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铁三角
    正说着,那花当已是浑身染血而回,气喘吁吁地朝叶春秋行了礼,道:“镇国公,大局已定。”

    大局已定四字,一切都可意会。

    叶春秋清澈如水的眼眸看向浑身带血的花当,面色平静,缓缓道:“有劳了。”

    接着这花当叫人重新燃起篝火,送上酒肉,一夜宾主尽欢。

    次日一早,叶春秋便动身打道回府。

    临行时,不免交代花当做好御敌准备,花当心想,而今到了这个地步,你便是不交代,我敢怠慢吗?那巴图蒙克已经提兵而来,朵颜部当然要有所准备。

    于是直挺着背粱,拍着胸脯道:“鞑靼人不来便罢,只要敢来,便教他有来无回。”

    叶春秋莞尔一笑,一旁的陈述也道:“鞑靼人真敢来,山海关亦可凑出一万五千铁骑迎战,只要坚持下去,朝廷势必会自大同、宣府、锦州诸镇派出援军。”

    这山海关地铁骑,其实是明朝末年关宁铁骑的前身,是朝廷精心打制的一支机动力量,而今新军、朵颜三卫铁骑已经决心抗击鞑靼人,山海关除了守备之外,放心派出铁骑,也成了理所当然。

    叶春秋笑了笑,登上了车,正待要走,那花当追上来,面上带着难色:“公爷,话虽这样说,可是我心里,依旧还是没底。”

    是呵,那巴图蒙克一统蒙古,有三十万户,真要发了疯,二三十万铁骑便可征兆起来,不出一两年,就可倾国来攻,这也是花当犹豫着想要背弃大明的原因。

    叶春秋端坐在车里的沙发上,清逸的面容里泛起淡淡笑意,他自然明白花当的担忧,很快收敛起笑意,继而正色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们朵颜部人少,鞑靼人真要报复你们,未来实在难料,不过……朵颜部占据的草场却最是肥美,而且自大同、宣府再到锦州,山海关,俱都是你们的活动范围,奈何你们的部族人数却是不多,那鞑靼人早就垂涎已久了啊。”

    “说穿了,鞑靼人现在是成了气候,而朵颜部却形同于占据了宝山,却没有守住的可能。”

    这是实话,朵颜部投靠了大明,这就导致,这长城以北,都成了他们安全放牧的范围,而一般的大漠部族,却不敢轻易靠近关墙的,从辽东到宣府,这是上千里的距离,却位置大多又都是最肥美的草场,和那大漠相比,条件实在是太好了。

    叶春秋继续道:“花当兄有没有想过,放汉人来牧马呢?”

    花当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姓叶的孙子果然不是东西呀,转眼之间,就打朵颜部的主意了。

    叶春秋瞥了眼面色不定的花当,却是抿嘴一笑:“朵颜部的牛羊,难道吃的尽这些草场,既然吃不尽,空坐宝山,又有什么意思?若是有大量汉人涌入,就全然不同了,人,才是草原上的关键,否则,如何抵御这三十万户鞑靼人?”

    花当朝叶春笑呵呵的道:“这件事,该从长计议。”

    显然他对这个提议没兴趣。

    有兴趣才怪,他才没那么傻,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出来给汉人分享。

    叶春秋看透花当内心的想法,眼帘微微一眯向连绵的蒙古包望了一眼,道:“你们朵颜三卫,满打满算,也不过四万户,这些人能做什么?假若我能让你们过上安生日子,不,能让你们挣上很多银子,衣食无忧呢?”

    花当眼睛一下眯起来,道:“镇国公,这草场是祖宗们留下来的,怎么可能因为如此,就易受他人?”

    叶春秋摇头微笑:“自秦汉以来,这草场就是无主之地,哪里有什么所谓祖宗传下来的东西,草原里的规矩,你是懂的,弱肉强食,只要这草原一日不太平,你们朵颜三卫就永不得安宁,靠刀剑捍卫自己的草场,能捍卫多久?当年匈奴、突厥、契丹、金人便是你们的祖宗成吉思汗,哪一个不是盛极一时?可最终,这里除了一堆皑皑白骨,又剩下了什么呢?我并非是贪图你们的草场,这草场其实不过是无主之地罢了,引入汉人,让他们放牧,我给你巨大的好处,银子,镇国府有,柴米油盐酱醋茶,镇国府也有,这世上,什么都是假的,真金白银才是真的。”

    花当有些心动了,睁大眼睛看着叶春秋追问道:“怎么给?给多少?”

    叶春秋收敛起笑容,一脸正经的注视着花当贪婪的目光;“花当兄要多少?”

    花当倒是犹豫了,似乎在思量,过了片刻,将自己心里的数目说出来。

    “一年,纹银百万。”

    叶春秋撇撇嘴:“就这么定了,若是有闲,花当兄可来青龙做客,细则,我们可以慢慢谈。”

    说着,花当居然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挠挠头:“好说,好说。”

    这孙子,笑的很忠厚的样子。

    这一路回程,那唐伯虎却借机上了车,方才花当与叶春秋的谈话,他却是听了个清楚,道:“公爷,汉人来放马?这……好吧,学生觉得不放心哪,怎的方才那花当,一口答应,不像他平日的性子,此人狡诈,莫不是有诈吧。”

    叶春秋倒是智珠在握:“不,他不是有诈,他不过是想要空手套白狼罢了。”

    “此话何解?”唐伯虎一头雾水,他越来越觉得,自己跟在叶春秋身边,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

    叶春秋看着唐伯虎:“我来问你,自秦汉以来,难道就没有汉人进入过草原吗?”

    唐伯虎愣了一下。

    “不只是进过,而且还不少呢,这一千多年来,多少汉人颠沛出关,也有人开垦,有人放牧,可是为何这么多年过去,这大漠上,除了那些屯田的军户,又有几个放牧的汉人呢?究其原因,不过是他们最终湮灭在这千里荒芜之中罢了,可是为何,他们消失殆尽呢?这才是花当自以为是的资本啊,他认为,自己从我们手里搞到了银子,大可以放心把汉人放进来,可是汉人哪里能放牧,最后这草场,还是他们的,而银子,也是他们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