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章:折箭为盟
    宴会很是热闹,可那些蒙古人偶然在叶春秋身上略过的目光,却令叶春秋感觉到不友善。

    即使如此,叶春秋依旧神色从容,一丝不苟地吃着羊肉。

    等到酒足饭饱,天色已经全黑了下来,那篝火却是越渐旺盛,映得叶春秋的面上一片通红,借着火光,他抬眼看去,只见火筛和花当二人愈发融洽地说笑谈天。

    倒是坐在另一边的那位蒙古女子,依然用心地撕着羊肉,轻轻地放入口中细细咀嚼。

    叶春秋能感觉到,这个女子似乎时不时地暗暗打量他,叶春秋倒不是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有什么吸引人之处,却是明白,此人应该是在打量自己会如何应对这件事。

    坐在这里的人,谁不知道大变在即了呢?

    正在此时,火筛突然站了起来,他立即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这火筛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视而过,而后正色道:“都且静一静,我有话要说。”

    他的声音很响亮,说的却是蒙语,叶春秋听不懂,倒是身边的陈述却是听懂了,于是他索性挪到了叶春秋的身侧,与叶春秋同案,给叶春秋听声翻译。

    叶春秋脸上似笑非笑,用心细听。

    这火筛又继续开始一口气地说了良久。

    陈述则在旁道:“公爷,此人说,自成吉思汗起来,当年蒙古铁骑何其神勇,四方莫敢不服,这是因为,蒙古人若是团结一起,则天下无敌,当初成吉思汗将蒙古的男儿们聚在一起,于是横扫天下,建立四大汗国,征服国家无数,这天下,有的是牛羊和女人,可是自大元衰落,子孙们不肖,却是相互攻伐,这才给了那些……”

    陈述说到这里,不由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很忠实地选择了直言相告:“这才给了那些汉狗的机会,一群如女人一般的汉人,怎么配做蒙古人的对手呢?而今我的父汗,已经一统天下诸部,成吉思汗的子孙,都愿意为父汗效命,他金刀所指,草原上的部族都踊跃而向,时至今日,如数百年前那般,蒙古人面前又有无数的女人和奴隶摆在眼前,难道这个时候,我们还要自相残杀吗?”

    “今日我带了妹妹来这里,既是受父汗的嘱托,将妹妹许给朵颜部的大英雄,也带来了父汗的诚意,花当和他的兄弟都是父汗的女婿,这是血盟,因此父汗有命,许诺赐封花当为兀良哈万户大统领,统领辽东三万户蒙古诸部,封他为辽王,赠予他奴隶三千,战马一千匹,今日我在此,与花当大统领歃血为盟,以兄弟相称,从此往后,谁动朵颜部,便是动我的父汗,谁若是羞辱花当兄弟,我火筛必将其碎尸万段。”

    陈述将火筛的话翻译给叶春秋听,可他的脸色却是差到了极点。

    他所忧心的事情,看来真的要发生了。

    这篝火附近,早就涌来了无数的鞑靼人和朵颜部的族人,火筛一番话说罢,不少人纷纷歇斯底里地嚎叫起来,情绪很是激动。

    花当倒是微微愕然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火筛会在此时说这个,一时有些犹豫。

    火筛的条件的确颇让人动心的,他用眼睛瞥了叶春秋一眼,眼中带着挑衅,叶春秋则是冷冷地看他。

    火筛的唇边浮出一抹轻蔑的笑意,而后将目光从叶春秋的身上移开,接着道:“不只如此,父汗已经带兵前来,打算将这关外的汉狗,一扫而光,他们的女人,父汗一人不要,他们的财货,父汗也是分文不取,统统赐予花当兄弟。”

    借花献佛?

    花当本就是个极贪婪之人,早就对镇国府的财货垂涎已久,火筛的这句话说出,立即令花当心动不已。

    火筛此时又大笑道:“我们蒙古的汉子,最是重视承诺,父汗为了让花当兄弟宽心,命我在此立誓。”

    说罢,他取出了一支箭,咔擦一声,折为两段,口里道:“父汗与我火筛,他日若然不信守承诺,便如此箭。”

    许多鞑靼和朵颜人又纷纷激动起来,甚至有人振臂高呼,在这热烈的气氛之下,花当在几个蒙古人的怂恿下,再加上喝了一些酒,眼中的挣扎目光越加明显,他最后瞥眼看了叶春秋一眼,似乎还是有些下不来决心。

    坐在叶春秋身侧的陈述,脸色铁青了,火筛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让花当投靠鞑靼汗巴图蒙克,可问题在于,他和镇国公就在这里呢,只要花当答应和巴图蒙克结盟,接下来,岂不是这里的人就会立即将他和镇国公撕了?

    陈述急得想要站起来呵斥花当,可是他刚刚动身,却被一只手拉住。

    陈述愣了一下,侧目看了一眼叶春秋,却见叶春秋端坐不动,脸上依然带着笑容。

    陈述很是不解,最后却还是皱着深眉,继续安坐。

    只是陈述却是发现,那个蒙古女子,似乎也带着几分挑衅地朝这边看来,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终于,那边花当彻底动摇了,他走到了火筛的身边,也取出箭来,这是蒙人折箭为盟,只要箭矢一折两段,盟誓便算完成。

    那火筛眉已挑起,露出了大喜之色,可就在这时,突然啪的一声,打破了一切的平静。

    所有人朝着声源处看去,却见一个鞑靼人倒在了地上,门牙落下,他痛苦着捂着腮帮,脸上似是受了重击,倒地不起。

    这人乃是火筛带来的亲卫,火筛怎会不认得?

    他立即暴怒,要寻到袭击此人的凶徒,眼皮子一抬,却见叶春秋就站在此人的面前。

    叶春秋?

    火筛咬牙切齿,冷冷地盯着叶春秋,他心里甚至觉得好笑,原来动身的人是这个叶春秋,这家伙,真是不知死活,到了而今这个地步,他不乖乖束手就擒倒也罢了,居然还敢行凶?

    却见叶春秋背着手,众目睽睽之下,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打的鞑靼人,朗声道:“老虎不发威,你当本公爷是病猫吗?一个鞑靼的鼠辈,竟也敢拦在我的面前,好大的胆子!”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