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潜伏
    这周围一片冷冷清清的,突然被人在背后这般拍了一下,换了是谁也要吓个半死。易昕也是一颗心猛然间提到喉咙眼上,一个激灵后转身看去,只见身后站着一个人,居然正是自己找了半天的陆尘。

    “啊,怎么是你,陆大哥?”易昕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陆尘笑道:“可不是我么,倒是你,好好的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他举目四望,目光在那座废弃了的曾经死人的屋子上停留了片刻,对易昕道:“这里平常可没人来的,听说那屋子死人以后,半夜三更的经常闹鬼呢。”

    “啊!”易昕身子又是一颤,连脸色都有些白了,不过很快的她就发现陆尘面带笑容,顿时反应过来,一下子气恼得不行,用力打了他手臂一下,嗔道:“你又吓我!”

    陆尘哈哈大笑,不知怎么,看着易昕他的心情似乎就好了许多,笑道:“听说嘛,我也没见过的。对了,你还没说到这里来干嘛?”

    “找你啊。”易昕瞪了他一眼,恨得有些牙痒痒的,道,“你知不知道我今天为了找你跑了多少地方,飞雁台那边就不说了,流香圃、石盘山我可都是一一跑过去,就是没看到你的影子。”

    陆尘怔了一下,笑容收了起来,有些诧异地道:“这么急?你找我有事么?”

    “嗯,有事啊。”易昕道,“我听说你跟苏姐姐闹翻了,非但自己拎着包裹走人,还让苏姐姐取消了那挂名师徒的名义?”

    陆尘点了点头,道:“是有这么一回事。”

    易昕一跺脚,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傻呢?你知不知道苏姐姐她如今是什么身份的人了,全昆仑山上十万杂役弟子,至少有九万九千九百人都哭着喊着想去拜在她门下呢!你倒好,自己跑了?”

    陆尘笑了一下,道:“是苏青珺叫你过来见我的吗?”

    “呸,想得倒美!”易昕看着他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气呼呼地道,“那当然是不可能的。苏姐姐如今贵为昆仑派里最年轻的金丹修士,未来前途远大,甚至大有希望成就元婴真人的,你以为人家会真的看重你这么一个平平常常的杂役弟子吗!”

    陆尘“哦”了一声。

    易昕一拍额头,看起来已经完全被陆尘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得无语了,过了一会才道:“陆大哥,你听我一句劝啊,还是回去向苏姐姐认个错,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说点软话怕什么!而且我看出来了,苏姐姐对你也是好心的,你稍微服个软,再加上我在一旁帮你拼命多说几句好话,一定能让她收回成命。”

    说着,她眼珠子又转了一下,忽地嘿嘿一笑,拉着陆尘低声道:“陆大哥,要不你再装一下,就说遇到什么惨绝人寰伤心事,悲痛欲绝,流一点眼泪出来,我担保苏姐姐绝对扛不住,一定会把你重新收入门下的。”

    “胡说!”陆尘正色道,“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居然让我哭?”

    “哎呀,都说了是做戏了。”易昕瞪了陆尘一眼,然后笑嘻嘻地怂恿道,“去吧,去吧,听我的没错。我可是为你好,不然将来等你岁数大了,没个靠山什么的,在这山上就难混了我跟你说。”

    陆尘看着易昕的脸庞,目光渐渐变得温暖起来,微笑道:“你居然想的这么长远啊。”

    易昕没好气地道:“是人都会这样想的好不好!我说你最近有点不对劲啊,总觉得越来越笨了,大概是年纪已经大了吧。”

    陆尘失笑,摇着头看着她,道:“这样啊,那等我将来老了以后,我找你做靠山,让你养我吧,行不?”

    易昕一呆,愕然道:“我?”

    陆尘点点头,道:“对啊,你不也是一个元婴真人的弟子吗,将来肯定也不差嘛,行不?”

    “这个……”易昕似乎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有些苦恼地想了一会,道,“呃,这么说的话,好像也可以啊。不过苏姐姐的天资前途,比我好太多了,说真的,你还是应该去跟着她才有前途。等到实在不行的话,你再来找我吧。”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易昕的脸颊上忽然好像亮了一些,看起来有些骄傲,扬起了头,双手叉腰,道:“喂!你啊,来,叫一声师父给我听听。”

    陆尘大笑,一伸手放在她的头上,将她推开了,笑骂道:“小丫头,学坏了啊。”

    易昕向旁边退了一步,嘟起嘴摸了摸头,不过很快又高兴了起来,对陆尘道:“哎,不开玩笑了,陆大哥。你听我的,还是去找苏姐姐说说吧,这样对你这种杂役弟子的身份,真的是有百益而无一害。”

    陆尘想了想,又看了看易昕那满是期待的眼神,便笑着点头道:“好吧,我听你的就是了。不过这两天就是宗门评议会,山上一片忙乱的,她是金丹修士,估计也要忙。等这几天忙完了,我们再一起去找她吧。”

    易昕想了想,道:“嗯,这样也好,苏姐姐最近确实忙呢,今天还把她弟弟送到了颜萝师叔的茶室那边,请我师父帮忙看诊呢。那就过几天吧,到时候我来找你。”

    陆尘微笑道:“好,说定了。”

    易昕对他招了招手,便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忽然又回头问了一句,道:“对了,陆大哥,最近没看到阿土啊,它还好吗?”

    陆尘道:“挺好的,吃得香跑得快,整天在外面野得都不想回家了。”

    “哦。”易昕笑了起来,继续向前走去,这一次走出约莫丈许远,她又停了下来,对陆尘喊道:“陆大哥,你现在到底住哪儿啊,我都找不到你了。”

    陆尘怔了一下,随后笑道:“没事,到时候还是我来找你吧。”

    易昕嘻嘻一笑,点点头,转身离去了。

    ※※※

    眼看着易昕渐行渐远,逐渐连身影也消失在视野中后,陆尘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淡了下来。他抬头看了看天色,连绵不停的细雨仍然还在下着,打湿了这一片山林屋宅。

    他转过身,静静地看了看那座废弃的木屋一眼,然后迈步向前走去,在中间拐了一个弯,走进了远处那片十分阔大的树林。

    如同过往一样,这片树林里十分安静,只不过这时比平常多了一些雨水拍打树叶的声音。走到树林里,雨势便顿时小了,但林中的空气十分潮湿,看起来到处都是湿漉漉的,雨水不停地从那些高处的枝条叶片上滴落下来。

    陆尘如同一个幽灵一般,在这片山林中无声无息地前行着,哪怕是偶尔经过湿软的土地,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竟然也没有留下任何足印的痕迹。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终于又看到了那块在林子深处的大石头,还有那棵与周围树木比起来显得有些与众不同的大树。

    树林里异常安静,潮湿的雨水淅沥沥地下着,不但鸟兽远离,似乎连虫子都沉默着。

    陆尘的眼眸慢慢变得明亮起来,他的目光扫过这里周围的地面,看过每一棵的树木,甚至连每一块碎石每一根野草都没放过。

    过了一会后,他走了过去,来到那棵大树下,站在那块大石旁边。雨水从头顶滴落下来,掉落在他的头顶,从他脸颊上流淌下滑,但他却似乎全然不在意。

    他的目光越来越是明亮敏锐,甚至有一些隐隐的凌厉。

    他看过了所有的地方,最后低下了头,看向他的脚下。

    地上是黑色湿润而肮脏的泥土,有很厚的一层枯叶落在上面,想来是不知多少年月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掉落堆积在这里的,有很多枯叶看起来甚至都已经腐烂了,焦黑枯败的和泥土颜色接近,或许再过一段时间,这些烂叶也会成为泥土的一部分。

    陆尘凝视着脚下这些黑土枯叶,沉默地思索了很久,然后忽然抬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

    在中土神州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从古至今,古老相传的就有一种说法,叫做入土为安,意思就是人这一生无论怎样活着,终有一死,那么死后唯有葬入土地,在无边无际古老的泥土中,死人才会安心下来,这一生才会有最终最好的归宿。

    从来没有人会去想过,人在泥土中是什么感觉,因为只有死人才会躺在深深的地下,被泥土所掩盖。

    陆尘不是死人,但他在这一天却躺进了这里的黑土中,以一种十分诡异的方式,就像是一条阴冷的蛇隐藏进了黑暗阴影中。

    那些潮湿黑色肮脏的泥土里,混杂着腐烂枝叶,甚至还有各种各样令人匪夷所思的死活虫子以及令人闻之欲吐的恶心气味。这里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呆的所在。

    但是陆尘就像是一个死人般,停在了黑暗的泥土之下,黑土和厚厚的枯叶完全掩盖住了他的身体,当雨水从天空滴落一晚后,这林中已经再也没有任何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只有一根极细的中空小树枝,在枯败的落叶中插入土中,毫不起眼地竖立着,过上很久以后,会轻轻地颤动一下。

    这场雨,下了一夜。(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