,像是发现了什么令人惊讶的东西。

    苏青珺与易昕都是吃了一惊,对视一眼后,连忙快步跑到茶室那边推门进去。

    只见在茶室里,苏墨被摆放在旁边一张躺椅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似乎已经晕了过去。而在他的身旁,东方涛站在那儿,神色间似乎有些难看。

    不等苏青珺开口,易昕已然抢先问道:“师父师父,你发现什么了吗?”

    东方涛脸色深沉,冷冷地说到了一句,道:“是摄心术!”

    苏青珺先是一惊,随即大喜,这过往看过苏墨的好几位宗门前辈,虽然多能看出苏墨是神智受损,但都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手段,唯有今日的东方涛在检查之下,却是直接说出了苏墨所承受的法术神通。

    这是前所未有的,在这一刻,苏青珺原本已经有些绝望的心情像是在黑暗中突然看到了一丝光亮,忍不住激动起来。

    而在一旁的易昕则是有些莫名其妙地问道:“摄心术,那是什么东西?”

    东方涛皱着眉头,也没理自己这个徒儿,在沉吟片刻后,他转身面对苏青珺。

    苏青珺则是脸上露出一丝期待之色,紧张地看着这位元婴真人,道:“东方师叔,苏墨他还有救吗?”

    东方涛犹豫了一下,沉声道:“你这个弟弟是被人下了一种手段十分霸道的摄心术,因为道行太低,霸道灵力冲入脑颅,所以伤了神智。”

    苏青珺暗自握紧双手,道:“东方师叔,求你救他!”

    东方涛沉默了一下,道:“我能看出他的病因,但摄心术我解不了。不过,我知道谁能解,但是那人脾气古怪,只怕……”

    苏青珺盈盈拜倒,道:“师叔,求你救救我弟弟,无论为此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们苏家一定都尽力做到。”

    东方涛眉头皱起,在屋中来回踱了几步,片刻后却是看向易昕,目光深沉。

    易昕却是不明所以,被这个师傅看得有些奇怪,讶然道:“师傅,你看我做什么?你快帮帮苏姐姐啊!”

    东方涛苦笑,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对苏青珺道:“罢了,我就舍了这张老脸,帮你去走一趟吧。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帮你求一颗解药回来。”

    苏青珺面带感激喜悦之色,连连点头,道:“多谢师叔!”

    东方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负手向茶室大门走去。旁边的颜萝则是有些关心地看着他,走了过来轻声道:“没事吧?”

    “没事,大不了再打一次罢了。”东方涛淡淡地道,“反正如今我是元婴真人,他也打不过我了。”

    ※※※

    易昕是个热心肠的、说话算话的好姑娘。

    在东方涛离开以后,她闲等着左右无事,便先一步离开了茶室那边,下山来找陆尘了。

    不过陆尘如今离开了飞雁台,按照苏青珺的说法,当日他离开时只说了取消挂名师徒名义,却是半个字没提他后头的打算,所以苏青珺自己也不知道如今陆尘是到哪儿去了。

    这偌大的昆仑山,杂役弟子几有十万之众,真要一个个找过去,那和大海捞针也差不太多了。不过易昕当然不是这么笨的女子,平常说她笨的人都是污蔑啊,比如那个叫陆尘的上了岁数的“老头”!

    易昕在心里骂了一句陆尘出出气,然后很快想到了办法。以她对陆尘的了解,现在要找到陆尘,除了飞雁台外,还有几个地方。

    她去了流香圃,可惜没有收获。

    她去了石盘山,同样没见到人。

    易昕跑到山门,跑到在昆仑山上和陆尘第一次见面的那座山亭里,同样也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这个男人好像突然间就这样不动声色地从昆仑派中失踪了一样,没人注意,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后来易昕忽然想到,不管怎么说,这人就算离开飞雁台了,总是还要在昆仑山中找到地方住的吧。于是,她很快就想到了陆尘原来住的那个房子。

    她兴冲冲地跑了过去,但看到陆尘的那座旧居铁将军把门,还落了灰尘,显然没人住在这里,而转到屋后,居然还能看到那一个小小的狗洞。很早以前,黑狗阿土就是从这里钻进钻出的吧。

    易昕有些气馁了,她第一次发觉好像这位陆大哥真的藏到了哪个隐秘的地方,而自己似乎也找不到他。

    一想到在苏青珺苏姐姐面前吹的牛皮眼看要吹破了,易昕就觉得有些尴尬,但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是叹了口气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这一片地方都是杂役弟子的居住区,有很多屋子都住着人,以前都算是陆尘的邻居罢。只是现在是白天,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离开了这里去干活了,剩下的人不多,只有一座座孤零零的房子。

    正走路的时候,易昕忽然脚步一顿,却是看到了远处有一间看起来有些奇怪的屋子,与周围的房子相比,那间屋子显得格外清冷破败。

    易昕忽然觉得有些眼熟,便往那房子方向走了一段距离,在靠近之后,她忽然想了起来,这栋屋子以前就是属于贺长生的。

    后来,在凶恶的魔教奸细杀害了贺长生后,这屋子不知为何就废弃在这里了。

    她正看着那屋子有些出神时,突然,一只手从她背后伸了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易昕一个激灵,吓得跳了起来,大声叫道:“谁!是谁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