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月圆之日
    月圆的那一天,天亮得很迟。

    大概是因为天空中仍然堆积着浓重的乌云仍未散开,连太阳都未见到的原因,不过在清晨的时候,下了一夜的雨又渐渐停歇下来,仿佛是要给这一片天地一点喘息的时间,连寒风也不见了。

    随着天空慢慢亮起来,沉浸在凄风苦雨中一整夜的昆仑山,就像是也慢慢活过来一样,渐渐热闹起来了。山中的人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然后一些身份地位较高的昆仑修士,便陆陆续续地从四面八方向天昆峰的方向走去。

    昆仑派一年一度的宗门评议会要持续一天,基本上大致可以分为一大一小两场。大场从白天开始,最为隆重,参加者几乎网罗昆仑派中绝大部分的菁英,所有金丹境界以上的修士,还有少部分最优秀的筑基境天才弟子都会参加。而小场的规模就小得多,在晚上召开,与会者则只有那十几个元婴境真人了。

    尽管大场小场规模相差极大,但从重要性来说,其实反而是晚上的小场中,在一众元婴真人的层次上所谈的事似乎要更紧要些。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白天的大场评议会里,来到天昆峰正阳殿的元婴真人并不算太多,能过来的,其实大部分都是心照不宣地表明支持闲月真人的态度了。

    这些微妙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元婴真人以下的大部分人都不会感觉到,但昆仑派这么大,精英修士也是为数众多,总有些耳聪目明、老于人情世故的聪明人,可以看出些东西来。

    ※※※

    雄伟阔大的正阳殿上,这时已经来了不少人,同时大殿门外还不断有人赶来,让这座象征着昆仑派权力重心的庄严肃穆的大殿,变得罕见地热闹起来。

    东方涛与颜萝也一起来到了这里。

    当他们走进大殿的时候,路过的不少金丹修士和筑基修士都对东方涛行礼致意,这是对元婴境强者的天然尊敬,要知道,放眼天下无数修士之中,能够修成元婴真人的别说是万中挑一了,只怕是十万人中也未必就有一位。

    东方涛脸色淡淡,未露倨傲之色,也没有显露出过于温和的神情,总的来说一副平静但高深莫测的样子,这也是大多数元婴真人在低阶修士面前的神态。

    走了一段路,他们两人来到大殿一角一处显然专为高阶修士准备的小桌边坐下,旁边的修士也自动地离远了一些,显露出了对元婴真人的尊敬。

    颜萝向周围看了看,笑道:“果然威风啊,这当上了元婴真人就是不一样了。”

    东方涛面不改色,面色仍是一片肃然,但口中则是低声道:“这都是怕麻烦,要是我稍微给那些人一点好脸色,你信不信马上就有人上来攀交情求指教?”

    颜萝笑了一下,倒也没反驳他的话,大概心里也是有数吧。不过事不关己,她也懒得管,只是笑着道:“反正不关我的事,我就跟着你,今年也能蹭个好座位坐坐了。”

    东方涛笑了笑,目光转动,只见大多数人都站在正阳殿中央,而在大殿侧面那些特殊小桌上,却是大部分都空着,一眼望去,只有寥寥二三人而已。

    似乎感觉到了东方涛的目光,那几个人也转头向这边看了过来,双方的视线在半空中接触,随后都是彼此带了一丝客气地点头致意,便又各自转开了。

    旁边传来颜萝的声音,这一次她也放低了声音,轻声道:“来的人不多。”

    这时候正阳殿里站着的人已经不少了,而且门外还有人陆续进来,显示出昆仑派一片欣欣向荣的兴旺景象,当然,不可能是来的人不多。不过东方涛却是神情不变,道:“时候还早,到下午的时候应该就多了。”

    颜萝看了他一眼,道:“我本以为你会晚上才来的。”

    东方涛默然片刻,随后叹了口气,道:“宗门里的这些事,你也是明白的。今天白天时候能过来的,多少也是个说法,至少能让掌门真人以及那位真君大人知晓我的心意。”

    颜萝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只是我原本确实以为,你在修成元婴之后,会和以前一样老实缩着,不出头来站队表态的。”

    东方涛摇了摇头,嘴角掠过一丝苦笑,道:“我何尝没这么想过,但是真到了我现在这位置上,才知道也有难过的地方,元婴真人的数目,太少了。”

    说着,东方涛又向旁边那些空荡荡的桌子看了一眼,轻声道:“以前我能打混藏着,那是金丹修士人数众多,但元婴真人就那么十几个,谁是谁非一目了然,大家都盯着你,你就不能不表明态度。”

    颜萝叹了口气,道:“所以,你就选了掌门真人这一边?”

    东方涛道:“我不选闲月师兄这边还能选什么,难道还真的去投靠百草堂那边的千灯、明珠两位师兄?掌门这一脉如今摆明是咱们宗门中实力最强的那一支,闲月师兄背后更是还有一位白晨真君坐镇着,谁能与之抗衡?既然我没什么靠山背景的,如果要找的话,当然也要找一条最粗的大腿抱才好吧。”

    颜萝耸耸肩,道:“你说得对,换了是我的话,应该也是这样选吧。”

    东方涛笑了一下,向远处大殿上那个高高在上的主位看了一眼,道:“你看着吧,今天过来的元婴真人绝对少不了,因为我听说白晨师伯今天可能要过来的。”

    颜萝吃了一惊,低声道:“去年他老人家不是说要静心修炼,不再参加这宗门评议会了吗?”

    东方涛笑而不语,颜萝很快也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也是苦笑了一下。随后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东方涛道:“不过今天还没看到天兵堂的那位,倒有点奇怪了。”

    东方涛想了想,也是点头道:“嗯,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了,那位独空师兄从来都是力挺闲月师兄的,往年也都是来得最早的一个,想不到今天居然慢了。不过他来是肯定会来的,大概是天兵堂那边有什么要紧事耽搁了吧。”

    颜萝“嗯”了一声,显然也没怎么在意此事,倒是目光一转后忽地一亮,却是看到从正阳殿大门口处,走进来一个美丽出众的女子,正是苏青珺。

    远远地,苏青珺似乎也看到了这边,然后立刻露出了微笑,对着这边两人挥了挥手,微微欠身行礼。

    东方涛与颜萝都是微笑颔首,颜萝有些感慨地道:“这小姑娘确实不错啊,以后我要是能收这么一个徒弟,那就好了。”

    东方涛呵呵一笑,没有说话。

    ※※※

    天兵堂中,独空真人穿戴整齐,看上去容光焕发神采奕奕,气度俨然十分威严,令人心生敬畏。而何毅则是陪同在他身边,一路走了出来。

    按照昨天商议的结果,独空真人离开天兵堂后,并没有立刻前往天昆峰正阳殿,而是转而走向当初贺长生横死的那间屋宅方向。反正白天的大场评议会虽然十分隆重热烈,但重要程度还是比不上晚上那个小场,正经是眼下有机会可能抓到那个魔教内奸,却是大功奇功一件。

    独空真人甚至都可以想到,当自己抓着那魔教内奸丢到掌门师兄的面前时,闲月师兄会是怎样一副惊讶惊喜的神情,而由此对自己的看重,那就更是不用说了。

    别人做不到抓不着的人,他独空真人做到了抓到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

    独空真人的心情很不错,脚步也不慢,而何毅则是一直跟随着师父,一路走到了那间废弃的屋子外,然后按照之前留下的线索,那个魔教内奸约定见面的地方,应该是在附近那片十分阔大的山林中。

    这个时候周围十分安静,并没有什么人在附近走动。在这个地方住着不少杂役弟子,但他们与眼下正在召开的隆重的宗门评议会并没有什么关系,事实上,绝大多数的杂役弟子和平常一样都去干活了。

    独空真人对此并不在意,很快便大步走向那片林子。

    何毅望着师父的背影,眼底深处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但很快还是紧紧跟了上去。

    只是当他们两个人走到那片林子边缘,眼看就要走进去的时候,独空真人忽然眉头一皱,却是停下了脚步。

    何毅在一旁怔了一下,道:“师父,怎么了?”

    独空真人沉吟着道:“嗯,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这魔教内奸之事关系非小,按道理来说,我动手之前还是要跟掌门师兄说一声,至少也要商量一下后,得他允许再动手才好。”

    说着,独空真人却是转过身子,看起来是要离开这里。

    何毅吃了一惊,连忙拦住了他,道:“师父,你这是要去哪儿?”

    独空真人道:“我去天昆峰,跟闲月师兄商议一下,万一他另有打算,暂时不想抓这个内奸了,我此番进去岂非是打草惊蛇?”说着他笑了笑,对何毅道:“小毅啊,咱们做事情可得思虑周全了,万不可莽撞。走吧,我们先去见闲月师兄。”

    何毅愕然,在看到独空真人转身走去的时候,他的脸色也突然变得苍白起来,连额头上都隐隐渗出了一层冷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