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格杀
    此人手中的铁锤,无力垂下,他身子终于晃了晃,在众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渐渐的萎靡在地,整个人似乎还未死透,于是身子缓缓跪倒,跪在叶春秋的身前,他的瞳孔,有一些涣散,却依旧是抬起,狠狠的看着叶春秋。

    叶春秋的清澈眸子看着他,面上看不到丝毫的表情。

    手中的破虏剑,已是一剑贯穿了他的心脏。

    没有人看到叶春秋如何出剑,再锐利的眼睛,也及不上这出剑的手法。

    快,如闪电。

    叶春秋徐徐将剑抽出,血已是他的胸膛涌出,叶春秋抬腿一踹,这铁塔一般的身子,便直接飞了出去,半空中,一股血雾喷出,与篝火的星火一般在半空飞舞。

    “废物,也敢班门弄斧!”叶春秋低斥一声。

    这句话被人听的清晰,心里俱都一惊,谁敢骂鞑靼汗身边的金卫是废物,若是别人,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可是这个汉人小子,却杀这样的人如杀羊羔一样容易。

    那花当也是骇了一跳,本以为叶春秋已是必死,可是万万料不到,这金卫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哼,花布鲁拉也不过如此,鞑靼汗果然没有识人之明,将他奉为至宝。”

    花布鲁拉……

    叶春秋如此知道他叫花布鲁拉。

    花布鲁拉乃是鞑靼汗贴身的近卫,这一次随王子来,也表示了鞑靼汗对火筛的器重,只是这金卫和叶春秋没有什么交集,叶春秋是如何知道?

    即便只是=花当,也不过只是耳闻火筛这样称呼过花布鲁拉罢了。

    他惊疑不定的看着叶春秋,若是这花布鲁拉乃是什么重要人士,倒也罢了,偏偏只是一个金卫,一个金卫的名字,叶春秋尚且知道吗?

    除非……叶春秋早已将鞑靼汗身边的人统统摸透了,这是何其强大的刺探能力。

    花当本就是心机极深的人,这样一联想,更加觉得可怖,若是叶春秋贸然出关,倒也罢了。可若是对方对草原里的巨细了若指掌,连鞑靼汗身边的一个小小金卫尚且一清二楚,那么会不知道朵颜部的情况吗?既然知道,依旧还带人出关,还赶来这里赴宴,除非……

    花当左右张望,竟感觉连大营四周,似乎都弥漫了漫天的杀气。

    叶春秋大笑:“其余人统统给我上前吧。”

    语气之中,带着豪气。似乎从未将火筛和剩余的金卫放在眼里。

    其余八名金卫勃然大怒,俱都挺着兵刃蜂拥上前,他们本有章法,个个力大无穷,且又迅捷无比,无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可是叶春秋这时候,突然大喝一声,身形竟是一退,身后的篝火竟是被他踹飞,于是无数人发出了惊呼,原来那巨大篝火竟被叶春秋踹起,无数滚烫的木炭四溅,方才这里还亮如白昼,现在火焰一散,顿时整个大营,骤然陷入了昏暗。

    冲杀上前的亲卫,眼睛顿时有些不适,尤其是叶春秋背着光,有人竟无法分辨叶春秋的方位,就在这时,叶春秋乘着这时机,突然出现在一人身后,手起剑落,此人呃啊一声,竟被破虏剑生生斩下头颅。

    破虏剑本就是绝世神兵,若是寻常武器,只怕早已钝了,可是这破虏剑,却如切瓜一般的容易。

    人头滚地,等这人生命中最后一次惨呼,金卫们方才反应过来,这叶春秋形同鬼魅,竟是没有人发现,此人为何会出现在他们的后方。他们不得不旋身,有人持刀狠狠砍来,这一刀的威力,何止千斤,裹挟着劲风,扑哧而来。

    叶春秋又笑:“可笑。”笑字出口破虏剑迎面撞去,刀剑碰撞,没有四溅的火花,可是这金卫却感觉手上陡然一轻,自己的兵刃竟被齐生生的切断。

    紧接着,破空的一剑以为无可想象的迅捷猛刺他的面门,狠狠刺入他的口中。

    出剑,收剑,浑身的肌肉和骨骼,仿佛这一刻,都成了这柄破虏剑的附庸,叶春秋整个人,已进入了忘我的状态,无数的兵刃加身,没有畏惧,却是热血沸腾起来,昏暗之中,只听到他时不时的大笑,接着发出各种声音:“破!”“雕虫小技!”诸如此类的话。

    整个人的身上,仿佛都已弥漫了一股剑气,明明有人朝他斩来,本以为他无法躲避,可是他的身体,却总会以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姿势躲过,当所有人以为他必死之时,却如妖法一般,长剑如龙出海,又是漫天血雨。

    所有人都已看待了,当最后一声呃啊传来,叶春秋的目光,已死死的盯住了火筛,火筛没有上前,他是王子,千金之躯,怎么肯轻易动手,可是现在,他连连后退两步,叶春秋和火筛之间,只有一地的金卫尸首,他看着一地的断臂残肢,哪里还有什么勇气。

    叶春秋一步步的靠近他,火筛小退几步,倒令一边的花当在迟疑,自己是不是应当有所作为。

    只是蒙古人在别人决斗时贸然干涉,本就是大忌。

    好在这时,火筛松了口气,那些鞑靼部的族人见状,知道王子安危关系重大,有人大叫:“这汉狗有妖法,杀了他。”

    王子带来的部曲有近三百之多,今日在场的,除了金卫,亦有数十人,此时众人纷纷抢上,却令鞑靼部的族人一时有些无法适应,须知这是决斗,本来叶春秋就是以寡击众,现在一句妖法,竟要耍赖了。

    叶春秋不以为意,他大叫一声:“许杰,格杀勿论。”

    此时这里已经混乱,许杰等人本就心里焦灼,现在见那些鞑靼人出尔反尔,早已等待不及了,许杰乃是掷弹兵,从来都是一言不合就炸你,在这里使用步枪,本就不便,所以他毫不犹豫,径直从腰间取出一颗手雷,似他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兵,只需看一眼,便可大抵确认手雷的范围,在尽力使不相干的人减少伤亡的情况之下,将这些蜂拥而上的鞑靼人炸个稀巴烂。

    在这样多的人群里玩手雷,许杰想一想都很激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