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给杨柏弦解说
“我自己来就好”慕轻歌说时,伸手去拿他手上的毛巾,笑道:“我始终觉得一个太少了,你觉得呢,琰儿?”
  
  容珏没给她,替她擦完脸,再给她擦手,然后才给姬子琰擦了一把。
  
  容珏给姬子琰搽脸还没对慕轻歌温柔,姬子琰脸蛋儿都红了,一边躲着容珏的手一边道:“要弟弟妹妹两个才好。”
  
  容珏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才重新毛巾沾水,自己也洗了一下脸,才放下毛巾。
  
  清洗一下脸,慕轻歌就站起来,对容珏道:“我们现在过去吧,让将离和管家带着琰儿可好?”
  
  “嗯。”这个容珏没意见,姬子琰是绝对不可能将之带到皇帝面前的,他叫来管家,让他看顾着姬子琰,自己就和慕轻歌出门了。
  
  苍山很大,皇家寺庙规模也不小。
  
  光是供他们这些达官贵族住的,就占了好大一片地方。
  
  皇帝他们正在皇家寺庙佛堂念经诵佛。
  
  慕轻歌他们厢房距离佛堂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两人刚厢房,就遇到了杨氏两兄妹,白瑞谦和元未安四人。
  
  “珏王爷珏王妃。”
  
  四人恭敬道。
  
  “大家都去佛堂么?”慕轻歌被容珏牵着手,转头过去笑问。
  
  四人齐齐应声:“是的。”
  
  慕轻歌点头,然后她不知察觉了什么,看向杨柏弦:“杨少将,你可是右腿受伤了?”
  
  杨柏弦听说前几个月被升为少将了。
  
  杨柏弦一愣,然后笑一下,点头道:“是,不过那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其实你应该不是严重的伤。”慕轻歌皱眉道:“一开始是小伤,后来又受创,而你不注意,没有及时医治,现在便留下后患了。”
  
  “正是这样。”杨柏弦有些惊奇的看着慕轻歌,外界传她医术高超,堪称再世华佗,连皇甫凌天的腿都被她医治好了,他当时只觉得太不不可思议,未曾深入去想,只是,现在她一眼看出他并不明显的隐疾,并道出原因,让他真的吃惊,“珏王妃医术果真名不虚传!”
  
  其他三人也不可思议的看着慕轻歌。
  
  毕竟,身边出医术超群的人,还未曾有过。
  
  医术,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让人敬仰的一种学识。
  
  而她年纪轻轻便如此出众,实在让人佩服。
  
  慕轻歌笑一笑,直接略过他的赞美,只是提醒道:“你的伤是在关节,而且是伤到了骨头的,你还是要好好注意一下,不然也不到年老,这个冬天,你就该难熬了。”
  
  “末将其实一直在贴药膏,御医也给看过,效果也有一点的,现在走路只是有一点点痛而已。”
  
  慕轻歌点头,一边走一边给他分析道:“这药膏只能减轻痛楚,治标不治本,而且里面镇痛的效果里加入了吗啡,是会麻痹和上瘾的。一开始你用还有点效果,你现在几天一用一贴,或许再过久一点,就一天用一贴了,没几年,这种药膏就对你没用了,除非是加大吗啡的量。”
  
  “大哥,我都说你这药越来越没用了。”杨琉璃听了,在一旁听着,担心的道。然后又问慕轻歌:“珏王妃,大哥现在已经要一天一贴了,那这种药膏是不是很快对大哥失效了?还有,失效之后,大哥的腿会怎么样?”
  
  “因为这种药它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只有一个镇痛作用,所以,杨少将的伤其实还在,而且还因为日积月累不理会,会更加严重。”
  
  慕轻歌说完,正好上阶梯,容珏淡淡道:“别只顾着说话。”
  
  容珏鲜少说话,这一开口,在场几个人一愣,然后都朝慕轻歌笑了一下。
  
  如此温情的珏王爷,他们到还会第一次见。
  
  “看着路呢!”慕轻歌知道容珏让她注意看路,小心的上了阶梯,才继续对杨琉璃道:“如果是见太长,之前药膏所用似的吗啡量太大,甚至会对整一条腿神经有影响。”
  
  杨琉璃紧张问:“也就是会怎么样?”
  
  “轻的,几年内会坡脚,重者或者半条腿需要被截掉。”
  
  这话一出,杨氏兄妹脸色都变了一下。
  
  先不说杨柏弦是一个武将,就是普通人,无论是坡脚还是被截掉半条腿,都是影响一生的事情。
  
  “大哥,你看!”杨琉璃瞪一眼杨柏弦,情急之下恼怒道:“几个月前爹爹就说请神医来给你看看了,你偏不在意,而且,这两个月,我都建议你找一下珏”
  
  “琉璃!”
  
  杨柏弦瞥了杨琉璃一样,皱了皱眉:“好了,不要说了。”
  
  杨琉璃一怔,这才想起来什么,尴尬的看了一眼慕轻歌。
  
  慕轻歌觉得有些好笑:“我最近都在王府内,杨少将既然身体有疾,过来一趟王府,我定然已不容易的,这是小事,不必如此畏手畏脚,身体重要嘛。”
  
  “谢谢珏王妃。”杨琉璃感激道。
  
  当初,杨柏弦的腿部被毒箭所伤,而且毒深入骨髓,骨头也有破碎,医治了几个月才好很多,前两个月小叛乱平息,他才回到皇城来。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腿部的伤医治没好,而且总是隐隐作痛,一下雨就痛得更加厉害,原本贴着的药膏有时候都不管用了。
  
  她这个妹妹看着都忍不住心急,听闻慕轻歌医治皇甫凌天的事情,就一直想让杨柏弦找慕轻歌看看。
  
  但是慕轻歌可是珏王妃,他们哪能随便敢上门求其出手?
  
  所以,杨柏弦一直不曾乱了规矩,贸然上珏王府,就这样熬了一两个月。
  
  杨柏弦看了一眼抿唇不语的容珏,也朝慕轻歌道谢:“珏王妃,让您见笑了。”
  
  “不用客气。”慕轻歌想到了什么,道:“对了,这些药膏你最好还是别用了,真的很伤根本,这一次我也带了药箱来,不如晚些回去后,我给你开一些药如何?”
  
  杨柏弦忙拱手:“末将感激不尽!”
  
  杨琉璃知道慕轻歌其实人很随和,但是,没想到随和到这个份上,也高兴不已。
  
  慕轻歌摇头,温声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杨氏两兄妹,她看着都是不错的人,开一份药真的是小事,而杨柏弦的腿却是一辈子的事,她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他残疾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