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尸横遍野
    若说别的,许杰在新军生员中绝不是最突出的一个,可是论起手雷,这新军之中,再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手雷里的药量多了一些,或是少了几钱,他只需轻轻一掂量,都能测出来,不只如此,只要在他的抛掷范围之内,只需目测,他就能检测出多大的杀伤。

    这是成年累月的操练中耗费了无数个手雷磨砺出来的,至少在这世上,再没有谁比这个许队官对手雷更加了解的了。

    风向多少,对方的人数几何,是以什么形式分散,只在一瞬间,当他脑海里有了一个足够大片杀伤,同时尽力不会波及他人的投掷点之后,他毫不犹豫的打开了手雷的保险,手中的力道几何,方向多少,结合风向是否在投掷时有所偏移,这位投掷圈的‘大能’迅速的有所概念,接着,那一枚冒着浓烟的手雷已自他的手里迅速而出。

    近百个鞑靼人蜂拥而上,王子的性命至关重要,眼下,他们一个个提起了长刀,瞬间刀光闪闪,晃亮人的眼眸,他们面带愤色,杀气腾腾的一齐爆发出了怒吼。

    “杀……”

    只是在这个时候,轰隆一声,一阵巨响至他们的队伍中央传出,这巨大的响动,令他们有些发懵。

    轰隆。

    无数的浓烟升腾而起,巨大的响动伴随着电光,而这……显然不是真正杀人的利器,那手雷中的火药疯狂膨胀,最后将手雷撕开,于是,藏在手雷中的无数钢珠激射而出,数百钢珠和弹片一瞬间,便击在附近所有人身上。

    “啊……”

    被击中的人纷纷发出惊恐的痛y-i-n声,瞬间整个天地都是蒙古人惊慌慌的声音。

    硝烟在弥漫,痛苦的声音也持续在人天地。

    此刻即便是素来勇敢的蒙古人,这个时候也吓尿了,人总是对未知的事物有恐惧感,他们虽然见识过大明的火器,甚至曾经的大元,也有专门的火器军队,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们能够接受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和混乱。

    仅仅这短暂的片刻数十人立即被打成了血人,其余诸人,亦都是被震得七倒八歪。也就在短短的片刻,七八十个鞑靼人,竟已是死伤大半,便连附近的不少朵颜人,虽然距离较远,却也被飞溅的弹片和滚珠炸伤。

    更被炸药的威力吓得目瞪口呆。

    这里宛如人间地狱,许杰看着自己的杰作,再看着那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的朵颜人和滚在地上哀嚎的鞑靼人,他谨记着叶春秋的命令——格杀勿论。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抽出了腰间的君子剑,镇国府新军,作战总有流程,不过无论是手雷或者是其他利器,本质上不过是打乱你节奏而已,一旦对方一盘散沙,终究该是趁你病急要你命的时候,他厉喝一声:“杀!”

    当许杰投掷手雷的时候,生员们即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君子剑纷纷而出。

    这剑术的练习,每日不过半个时辰,可毕竟其他的操练,本就是训练体力,因此许杰一马当先,其余人亦是蜂拥而上。

    各自以小组的形式,冲入了那哀嚎的鞑靼人阵中,手起剑落,那没死透的人,被一脚踹翻在地,狠狠的补上一剑。

    那受伤不重的想要垂死挣扎,却是落单,一边拼命咳嗽,一边想要后退,却早被人追上,数柄君子剑一齐刺出。

    仅仅一瞬间,一众苟延残喘,垂死挣扎的人齐刷刷倒地,横七竖八的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的,在也没有声息。

    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在转瞬之间,转瞬之间,方才还一个个中气十足,嗷嗷叫着挺着长刀的人,现在便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也只是这一瞬间,七八十人方才还活蹦乱跳,立即变成了无数截残尸。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太快,根本就不容花当反应。

    等他回过神来,看到自己的族人,也大多是满脸愕然,显然连他们都想不到,原来汉军已经突飞猛进,无论是单打独斗还是列队厮杀,都特么的突破了天际。

    用了一种完全令人无法想象的方式战斗,这种情形,倒是颇像是后世刚刚揍完了某个南洋小强,自以为自家陆军依然还扛得住的中华一样,结果花旗人一个海湾战争,而后按着大食某国按在地上三位一体的摩擦,各种新式的吊打战术多管齐下,顿时让人有一种茫然之感。

    花当心里一沉,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面色发白如死,竭力克制心中的恐惧,猛地高声一喊:“住手。”

    是啊,必须住手,鞑靼人是自己的客人啊,难道作为主人,怎么能眼睁睁看到自己的贵宾被人按在地上摩擦至死呢。

    那他的计谋失败不说,恐怕……

    可是已经迟了。

    火筛惊愕的看着自己的族人被各种屠戮,等他感觉自己已被吓破了胆的时候,叶春秋已经欺近。

    这汉人少年,此时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杀气,他那清澈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残忍之色,火筛下意识的挺刀,想要一战,可是那长剑已是快如闪电一般刺来,人剑合一,宛如一枚无坚不摧的弩箭。

    嗤嗤……………………

    破虏剑已至,一剑刺入火筛的咽喉。

    火筛突然不动了,他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眼前的叶春秋,显然无法想象,本来是大好的局面,为何会在一瞬间翻转。

    他张口想说什么,可是口一张,便是殷红鲜血自他的口里,他的鼻孔,他的双耳喷涌而出。

    他浑身猛地开始剧烈颤抖,喉头的血在叶春秋收剑之时,如蓬头一般喷出血雨,他呃呃啊啊的发出几声怪叫,手里的刀哐当落地,叶春秋走到了他的面前,笑吟吟道:“你父汗不过如此,何况是你呢。”

    这想必是火筛这一生能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了,他很不甘心的用双目怨毒的看着叶春秋,接着,他的瞳孔渐渐涣散,整个人,犹如一滩烂泥,终究跌在了血泊之中。(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