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节 老奸巨猾的孙钟
    感谢书友“壹世温馨”的打赏,成为偷香新盟主,盟主威武!也感谢众多书友的打赏订阅投票,谢谢大家!
  
      -----
  
      单飞看到孙尚香惊奇的神色时,霍然回头。他望见那人的面容时倒没有太吃惊,这像是西域那面的人士。
  
      “你认识他?”单飞知道伊人必定认识此人,孙尚香不是看到个外国人就这么吃惊的女人。
  
      “他……他……”
  
      看着影像中显示的那人还是一步步的向前方走去,孙尚香掩住檀口,半晌才道:“他很像我的二哥!”
  
      孙权?
  
      单飞脑海中有一道光华闪过,孙尚香亦是低呼起来,“他难道就是我的祖父孙钟?”
  
      孙权和孙钟长得很像?
  
      都说孙权紫髯碧眼,这个孙钟亦是如此,孙家人难道有点西方的血脉,孙钟是西方人?单飞立即想到这点,倒觉得大有可能。
  
      周、秦、汉三朝,中原和西方的交流就是不绝于道,东西联姻的事情亦是多有,再说舜帝很早之前就曾派诺前往西方进行科学救援,大家其实都是地球人,种族歧视要不得。
  
      孙尚香倒没有西域女子的特征。
  
      单飞转念间,感觉伊人紧紧握着他的手、轻咬贝齿不语。单飞看出她的忧虑,反握紧她的手掌以示安慰。
  
      “不错,他就是孙钟。”姬归肯定道。
  
      众人见姬归未说下去,抬头看向天空的影像,就见晨曦渐明,孙钟手上的许愿神灯居然也开始亮了起来。
  
      “传国玉玺莫非是云梦秘地所出?”郭嘉突然问道。他蓦地这么猜测,知晓内情的众人反倒没什么意外。
  
      单飞更是暗自点头。
  
      卞和是楚国人,得到块璞玉自己不剖开,坚信其中必有宝物,如果他没有什么奇异的发现、亦没有透视眼的话,如此执著的献宝,那就是神经病啊。
  
      卞和不是神经病,他必定从这块石头上看到什么异常的事情,却不能认识这石头的真正的价值,这才要献给楚国当权者希望领本证书荣耀一下。
  
      “准确的说,是和氏璧从云梦秘地所出。”姬归叹道:“据老夫所知,它本是黄帝他们开山所用的一种工具,封存在山石中却被卞和无意中获得。”
  
      众人讶异。
  
      传国玉玺原来是蓝翔技校使用的挖掘机?
  
      单飞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时,倒有点哭笑不得,可他转瞬想到了什么,恍然道:“秦始皇是利用它建造了秦皇陵?”
  
      他说的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孙尚香很是茫然,郭嘉却是身躯微震,失声道:“可能如此!”
  
      郭嘉、单飞均是聪明缜密之辈,只听姬归只言片语的提示就想到太多事情。
  
      秦皇陵一直是千古奇迹,是媲美女修之棺的存在。秦氏多有墓葬,唯独秦皇陵的建造技术远超过先祖的墓葬。
  
      楚霸王项羽刨了秦国的祖坟,唯独对秦皇陵不得进入。事实上就是到了单飞那个年代,上方亦不过在秦皇陵外围操作,始终不肯挖掘。
  
      不是不想挖,而是挖不到、或者是有不能解释的事情发生!
  
      单飞隐约知道这点,暗想建筑法则历来循规蹈矩,秦始皇蓦地有这般远超当时科技的技术,唯有用黄帝传下的器物才能实现。
  
      琴鼓山的迷宫匪夷所思,若非拥有高科技技术,亦是做不出来。
  
      和氏璧正是黄帝等人用来开山的工具,别人虽知其奇异,却是始终不能运用。
  
      秦始皇不是女修的后代吗?他灭赵后迫不及待的取来和氏璧,是不是就是想要利用其中的开山技术?
  
      极有可能!
  
      这不是玉璧,其实是个风骚的挖掘机?
  
      单飞寻思间,见天空影像中的孙钟所持的许愿神灯益发的明亮,陡然间有道光华从神灯顶部射出,直穿云空。
  
      晨曦大亮。
  
      有五色云彩在光华尽头显现,随即又有一道笔直的光柱直冲而下,正笼在前方不远处的一口水井内!
  
      那是丢着玉玺的水井?
  
      虽没有声响,单飞已感觉洛阳城南似有喧哗。他一直看到的都是无声画面,暗想黄帝那时候肯定不会是默片,他们始终听不到声音只有一种解释——此间影像的声音系统有了异常。
  
      他顾不得和郭嘉再研究下去,盯着影像,就见孙钟纵身到了水井前,低头看了眼,似是转了一下神灯,天空的光柱已失,唯有五色的彩云还浮在半空,在清晨时分显得极为的奇特。
  
      一人倏然到了孙钟的背后!
  
      众人微惊,孙尚香秀眸更是睁圆,不过她倒没有什么担心害怕,有的只是惊诧。见单飞望过来,孙尚香立即道:“那是我爹,我看过他的画像。”
  
      单飞心中微酸,暗想孙尚香连父亲的模样都没有见过。别人看到的都是她江东郡主的荣耀,谁会想到这女子心中的感伤?
  
      后来出现的那人身着甲胄,眉粗眼大,手长脚长,一看就是武功好手。他脸颊如刀削般的棱角分明,眼珠倒是华夏人正常的颜色。
  
      众人虽听不到声音,但见孙坚窜到孙钟的背后不是加害,而是并肩向井中望去,就知道这两人早有商量。
  
      孙钟查找传国玉玺的下落,而孙坚在暗中保护。
  
      单飞见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暗想这应是亲父子无疑,都说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如此紧要的事情,孙钟能信任的只有孙坚!
  
      也只有孙坚才能让孙钟在此间肆无忌惮的出没。
  
      孙坚当初在哪里驻兵不好,一定要驻扎在有玉玺的城南?莫非亦有准备?单飞暗自推测。
  
      对于孙坚是华夏人的容貌,单飞并不意外。
  
      历来都是流传这么一个说法,就是任何人种和华夏人进行联姻,后代都会渐渐变成黑头发、黄皮肤的人种。
  
      这是个奇怪的现象,科学家难以解释。单飞对基因不算了解,这时却只能感慨是黄帝他们的基因实在太过强大。
  
      他没有见过黄帝这些人,但想着你叫着黄帝,总不能是个白皮肤的人?地球所有的人类,本是在向着黄帝的基因靠拢?
  
      单飞琢磨时,见孙钟一指井中,似乎说了几句后就悄然离开,这时候孙坚有手下向这个方向跑来,向孙坚请示的模样。
  
      那些兵士虽是惊诧,不过看起来很是纪律严明,应该是孙坚的亲信。
  
      事实也应如此,孙钟这个西域来客对华夏文明很是了然,他居然探得玉玺的大致下落,然后和儿子孙坚协商怎么取得传国玉玺。他在儿子孙坚攻下洛阳后随即让孙坚镇守城南,然后孙钟不眠不休的大清早就在探宝,孙坚策应,然后安排最亲信的人把守附近,绝不让无关人等接近。
  
      单飞干多了这种政府工程,对此中的套路倒是一想就通。
  
      孙坚沉吟片刻,一指井口说了什么,很快有人被井绳牵引着入了井下,倒是过了良久,下井那人托着金丝华缎包裹的一物出来。
  
      那物显得有些方正,不用问,华缎内包的就是传国玉玺!
  
      画面定格在华缎之上,再没有了下文。
  
      众人扭头向曹棺的手上看去,见缎子的纹理金丝和曹棺手上的一般无二,认定这就是从井里捞出来的那块。
  
      这缎子手帕会落在孙钟手上并不出奇,毕竟孙坚要的就是玉玺,手帕是附送的。不过这手帕落在诗言手上倒是有点奇怪。
  
      想到姬归方才所言,单飞终道:“诗言碰到孙钟应是在这之后。”
  
      郭嘉心道你说的是废话,不过还是接道:“他为何要将手帕和玉佩送给诗言?难道是讨好诗言?”
  
      他这是常理猜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那缎子手帕做工精细华美,一看就是皇家之物,女人对这种奢侈品都会喜欢,孙钟将手帕连同玉佩送给诗言,莫非是看出了诗言的异样。
  
      孙钟原来是个奇人!
  
      此人无声无息的运作,大隐于世。若非到了云梦秘地,郭嘉亦是不想当年捞出玉玺还有这段隐情。
  
      孙钟这般作为却是声名不显,捞玉玺、结交诗言,恐怕还有更深的用意。
  
      姬归叹道:“你郭嘉若是诗言,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发生,可惜……”他自然可惜诗言虽是聪颖,但太过善良,难免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沉默片刻,姬归终道:“孙钟应是一见到诗言后,就察觉到她的奇异。诗言虽看到孙钟的许愿神灯,感觉其和异地有关。但知道他儿子是孙坚后,诗言对其更有好感。”
  
      “为什么?”
  
      孙尚香听姬归这么说,感觉自己的爷爷好像有点不光彩,忍不住询问。她对父亲都未见过,对于这个爷爷更不过是略有所闻,哪想到孙家还有这种*oss在暗中进行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因为董卓横行,中原唯独有孙坚肯独抗董卓、而且击败了董卓。在董卓威胁利诱、想和孙家结为秦晋之好时,令尊坚决不肯同流合污,反倒痛斥使者,说董卓逆天行事,天理难容,如今不诛其三族以儆效尤,实在死不瞑目。”
  
      孙尚香暗自仰头,倒为有这样的父亲骄傲,同时亦为有孙钟这种神秘的爷爷担心。
  
      “诗言就是看过令尊所为,知晓孙钟是令尊的父亲时,为他鼓劲前行,认定令尊才是拯救天下的人物。”
  
      曹棺垂头落泪不语。
  
      姬归缓缓道:“孙钟知晓诗言要前往邺城,恐怕猜到诗言的用意,送给诗言手帕和玉佩,说是希望她以后能遇到如意郎君,先以此物相赠。又说自己人微礼轻,还请诗言莫要嫌弃。”
  
      单飞不能不说这个孙钟是个人精,知道如何解除女人的防范,那时候的诗言肯定郁郁寡欢,孙钟一见就猜到是为了爱情,这才刻意巴结。不过孙钟如此讨好诗言究竟是图谋什么?
  
      沉默良久,姬归终道:“就在二人要近邺城时,孙钟有一日蓦地喟然长叹,诗言自然问他为何忧愁。孙钟说他一心为天下太平着想,如今见儿子孙坚独木难撑不免难受,眼下更听到一个极坏的消息。”
  
      孙尚香听姬归的口气已经察觉这个未见过的爷爷要有可怕的算计,还能坚持道:“是什么坏消息?”
  
      姬重看了孙尚香良久才道:“令祖说……白狼秘地的人特意带白狼圣女前往邺城要继承女修的神通,他们本有蚩尤的本事,若再继承女修的能力,只怕灭世不远。令祖说眼睁睁的看着这事儿发生,却是无能为力。”
  
      单飞心中一颤,终于接道:“孙钟未求诗言,但诗言听到这话儿,如何会不帮助孙钟?于是她将白狼秘地的那女孩……偷了出来?”
  
      .
  
      ps:猜出神秘人是孙钟的书友不少,很赞!祝大家周末愉快!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