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只要一个孩子
他们去到苍山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皇帝一队人马先行到了。
  
  “你们可算到了。”
  
  他们刚上山,天色就完全黑下来了,容晟知晓他们来了,山口处接他们,看着他们笑道:“一路上,大家都辛苦了,大家的厢房已经分配好,待会便有人会领着你们去厢房的。”
  
  “二王兄,我要与你一个厢房!”容颖一听,跟猴子一般蹦跳着过去,兴奋道:“你记得,千万不要告诉父皇和母妃,不然他们又该说我了!”
  
  “知道了。”容晟很没好气的摸一把容颖的脑袋,才转过去对其他人道:“父皇母后在佛堂上香,大家既然到了,放好东西,就都去跟父皇母后请安吧。请安过后,应该很晚了,大家舟车劳顿了一整天,也很累了,大家就都好好歇息吧。”
  
  “是!”
  
  众人应了一声,便各自散开了。
  
  “四弟媳。”容晟来到慕轻歌和容珏跟前,笑问:“这一路上,你可还好?”
  
  其实容珏几兄弟都挺好相处的,慕轻歌笑道:“谢谢二王兄,我很好。”
  
  “那就好,想来也是我白操心了,四王弟应该将你照顾得很好。”容晟笑着睨了一眼容珏,“这里是山上,不必在皇城,山路难免不平整,晚上灯火也不够亮,你走路还请小心一些。”
  
  慕轻歌点头:“好的。”
  
  “走吧。”容珏冷淡的对容晟点了点头,然后楼主慕轻歌往里走。
  
  容晟一愣。
  
  这应该是容珏第一次如此正式的对他点头致意吧?
  
  这么想着,他笑了一下。
  
  “二王兄,你笑什么呢?”容颖看着他,扯着他袖子道:“我好饿,你厢房有吃的么?”
  
  “当然有。”容晟无奈的牵起容颖的手,不让他活蹦乱跳的,“但是,你刚来到这里真的要先去我房间,不去跟你母妃请安?”
  
  容颖不知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不吱声。
  
  容晟看着他这模样,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叹了一口气,“二王兄送你过去吧,然后再去跟父皇母后请安。”
  
  “算了,你别跟着去了,我自己去。”容颖说时,扯着容晟的袖子,道:“你带我去,不过你就在院子外面不进去,一会等我出来,你带我去见父皇和皇后娘娘可好,有你在,父皇才不会说我。”
  
  容晟哭笑不得,但是已经习惯了,点头:“好。”
  
  容颖这才高兴起来。
  
  走在前面一点的慕轻歌听着两人对话,扬了扬眉。
  
  在两人往另外一个拐角处拐进去的时候,她握住容珏的手晃了晃:“二王兄感觉人挺好的,而且对颖儿特别温和。”
  
  容珏不语。
  
  “喂,说说嘛~”慕轻歌在他耳边,用他与她才能听到的声音道:“你几兄弟感觉都挺好的,为何你如此排斥他们?”
  
  根本就不跟他们亲近!
  
  容珏另外一只手牵着姬子琰,闻言瞥她一眼:“现在你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些事,不饿么?”
  
  “饿。”端木雅望颔首,“但是,不是要先去见皇上皇后么?”
  
  “你不想去的话不去也可以。”
  
  “你还是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两人谈话间,已经被人领着进一个厢房了。
  
  “珏王爷珏王妃,这是晟王爷安排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吩咐奴才。”那个领着他们进来厢房的人道。
  
  “好的,回去替我们谢谢晟王爷。”
  
  那个人点了点头,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此番苍山行,是由容晟处理大大小小食物,分配房间等一些事儿,都由他亲手操办。
  
  容晟估计是念在慕轻歌有孕在身,所以,给慕轻歌和容珏的厢房是比较独立式的,比旁人的要宽敞一些,也是比较安静的。
  
  “房间还不错。”
  
  苍山上所有房屋都是皇家所建,而能赖苍山,入住这里的,都是达官贵族,所以,一般而言是没有人住的,赶紧去未免会非常冷清。
  
  不过,幸得容晟安排得好,据说早几天便让人过来,将这些厢房全数打扫干净,只要开窗透一透风,就没什么问题了。
  
  容珏‘嗯’了一声,看一眼房间,对一侧的将离道:“你和管家住旁边的小间,这里美暖水,王妃要喝睡前要喝参茶,你们再将房间布置一下,便去给王妃煮水泡茶吧,吃的东西也要热一热。”
  
  将离和管家正要说话,慕轻歌就皱眉道:“我们带来的东西都有荤食,不符合规矩,我们还是和其他人一起,吃山上庙里的斋饭吧。”
  
  “一晚而已,谁有意见?”容珏眉眼矜贵冷清道。
  
  “多吃一晚斋饭而已,那又何妨?”慕轻歌不想让人说三道四,引人闲话,他的处境本来就已经很不好的了,何必再徒添烦恼呢?
  
  况且,这里是苍山,是陌生地方,更加是佛门重地,她现在怀着孩子,很多东西都不想计较了。
  
  容珏蹙眉,正要开口,慕轻歌便对管家道:“别听王爷的,你就按照我之前安排的,今晚还是吃斋饭,以后每顿都给我熬一些我自己调配的补品就好。”
  
  “这”管家迟疑的看向容珏。
  
  容珏抿唇不语。
  
  “管家,你和将离下去忙吧。”慕轻歌伸手去握着容珏的手,让两人下去,道:“人人都这样,我们也不好例外。”
  
  容珏不喜欢她为他而妥协的模样,摸摸她的脸:“你不是喜无肉不欢么?”
  
  “我更加喜欢玩呢,现在能玩么?”慕轻歌很没好气。
  
  说真的,出门在外,就是玩的,若非她有孕在身,她定然会当晚将这个苍山都逛一遍!
  
  而且,她真的不是那种能吃素吃斋的人,听说这苍山后山有一条山溪,里面有肥美的鱼,如果是没有孕在身,她甚至会毫无顾忌的去抓鱼烤着吃。
  
  只是,人生在乎的东西很多。
  
  现在的她不能恣意不能放纵,每个人生命中有时候都需要去割舍一些东西的。
  
  那些晚了,和无肉不欢,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轻如尘屑。
  
  “那我们就只要一个孩子。”容珏一听,语音不是询问,而是肯定的道。
  
  说时,他拉慕轻歌坐下来,在将离端水进来的时候,一边给她拧了毛巾擦脸,一边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