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节人生若只如初见
郭嘉冷静下来,醒悟道:“怪不得老丈能及时放我等进来,原来早将我等的举动看的清清楚楚。”
  
  “不然呢?老夫虽有点能力,总不能看穿泥浆又看到你们。”姬归回答时看向了曹棺,淡然道:“你知道这些的,不是吗?”
  
  曹棺默然。
  
  他自然知道这些事情,不然如何会带单飞、郭嘉等人冒死一搏?
  
  搏命的曹棺亦有缜密的计算。
  
  孙尚香娇躯微颤,她亦想到云梦秘地既然能将郭嘉经历过的事情采用奇异的手段记录下来,那他们入了云梦泽后的举动是不是早落在姬归的眼中?
  
  郭嘉接下来的话让单飞脸色亦变,“老丈方才说此间对很多地方发生的事情都会有详尽的记载,这么说来,华夏曾经发生的事情,全被此间用这种方法记载下来?”
  
  单飞心中微震,想起一件事情。
  
  世界因我们而毁灭,我们有责任重建起来!
  
  单飞当初听到炎帝等人这么说的时候,只想着他们是用三香对蛮荒的人类进行改善,却没想到黄帝这些人居然布下了天眼系统,将世间的一切都清楚的看在眼中?
  
  让单飞分析的话,云梦秘地如今展现的是人类信息采集技术的极强版,黄帝他们运用高明的手段将世间发生的一切记录汇总回此间,然后呢?
  
  分析人类的所为?
  
  他们运用的是什么技术?
  
  单飞难以猜测,转瞬心中狂喜,吃吃道:“华夏曾经发生的事情,此间全有记录?”他想到了件重要的事情女修传承的那天,此间是否有邺城发生的记录?
  
  姬归未语,抬头望着天空的影像不知在想着什么?
  
  发丘中郎将已经倒下了大半,郭嘉仍是盘坐在地上。
  
  蓦地有两点暗影窜到了郭嘉的面前,出手!
  
  单飞心中微紧,知道那必是荆楚刺客组织的人物。当初他和孙尚香在紧要关头时幸得郭嘉出手相助。郭嘉一直风骚的不要不要的,谁又想到他自身亦曾遭遇到极大的凶险。
  
  郭嘉睁眼!
  
  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即有暗影如圈,勒住那两个刺客的脖颈。
  
  两个刺客头颅未飞,但脖颈鲜血喷涌,显然不能活了。郭嘉连杀二人后,一把抓住张辽冲了出去,没入丛林中再不见踪影。
  
  郭嘉缓缓垂下来头,神色中带着无奈。
  
  画面切换,有大水带着泥浆滚滚涌来……
  
  单飞认出那是他和曹棺面临绝境的画面,他甚至看得到曹棺在呼喊什么,随即有蓝色的洞口出现……
  
  影像消散,郭嘉、孙尚香还是盯着半空,震撼着姬归……或者说震撼黄帝他们如何做到的这点。
  
  这种记录倒不稀奇了,但没有卫星辅助的情况下,单飞对这种手段也是叹为观止。
  
  许久,曹棺终道:“这和诗言有什么关系?”无论眼前如何稀奇,他想的只有诗言。
  
  姬归感喟道:“因为老夫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在俗人看来肯定荒诞不羁,你们虽是世上少有的俊彦,但只凭老夫说,恐怕还难信老夫所言,因此老夫让你们先看到这些事情。”
  
  “我信老丈不会欺瞒什么。”单飞感觉姬归是向他解释,亦明白姬归是告诉他要做真正了断的时候了。
  
  真相下的解决!
  
  “此间没有诗言。”姬归一句话让曹棺怒目圆睁,随即轻叹道:“此间曾经有个天真善良的女孩叫做弦声。”
  
  弦声?
  
  单飞心中微动,不知道弦声和弦歌、弦曲有什么干系?
  
  “女孩自幼聪颖,饱读史书,最爱《诗经》。”姬归感慨道:“她常居在此地,过着安宁却平淡的生活。”
  
  单飞四下望去,暗想乍入此间是觉得玄奇,可呆得久了,只怕真的觉得枯燥。姬归如是说,心中是否亦感觉到坚持的寂寞?
  
  “旁人都是习惯了这里的寂寞,她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却是对什么都感觉好奇。她悟性奇高,对此间的很多事情领悟的很快,因此她哪怕就算胡闹些,亦是让很多人喜欢。”
  
  姬归说到这里时,脸现慈爱之意,喃喃又道:“她很快就能如老夫般,开始观看世间的事情。”
  
  看向郭嘉,姬归道:“你方才问过老夫,华夏曾经发生的事情,是否全被此间记载?老夫感觉以前的确如此。不止是华夏,就算这个世界亦被此间记录其中,不过后来似乎出了很多问题,导致此间只能看到一些地方的事情。”
  
  太空船进入大泽后损坏了?经历两千年后,被后人摸索的过程中搞坏了?
  
  单飞琢磨的时候,姬归接着道:“饶是如此,此间能看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老夫在掌控此间前,不知用了多少苦功才能将记录重演。不过……那女孩子却是早早的就能显示这些事情。”
  
  这东西认人的?就如需要掌纹验证一样?太空船为何对诗言情有独钟。
  
  单飞想到这里,听姬归感慨道:“老夫知晓此事后心中大喜,认定那女孩是苍天赐给秘地的,她就要继承黄帝的文明,将此间发扬光大,甚至能实现先祖的夙愿。因此……老夫并不禁她任意查看世间的事情。”
  
  轻轻叹息,姬归道:“或许老夫错了。”
  
  郭嘉不解皱眉道:“老丈何出此言?”
  
  姬归喃喃道:“老夫或许太急了些,不该让她这早的接触到世间的事情。”默然片刻,姬归道:“有一日她突然找到了老夫,对老夫说弦声的名字太过平淡,她不满意师来仪给她起的名字,她说要给自己起个名字。”
  
  曹棺嘴唇喏喏,想要发声却是不能。
  
  单飞不知师来仪是哪个,亦不关心,就听姬归接着道:“老夫对此倒不在意,告诉她名字不过是辨别的称谓罢了,那女孩却不赞同,她不太喜欢声律,却喜诗言心声……”
  
  望着颤抖的曹棺,姬归终道:“她说舜帝说过,诗言意,歌长言,声依永,律和声。既然如此,她不用弦声的名字,以后就叫诗言好了。”
  
  曹棺身躯一震。
  
  众人默然。
  
  孙尚香虽想知道旁的事情,但一方面因为礼数,又被女孩的事情吸引,很好奇一个云梦秘地的女孩如何会和曹棺有了关系?
  
  “老夫也是由她,毕竟整日相见,叫什么又有什么区别呢?”姬归缓缓道:“诗言渐渐长大,不但对千古的往事益发的了然,甚至开始对无间的运用亦是精通。”
  
  郭嘉神色讶异。
  
  “有一日她突然又来找老夫,很是闷闷不乐。”姬归追忆道:“老夫就问她为何不喜?她流泪说原来这世上只有我们是世外桃源,如今的世上还是人吃人的世界,她亲眼看到一个像人的东西视人命如草芥,甚至将人浇上油膏,然后点起来烧死,她问我世间为何会有这种人存在?问老夫为何不去制止这些事情发生?”
  
  见众人都有询问之意,姬归道:“她说的是董卓。”
  
  众人都是默然。
  
  单飞知道姬归的形容还是文雅一些,诗言说的很对那是个像人的东西。
  
  诗言骂董卓不是人!
  
  人怎么会做出那般残忍的事情?
  
  “老夫却是无奈……”姬归看着单飞道:“你亦知道,自大禹以来,人类始终不断重复这种事情,制止了一时,却难以永世的,你说对不对?”
  
  单飞沉默良久,终于点头。
  
  “诗言却不赞同,她认定可以改变些事情。”姬归老眼中带着伤痛,“老夫当时并未有多想,却不知道她已有了决定。”
  
  他说话间手掌摩擦着树皮,又有影像出现在半空。
  
  郭嘉、单飞略皱眉头,对于出现的画面很是陌生。
  
  曹棺却是浑身颤抖中向前走了几步,脸上露出悲伤且恍然的表情。
  
  影像中显示有一群人手持着火把踢破一间大宅的高门,径直冲了进去。
  
  画面静止,定在为首那人的身上,那人虽不俊朗,但坚毅中带着意气风发的神情。
  
  郭嘉霍然向曹棺看去。
  
  “曹大人一定知道这件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姬归口气平淡,但称呼却已改变,眼中有寒芒一闪。
  
  “我知道……我知道……”曹棺哽咽道:“这是我杀死顾霸的情形。”他当年艺成归来,正逢夏侯渊身在冤狱,曹操无助,他这才带一帮高手冲进顾家处死了无恶不作的顾霸。
  
  郭嘉依稀认出曹棺和为首那人有些相像,听到曹棺这么说时,了然之际带着骇异,不知道此间如何会将那多年前的事情都是清楚的记载。
  
  姬归将这件事情放出来又是为了什么?
  
  众人困惑时,就见姬归凝望着天空的曹棺道:“老夫亦是后来才知道此人。诗言那时候已决定去改变世上的一些事情,她找到了画上的这人。”
  
  单飞心中震颤,倏然明白了什么。
  
  姬归本是平淡的语气带着少有的愤慨,却仍能低沉道:“诗言认定了那铲除恶霸、伸张正义的男子汉必定能为这丑陋的世上带来希望……于是她义无反顾的去找那个男人,希望和那个男人一起实现心中的梦想,铲除邪恶、对抗强权、让这世上尽是安乐的地方……”
  
  泪水点滴而落,曹棺未能再听下去,他再难站稳,虚弱的跪了下来。
  
  他终于全然明白过来。
  
  桃花中的诗言,看起来如桃花一样的明艳。
  
  看到他的第一眼,诗言就如三生认定般走到他的身前我叫诗言,你叫什么名字?
  
  诗言果然早就见过他,出了云梦秘地就是为了找他。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有秋风悲画扇?
  
  带着梦想的诗言走到他曹棺面前时,带着美好的希望、带着对他曹棺的期盼她憧憬选中的男人永远如画面上见到的那么美好。
  
  曹棺,又打仗了,死了好多人,能不能……
  
  傻孩子,打仗怎么会不死人?
  
  曹棺,你好像变了很多,我……
  
  我当然会变,我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少年,曹棺有一日会让诗言看看,诗言没选错曹棺。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他只以为女人的心思难以琢磨,变的是诗言……但真正变的一直都是曹棺,变的麻木不仁、变得心狠手辣、变得忘记自己曾经的理想、变得让诗言不再期待。
  
  桃花林渺。
  
  诗言心远。
  
  泪水滂沱,洗刷不去心中无尽的悲伤。
  
  曹棺握紧手上的玉佩,涕泪流淌的如同个无依的孩子,他只以为自己看到诗言的留言时已然明白,可他那时还是不懂不懂诗言的等待。
  
  懂了却又太晚。
  
  云在水中水行船,花在心中心在岸;纵明千古兴衰事,难忘桃花三月天。
  
  明了千古兴衰事的诗言,却始终不明白为何我们知道那多的丑恶,却是始终不能避免?为何当初选择的正直男儿,却是自甘泥沙的污染?
  
  但她以诗言志中始终还是坚信着一些事情,粉红的桃花三月,美好的人生初见,这些都是她无悔的选择、永远的期盼……
  
  她希望曹棺能够听得见。
  
  她知道曹棺终会听见!.
  
  ps:感谢大家的订阅,再求月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