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黄金家族
    当夜,喊杀声起伏传来,叶春秋与山海关总兵陈述诸人端坐,那火筛的位置,叶春秋也不客气的坐在其上。

    唐伯虎站在身后,心里咀嚼着叶春秋的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八个字看上去轻巧,可是在这背后,却不知隐含了多少杀机。

    好吧,至少现在,好似赢的是自己这一边,生存下来的不是火筛,而是公爷,是自己。

    这显然是很愉快的事。

    所以唐伯虎坐在叶春秋下首位置,很愉快的喝酒。

    远处传来歇斯底里的哀嚎,此起彼伏,犹如鸣奏一般,这里没有声乐,没有轻歌曼舞,却有惨痛绝望的声音相伴。

    唐伯虎居然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是一种劫后余生,竟也颇为美妙,展现他酒量的时候到了,他一杯又一杯,喝的畅快淋漓。

    一旁的陈述和叶春秋交头接耳。

    “公爷,现在朵颜部已是顺服,据闻那巴图蒙克倾巢而出,此战公爷可有什么想法。”陈述对这位镇国公刮目相看,方才情况如此紧急,在那种情况之下,大多数人都会失去方寸,可是这位公爷却是淡定如初,若不是他这份定力,自己这些人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

    叶春秋却是笑吟吟道:“巴图蒙克不会来。”

    “啊……”陈述愣了一下。

    叶春秋举重若轻道:“你认识巴图蒙克吗?你若是认得他,就知道他是什么人了,若是朵颜部叛了,他自然会来,现在朵颜部站在我们这边,他要面对的是朵颜部两三万精骑,和三千新军,还有山海关源源不断的增援,如此仓促之下,他没有必胜的把握,绝不会来。”

    “可是,他的儿子……还有他的女儿……”陈述瞥了一眼那已被许杰诸人拿下的鞑靼公主。

    叶春秋抿嘴一笑:“巴图蒙克若是在乎自己的儿子女儿,会将自己的女儿下嫁给花当这种孙子,还有他的兄弟吗?”

    卧槽,这一句话真如拨云见日,让陈述在混沌和重重迷雾之中,一下子看到了前路的一盏明灯,顿时脑海里一片清明,他精神一震,道:“公爷说的有理,倒是吓我一跳,哈哈……”

    叶春秋莞尔,却见坐在一旁,一个十三岁的朵颜部少年吃着闷酒,一脸苦闷。

    叶春秋瞥他一眼,出于对主人家的尊重,便道:“来,一起喝酒,不知尊驾……”

    这少年抬眸,道:“我便是那孙子的弟弟……”

    叶春秋认真看他,老半天没回过劲来,这孙子,不,这花当的弟弟竟这样年轻,当时只看到这么个人,还当是谁。

    叶春秋莞尔:“方才不过是戏言而已。”

    说罢,便将那蒙古公主叫来,叶春秋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蒙古公主历经大变,也是有些无法适应,不等他回答,那孙子的弟弟道:“她叫琪琪格,在我们草原,是花儿的意思。她是我的妻子……”

    琪琪格立即道:“你也配的上我?”

    这花当兄弟顿时暴怒,别看他年轻,却是颇为好勇斗狠,狞笑道:“你已是阶下囚,还敢嘴硬。”

    叶春秋却笑:“好了,莫要争了,她想要做你的妻子,怕还配不上你,此女乃是朝廷钦犯,我自该命人将其押解回京,任朝廷处置,你想要娶妻还不容易。”

    叶春秋看了一眼琪琪格,这琪琪格捋了捋额上的发丝,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反是这花当兄弟道:“这不同的,此女乃是黄金家族的纯洁血脉,和寻常的人不同。而今,在草原上,黄金家族的后裔可是不多了。”

    黄金家族……

    叶春秋微楞,这蒙古族有一个传说,即始祖母阿兰,据记载阿兰与她丈夫一起生了两个儿子,在她丈夫死后又生了三个儿子。她的两个大儿子包括她的亲属对这件事有疑问,阿兰说这后边的三个儿子是她与一个金黄色天神的后代,是上天之子,从此之后,这三个儿子的后人就被称为纯洁出身的蒙古人。蒙古的大汗都出于这个家族,所以就被称为“黄金家族”。

    而在实际上,在成吉思汗死后,只有他的直系后裔,即术赤、察合台、窝阔台、拖雷四人的后代才被称为“黄金家族”,才有资格继承各汗国的汗位。拖雷之子蒙哥夺得蒙古大汗之位后,这个范围又进一步缩小为拖雷的后代,其后的元朝皇帝和明朝时的鞑靼可汗,譬如这巴图蒙克,均出自这一系。

    黄金家族,按照汉人的说话,即为上天之子的意思。

    叶春秋终于明白,这巴图蒙克要将自己的女儿嫁人了,黄金家族的纯正后裔在元朝灭亡之后所剩不多,巴图蒙克能够一统蒙古,也与他的血统有关,关外的蒙古族人大多苦寒,因而视黄金家族为天然领袖,叶春秋恍然大悟,他一直以为,巴图蒙克嫁女,只是单纯的在血脉上与花当连接,而事实上,也难怪朵颜部得知嫁女之后,竟是部族中上下恨不得立即去抱巴图蒙克的大腿,原来,却是因为此女。

    叶春秋不由道:“可是你的嫂嫂,不也是巴图蒙克的女儿吗?”

    “她可不是,她是巴图蒙克与女奴生下来的,血统才不纯正,这个女人,现在要嫁我做妻子,否则……”

    “否则你要怎样?”叶春秋突然冷脸看他,这样颐指气使的少年郎他见的多了。

    “我……我……”

    叶春秋正色道:“我已说过,这是朝廷钦犯,要立即押解京师,你若是敢娶,不怕给你兄长惹祸吗?”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