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 流年


    星舰朝巴尔人营地飞去,大地在下方飞快倒退。没用多久,艾伦就看到了戴弗琳军队所在的基地,看上去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艾达华星的军队不见人影,该是接到格里佛的命令撤退了。不过基地前的战场上仍然可以看到大战后的痕迹,尸体、飞舰碎片、以及被炮火犁过变得坑坑洼洼的地面。

    在基地信号的引导下,星舰往停泊点降落。艾伦一出舰舱,基地中心处便突然爆起两股气机。一者冰寒凛冽、一者粗暴狂烈。艾伦眯了眯眼,那道冰寒气机他十分熟悉,正是白的凛霜之力。至于另一股气机却很陌生,艾伦想了想,大致猜到那股气机是谁的了。

    他跳上一辆为其准备的战车,开往基地中心。

    基地中心的空地上,已经激活了冻土霜衣的白正和另一道魁梧的身影对峙着。在他们不远处有两具尸体,一样是幽影军,但这两具尸体上却有艾伦一方的标志。和白对峙的那人正是戴弗琳的胞弟萨摩克斯,他正从胸膛里挤出粗气,狠狠从鼻孔里喷出来,盯着白狞笑道:“不过死了两条狗,怎么,你要和我算帐?”

    “就算你是帝国大将,也不能随便杀死旗下战士,何况这两人还是我们的兵!”白冷然道:“你最好束手就擒,等候殿下落。”

    “呗!”萨摩克斯吐了口痰,把地面钉出一个小孔来,他咧牙道:“我说你够了,白毛小子。刚才在战场上阻止我追杀艾达华星那些蠢货,现在又拿这点小事来烦我。殿下?狗屁的殿下,一个下贱的人类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白对艾伦最为尊敬,听到萨摩克斯对艾伦出言不敬,当下周围寒气狂涌。白抬起右手,一片片冰晶落到他手上飞快凝成了一条纯由冰块组成的手臂,这条手臂甚至比白的人还高还大,简直就是巨人之手!

    这个时候,听闻消息的戴弗琳悄然出现在人群后。前面的人看到是她就要让开,却给她摇头制止。旁边的莱多犹豫道:“大人,你不阻止萨摩克斯将军吗?那个少年是艾伦殿下的人,万一有什么闪失......”

    戴弗琳冷笑:“萨摩克斯说得没错,那个人类太嚣张,正好让他吃吃苦头。咦......”

    话音末落,却见两人互往对方冲去。可萨摩克斯还没碰到白,就已经给他那寒冰之拳砸在脸上,整个人像滚皮球似的在地面上一路滚去。等萨摩克斯爬起来,脚下突然迅结冰。不过眨眼的功夫,冰层已经蔓延到他胸口。这时白欺近,又是一拳砸在萨摩克斯鼻子上,直接把他从冰层里砸了出来。白站在原地,冰拳轰击地面。地面顿时生出一坐冰刺追着萨摩克斯而去,后者捂脸怒吼踢腿,把追来的冰刺踢爆。但白已经来到他身边,冰拳痛击,砸得萨摩克斯连连退后。

    这番情景别说莱多看傻了眼,就连戴弗琳也觉得不可思议。萨摩克斯竟然给压制了,这是戴弗琳做梦也没想到的事。她再看向白的时候,目光里便多了几分沉重,戴弗琳没想到,艾伦手下随便出来一个就是这种层次的强者。从白的实力来看,这个年青人非但拥有帝国大将的实力,而且扔在帝国大将里也是排名靠前的级强者。

    这时白的寒冰手臂化成一颗巨大的冰棱刺球,砸在萨摩克斯的胸口上冰棱四溅,把萨摩克斯全身上下拉出上百条伤口来。萨摩克斯呼哧着粗气,双眼通红,脑袋上更是血管浮起,他已经快要失去理智,就要不顾一切扑向白的时候。一把巨恶的战刀悄然搁在他脖子上,接着就听旁边有人用淡漠的语气道:“够了。”

    周围的人才现空地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长得跟白很相似。他身上穿着魔环城那些古老贵族喜爱的高领华衣,手上则拎着把足有人高的猛恶巨刀,正架在萨摩克斯的脖子上。

    戴弗琳眯了眯眼,低声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

    莱多低声道。

    出现在空地上的自然是艾伦,见到他,白直接解除了冻土霜衣。既然艾伦来的,那么这里的事自然交给他处理。萨摩克斯斜眼看向艾伦说:“你又是什么人?快把你的刀拿开!”

    艾伦根本不理会他,目光灼灼看向人群后的戴弗琳,意有所指地道:“谁家的疯狗还不牵回去。”

    戴弗琳这才哼了声,示意人群左右分开,走至场中道:“自己滚过来,萨摩克斯。”

    萨摩克斯满脸堆笑地点头,艾伦这才抬起破来赞歌。这男人看了艾伦一眼,便往戴弗琳走去。走了两步,脸上突然露出狞笑,整个人回身反扑,张嘴朝艾伦脖子咬去!

    “住手!”戴弗琳喝道。

    艾伦却泛起一抹冷笑,仿佛早知道萨摩克斯会如此做一般,抬刀横格。萨摩克斯疯似的一口咬在破灭赞歌上,竟想咬断巨刀。可等到他牙齿合拢,脸色才微微一变,但接下来生的一刀已经无法改变。艾伦就势挥刀,破灭赞歌轻而易举地把他嘴巴以上的部位削了下来。萨摩克斯半个脑袋落到艾伦脚边,剩下那仍看得见下牙床的脑袋则连着身体还走了几步,才扑通摔到地上。直到这时,鲜血才从尸体处流出。

    “当自己有卡加索的痛苦胎衣啊?何况就算是卡加索,也不敢这么把脑袋送上来让我削。”艾伦冷笑了声,抬头对戴弗琳道:“将军,这样的笨蛋不要也罢。”

    “他是我弟弟!”戴弗琳铁青着脸道,铁手套已经握紧了战刀的刀柄。

    艾伦淡然说:“那又如何?”

    莱多在戴弗琳后面轻呼道:“大人,是萨摩克斯先动的手,您别乱来。”

    戴弗琳在几个呼吸之后,手缓缓松开,说:“没什么,我还要感谢殿下你,替我处理了萨摩克斯这个麻烦。殿下回来,这么说来,格里佛那老家伙已经被你干掉了吧?”

    “没有,让他跑了。”艾伦面无表情地说。

    戴弗琳冷笑道:“这么好的机会殿下竟然当面错过,看来陛下肯定会对这件事感兴趣。”

    “或许吧,有什么问题让斯伯纳克自己来质疑我好了。至于你,戴弗琳将军,你还不够资格。”艾伦收起破灭赞歌,微笑道:“现在,我要一份详细的报告,关于这段时间以来你们的一切行动,以及战损情况。希望在晚餐之前,我会看到它。”

    戴弗琳咬牙道:“您会看到它的!”

    艾伦点点头,就这么大刺刺带着白离开。戴弗琳胸口起伏,显是气极,偏偏是拿艾伦没办法。吩咐一名军官去准备艾伦要的东西,同时对莱多道:“让人盯紧他,我们这位殿下看上去对艾达华星人太友好了一些!”

    莱多点头去办了。

    艾达华星,胜利宫。

    自从露茜从永夜星带回了起源石板之后,一向平静的真理院立刻炸开了锅。除了诸多院士出于对知识的追求,从而对起源石板产生浓厚兴趣之外。更在于奥法西斯的全力支持下,露茜得到一笔没有上限的研究预算,从而大搞特搞。或许人们已经忘记这位殿下从小就不安份,隔三差五地制造一些大新闻。不过现在,胜利宫的人们总算记起来了,并且时刻叮嘱自己不要接近真理院。万一那位殿下兴起,要求自己做个实验什么的,那可就惨了。人们可不会忘记奥法西斯每次进入真理院的那张脸,要多愁就有多愁。大帝尚且如此,何况其它人呢?于是作为马鲁斯侯爵的助手,来到真理院给露茜送来格里佛一个口讯的乌迪,脸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在真理院大门前看了眼,乌迪才咬牙走了进去。

    所幸今天露茜没有进行任何实验,正在查阅资料的皇女仅是把乌迪捎来的一组编码抄下后,便放他离开。看完了资料已经是傍晚,露茜伸了个懒腰,才拿起这组编码看了看。皇女殿下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大公平白无故给我这组编码干什么?”

    她想了半天没有头绪,轻声道:“算了,等他回来问问怎么回事好了。

    ”

    随手把抄着编码的纸条一扔,刚要离开。她又走了回来,捡起那张纸条摊开,看了回双眼一亮:“这种组合,果然是通讯编码。”

    她又皱眉:“大公要和我联系直说不就完了,还搞了组加密编码干什么?”

    露茜拿出一个智脑终端,按照那组加密编码接进了一个特定的频道,屏幕上便出现了正在请求通讯的界面。片刻之后对方接受了请求,露茜懒洋洋道:“大公找我有什么事?”

    可下一刻,出现在画面里的却不是格里佛大公,而是一张熟悉的脸孔。看着那银色的碎,还有那滟红的双瞳,以及唇间挂着的温暖笑意。接着画面里那个人轻轻问:“露茜,你还好吗?”

    皇女殿下的眼泪就这么夺眶而出,一别经年,她终于又见到艾伦的音容笑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