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杀个片甲不留
    叶春秋的这番颐指气使的话,像是点燃了怒火一样,无数人看叶春秋的目光,变得凶狠起来。

    叶春秋这一行人,自来到这里,本就不受人待见,何况叶春秋现在竟还在这里打人?

    而更气人的是,叶春秋方才那番话,却是明显的指槐骂桑。

    火筛和花当都是勃然大怒,其他人亦是纷纷按住了腰间的刀柄。

    陈述没想到叶春秋突然会如此举动,却也不再客气,直接猛地站了起来,与身后的亲卫纷纷准备拔刀。

    许杰诸人亦不约而同地取了步枪,开始悄悄聚拢。

    那坐在火筛下首的女子,却似乎对叶春秋的突然举动有些错愕,她睁着眼睛,一副旁观者的姿态看着叶春秋。

    叶春秋却是旁若无人,顾盼自雄地道:“莫说是你这小贼,便是叫你们大汗来这里,也不敢这样和我说话,你们所谓的大汗,在我面前也不过猫一样的温顺,想当初,那巴图蒙克到了京师,你们的数百金帐卫都被我杀了个干净,今日你也敢在本国公面前放肆?”

    这话,更是将巴图蒙克羞辱得体无完肤了。

    无数人已经铿锵一声,拔出了刀剑。

    那火筛听到叶春秋痛骂自己的父汗,顿时暴怒,厉声道:“狗贼,你胡说什么?”

    叶春秋背着手,一脸从容地看着火筛,他眼眸略略在花当阴晴不定的脸上扫过,而后淡淡地道:“我不过是说起一些陈年旧事罢了。噢,我竟差点忘了,火筛兄弟便是巴图蒙克的儿子,你看,兄台在这里,正好可以证明,兄台,当初令尊带入关的数百金帐卫,现在魂归何处去了?”

    “大胆。”火筛此时脸色扭曲,他怒气冲冲地道:“你这是找死。”

    火筛当然知道巴图蒙克当初进京所发生的事情,可以说,那是巴图蒙克最是不光彩的一幕,也因为如此,所以火筛才对叶春秋痛恨,更是恨不得杀了叶春秋,好为巴图蒙克雪耻。

    此时,叶春秋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找死?找死的人是我吗?想必不对吧,想当初,令尊也曾对我说过这句话,可惜最后却是他自取其辱,你是他的儿子,难道就不曾听他说过他入关的旧事吗?若是没有听说过,那也情有可原,毕竟……那真是不太光彩啊。哦,你身为人子,莫非是想要代他向我挑衅,想和我一决高下吗?哎,真是个有孝心的儿子,不过……你不够资格。”

    当着面,将他的爹羞辱得无地自容,更是句句挑衅,火筛怒不可遏,他阴森森地看着叶春秋道:“那么我……”

    谁知话说到一半,叶春秋却是毫不留情地打断他道:“就算你要雪你父汗的耻辱,那也该邀上三五个人,一道动手,我不介意。打完了老子,再教训一下他的儿子又何妨?素知你们鞑靼人好勇斗狠,那么就我一人吧,你邀上几人,一并上来。”

    此话一出,全场轰然。

    这叶春秋,竟是一人与火筛和他的勇士决斗?

    这样的挑衅,还真是前所未有,那些欲拔刀相向的人蒙古人却纷纷将刀收回了鞘中去。

    叶春秋既然挑衅,而且还是愿以一敌数人,单凭这个,还是足以让人心里敬重的,何况,叶春秋挑衅的对象乃是鞑靼王子火筛。

    这人既是火筛的敌人,按照蒙古人的规矩,自己自然不能越庖代厨,否则他们这样做,就算不让人耻笑,也会让火筛心里认为,这是他们瞧不起火筛。

    此时,火筛厉声道:“我一人和你斗。”

    他已愤怒不已地要拔刀了,无论是在关内还是关外,父母遭受侮辱,都是极严重的事。

    倒是一旁的花当,似乎看出了叶春秋的意图。

    叶春秋这哪里是挑衅,分明是走投无路,才想借机杀出一条生路吧。

    花当倒是不禁有点佩服起这个小子了,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临危不乱。

    可是这个小子,未免太过自信了吧,须知,蒙古人勇猛,火筛在蒙古,也算是一条汉子,莫说是你一个汉人,未必是火筛的对手,竟还敢以己一人敌几个蒙古武士?

    这火筛已打算拔刀向前,叶春秋却是打了个哈哈,嘲讽地笑道:“你一个人?若是你一个人,就太不够格了,一个人来,我就不奉陪了,许杰,去陪他玩玩。想和我决斗,先叫上你的心腹武士一起来,我再勉强将你们杀得片甲不留。”

    火筛暴怒,见过嚣张,没见过这样嚣张的。

    他怒极之下,发出狂笑:“是吗,好,好啊。”

    他这一笑,所有围观的蒙古人也都大笑了起来。

    这笑声中,大多数都带着轻蔑。

    在他们的心底深处,汉人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个蒙古的武士,对付几个汉狗都不成问题,而火筛小王子的大名,他们是闻名已久,更何况是火筛与几个蒙古武士一起对战一个汉人?

    不得不令在场的人觉得,这个什么大明的镇国公,实是不知死活,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那个蒙古女人则是严波流转,冷冷地看着叶春秋,一副很为叶春秋可惜,又觉得此人可笑的样子。

    她多半也是想不到,一个汉人会有这样的勇气,的确是勇气可嘉,却有些蠢,可是她依然有些佩服,这里的饿狼们都已经将此人当做羔羊了,正在商量着怎么将他宰杀了,他却能如此淡定,结果冒出这么个决斗的戏码来。

    不过……这少年倒是颇有一些计谋,都说南人多谋,狡猾如狐,看来传言非虚,方才只要花当折箭,那么整个朵颜部就会成为这些汉人的敌人,可是现在,这个少年的挑衅,至少暂时不必担心朵颜部会借机出手。

    只是……他能赢吗?

    这蒙古少女心里没有一分半点的期待,只是如猫一般打了个哈哈,似乎只等着有人给叶春秋收尸了。

    人群之中,有人用掺杂着汉话的口音叫骂:“汉狗,火筛小王子可以一个杀你们十个……”

    “杀了他,将他的心剖出来看看。”(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