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节 人在做、天在看
    ♂,
  
      众人齐齐错愕。
  
      曹棺的情绪本是异常的激动,听到姬归直承此事后反倒很有不解。
  
      单飞更加意外。
  
      他意外的不是诗言的东西会出现在此间,很明显,姬归知道诗言的存在。单飞意外的是手帕和玉佩居然都是孙钟送给诗言的!
  
      诗言是晨雨的师父,孙钟是孙尚香的爷爷。当初在女修传承时,诗言和孙钟都在邺城……
  
      二人究竟有什么交集?
  
      心头怦怦大跳,单飞还能拉住曹棺的手臂道:“三爷,你不妨听姬老丈仔细的说说。”他一定要仔细的听听,寻找有关晨雨的关键线索。
  
      曹棺身躯忍不住的颤抖,嗄声道:“他若肯说诗言的事情,我自然会听。”他虽冲动,但深知自己绝对奈何不了姬归。难得姬归主动提及诗言,他立即强迫自己安静下来。
  
      姬归轻叹了一口气,在一棵大树下坐下来,喃喃道:“到底从哪儿说起?”他神色很是伤感,一时间又沉默下来。
  
      单飞见曹棺不再发飙,松开曹棺却拉住了孙尚香,低声道:“怎么回事?”
  
      孙尚香将单飞从头到脚看了遍,稍有放心。姬归找单飞交谈,她虽知单飞的本事,但在比起冥数还要难测的云梦秘地中,还是难免担心单飞的安危。
  
      单飞和姬归很谈得来?
  
      孙尚香很快的发现这点,倒感慨能人能所不能,单飞到哪里居然都能吃得开。
  
      或许因为他对谁都没有坏心,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亦不会和旁人撕破脸皮,哪怕黄承彦那些坏人亦想拉他入伙。孙尚香知道这是件好笑的事情,无论好人、坏人,最信任的还是对自己没有威胁、又有用处的人。
  
      听到单飞询问,孙尚香回道:“你离开我们很久没有回来,郭嘉很担心。”
  
      “你不担心?”单飞忍不住问了句。
  
      孙尚香垂下螓首,想要摇头,终于还是点点头,“我也很担心。”抬头看向单飞,孙尚香想看到那喜悦的笑容,却又怕直视那炽热的目光。
  
      岔开了话题,孙尚香道:“不担心你的只有曹棺,他说你绝对不会有事。因为他知道天女在当年的大战中都能保持公正中立,她的传人从来都和天女仿佛。既然如此,你到了这种很公平的地方本是如鱼得水,怎么会有事?”
  
      单飞微有扬眉,暗想当初天女助蚩尤逃脱,公正难说,但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中立的人,曹棺为何这么说?
  
      孙尚香低声又道:“你不在的时间,我本在小憩,不知怎地就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听曹棺一直狂叫——我知道诗言就在这里,姬归你骗不了我。然后他就跑了出去,在桃花林中不停的游荡,居然在林中找到一处黑白相间的石子。”
  
      单飞心中微跳,“黑白石子组成的心形图案?”
  
      “你如何会知道?”孙尚香讶异道。
  
      脑海中画面连闪,单飞想到晨雨曾给他这么留信,但最早采用这种方式留言的人本是诗言,晨雨深受诗言的影响。
  
      孙尚香一点印象都没有?
  
      见单飞不语,孙尚香接着道:“曹棺看到那心形的图案后居然安静了下来,然后他坐在那里不停的流泪,只是念着诗言的名字。”
  
      单飞看着孙尚香一无所知的样子,鼻梁微酸,强笑道:“然后他就在那些石子下挖出了手帕和玉佩?”
  
      孙尚香感觉单飞真的和神仙一样,惊奇道:“你又知道?”
  
      “这应是诗言和曹棺的联系方式……也是……”单飞欲言又止,听到身边“咯咯”作响,他扭头望去,就见身旁的曹棺抖动个不休。“咯咯”的响声原来是曹棺骨节的声响,他正死死的盯着姬归。
  
      看来姬归若不开口,曹棺真的要咬过去,单飞暗自叹息时,姬归终道:“老夫觉得还是从头说起好些,你等认为如何?”
  
      曹棺喉结错动,一时激荡难言。
  
      郭嘉负手道:“反正我们也不急的,老丈喜欢说,我们肯定会耐心听的。”
  
      姬归看了郭嘉一眼,“听说曹操身边有个奇佐叫做郭嘉,莫非就是阁下?”
  
      郭嘉微有扬眉。
  
      他自入此间后,无论哪个都没有正眼看他,姬归更是连他的名字都没有询问。若是荀攸在此,感受到旁人的轻视,定当会表达不满。郭嘉素不喜张扬,更无视世俗的眼光,反倒觉得自在一些。如今听到姬归一口道破他的名姓,郭嘉难免异样,还是平静道:“正是郭嘉郭奉孝。”
  
      姬归微微一笑,“你们一定奇怪老夫明明未出过云梦泽,为何会对外人很是了然?你们心中只怕觉得云梦秘地的人不参与世事的传说都是骗人的。”
  
      郭嘉微笑道:“此间奇异,我想此中必定有个外人不知的缘由。”
  
      姬归倒不隐瞒道:“不错,的确是有个不为外人知晓的缘由。我等虽未出云梦泽,但这里对很多地方发生的事情都会有自动的、详尽的记载。”
  
      众人面面相觑,根本不知姬归说的什么意思。
  
      单飞却有点毛骨耸然,很快的想到一点,“对以前和将来发生的事情都在记载?”
  
      那不就是历史书?
  
      他单飞本来也有这个功能,不过脑海中的记录却在不停的扭曲……
  
      郭嘉、孙尚香惊奇的看着单飞,听不懂单飞在说什么。
  
      怪不得单飞和姬归谈得来,这两个人原来是用另外的一种思想在交流,孙尚香忍不住的想。
  
      姬归倒让孙尚香猜测落空,摇头不解道:“如何会对将来发生的事情有什么记载?”他目光微闪,看向单飞道:“如果你穿到以前的时光,倒可能写下将来的事情,不过也会截止到眼下的一刻?”
  
      单飞暗自佩服姬归很快能想到这点,心道你只知道我是单家人,却不知我本是两千年后的现代人,我的所知对你们来说就是一本预言书。
  
      不过有了无间后,这本书的内容就不太靠谱了。
  
      单飞知道猜测有误,虚心道:“老丈说的自动、详尽的记载到底是什么意思?”
  
      姬归摇头道:“老夫其实也不知道如何解释……”他说话间伸手抚摸着所靠的树干,对郭嘉招手道:“你走近一些。”
  
      旁人恐怕会有点提心吊胆,郭嘉却是坦然上前几步,默立片刻后不见姬归的动静,郭嘉还能耐住性子,曹棺却忍不住道:“姬归,你到底要说什么?不是说……诗言的事情吗?”
  
      “老夫就是在说诗言的事情。”姬归回道。
  
      曹棺饶是睿智,却根本想不出姬归说的事情、让郭嘉上前这些举动如何和诗言有什么关系?
  
      姬归望向那叫天理的汉子道:“你等先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那叫天理的汉子点头示意知晓,带着众人离开了这里。
  
      见秘地的人走远,姬归望着那叫天理的汉子背影道:“他叫楚天理,父亲叫做楚威。楚威和老夫一起掌管此间的大小事情。”
  
      曹棺很是不耐烦,心道你罗哩罗嗦的在说些什么?
  
      单飞、郭嘉互望一眼,心中都有点奇怪。
  
      曹棺是当局者迷,单、郭二人一直保持着清醒,二人都感觉姬归像是支开这些人,不明白这老头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反倒要避开秘地的人?
  
      姬归的举动不合情理。
  
      这老头子要做什么?
  
      姬归看出单飞的警惕,微微叹息道:“这其中自然又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理由了,不过……你们可以看看了。”
  
      他伸手向天空一指,郭嘉脸色巨变!
  
      郭嘉本不是容易吃惊的人,但望见天空的那一幕时还是脸色苍白。不但郭嘉,孙尚香、曹棺亦是凛然。
  
      天空中出现了郭嘉的影像!
  
      除了郭嘉,还有一群身着灰衣的人,不过那些灰衣人皆如陷入疯狂中,有人挥刀乱砍、有人放声狂叫……
  
      唯独冷静的只有郭嘉,他正用一种奇怪姿势坐在地上,双眸紧闭,额头上的汗水点滴的落下。
  
      空中无声音,但见画面闪烁。
  
      曹棺脸色本黑,这刻都有些发紫,“是发丘中郎将。”他掌控摸金校尉多年,对发丘中郎将亦不陌生,一眼就看出是郭嘉带着一群中郎将遇到了极大的危机。
  
      单飞只觉得那些灰衣人很是熟悉,听曹棺提醒,失声道:“这是郭嘉带人遭遇了黄堂、如仙他们伏击的情形。”
  
      他那一刻可说是震撼无比。
  
      不仅因为郭嘉一帮人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危机,还因为云梦秘地居然将这件事记录了下来!
  
      如何会有这种记录?
  
      旁人不知,单飞如何会不明白?
  
      这和他那个年代遍布各地的摄像头记录何等的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根本没有人知道云梦秘地的摄像头布置在哪里。
  
      或许根本不用摄像头,而是黄帝他们运用了极为高明的观测手段,就算连他单飞都不知道的监视手段!
  
      不是卫星云图,是远超卫星云图的一种探测手段。
  
      众人惊异间,就见发丘中郎将已自相残杀起来,数次间,有锋利的兵刃几乎擦郭嘉身边而过,而郭嘉不知是沉稳还是根本无力顾及,仍旧端坐未动。
  
      地面上郭嘉虽不如画面的郭嘉那般紧迫,但眸子中难掩震惊之意,突然道:“很久以来都流传着一句话,我真不知道出自何处,到如今才算有些明白。”
  
      “什么话?”单飞接道。
  
      “人在做、天在看!”郭嘉凝声中望向了姬归。
  
      单飞心头剧烈的跳动下。
  
      人在做、天在看!
  
      这句话流传了太久,很多人一直都认为这不过是警戒之语,提醒恶人莫要做的太过火了,因为老天有只眼睛在看着你。
  
      他却没想到郭嘉会联想到这里,“天”说的就是云梦秘地,华夏、甚至全球都被云梦秘地无形的监看,默然的记录着发生在世间的一切事情!
  
      .
  
      Ps:求票啦,投月票吧!老墨看着你的月票呢!哈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