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不要挡老子的路
    “呵呵!”郭俊愈发恼怒,大声说着话,门牙的豁口突显出来,“他昨天把本应该给军哥献的鲜花送给后排一个女的,叫做什么倩倩,那个女的居然就答应了。这是什么道理?简直丧心病狂!我追求邱佳丽整整一个学年至今也没弄到手,我容易吗我!”

    “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你没追到邱佳丽?其实你应该向我学着点,怎么才能讨女孩子喜欢。”谭庆凯矜持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得意起来,说:“我高兴了就传你几招,包管你终生受用不尽。”

    郭俊愤愤不平道:“你他妈那是狗屎运!如果昨天捧花的是我,你以为你还有机会?”

    “事情不可一概而论,倩倩绝对不可能喜欢上一个说话满嘴漏风的狗窦男。”

    郭俊赶紧闭住嘴巴,颇为羞恼。

    宋保军说:“谭庆凯你小子行啊,同时泡两个马子。”

    谭庆凯赶紧摆手:“军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倩倩只是对我稍有好感……”

    “我不管你们怎么样,这事不能被林梦仙发现。如果她知道了,我只能先拿你开刀。”

    谭庆凯出了一身冷汗,勉强笑道:“军哥,瞧你说的,怎么会呢?我和倩倩只是玩玩而已。”

    三人正说着话,龙涯在外面探头一看,问道:“阿军在吗?哦,阿军,我有个事情跟你说说。”一边给众人派了香烟。

    “我知道你想搞李建飞,这两天我都在查他。”龙涯也不怕谭庆凯和郭俊走漏消息,喷着烟说:“这小子有一伙势力,很不简单。”

    “我不是要搞李建飞,我想搞文哥的赌球团伙。”宋保军顺手捧起郭俊泡好的方便面就窸窸窣窣吃了起来,一股浓重的牛肉味散得满屋子都是。郭俊只来得及叫了声哎,见状只得再次翻出一桶没开过的方便面去找开水冲泡。

    龙涯沉吟道:“篮球协会内部组织严密,赌球运作方式自成体系,有严格的管理办法。比如他们的暗号每天都有变动,账务会计由文哥一手操办,不是想搞就能搞的。”

    “那总得有一个突破口吧,我听说李建飞很得文哥信任。”宋保军倒是真的饿了,三口两口扒光泡面,端起面桶咕嘟嘟连汤水也喝了个一干二净。谭庆凯忙问:“军哥,你没吃过午饭?我去下面给你打份快餐上来。”郭俊则说:“军哥,我这还有一桶泡面,你要是不够就请继续。”

    龙涯好生羡慕,他以前自号中文系老大的时候还没有过这等待遇。

    “够了够了。”宋保军今天没多大食欲,说:“来讲讲李建飞这人吧,他到底有什么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龙涯道:“李建飞这人别的倒没什么,对文哥忠心耿耿,办事也很利落干练,再加上篮球协会内部组织严密,别人轻易插不上手。听说文哥的核心成员均受到特别的监视,以防有人弄水。他有个女朋友,曾经三次分手,三次复合,爱得死去活来。”

    “他女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宋保军坐在桌子边上点起龙涯派的香烟,谭庆凯积极的跳下床铺收拾桌面上残留的桶面。

    龙涯早已习惯谭庆凯的狗腿模样,说:“李建飞的女朋友名叫黄诗棉,外语学院的,为人倒没什么,就有一点不好,喜欢勾搭帅哥。因为出轨被李建飞抓过,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两人三次分手也正因如此。”

    “我知道了……”宋保军出了一口浊气。

    “什么?”

    在旁边竖起耳朵偷听的谭庆凯和郭俊异口同声道:“泡他马子!”

    四人均禁不住猥琐的相视一笑,宋保军手指有节奏的敲击桌面,说道:“既然连女朋友出轨也能忍受,而且连续三次,想必李建飞爱煞了这个女人。最后一个问题:谁去泡?”

    谭庆凯和郭俊又同时指着龙涯道:“除了龙哥还能有谁?”

    龙涯连连苦笑摇头:“算了吧,我现在对女人真的没兴趣。郭俊不是说孑然一身吗,让他练练手也好。”

    郭俊是个只会纸上谈兵的家伙,闻言哪敢做声?忙道:“这种损人利己的事还是不要叫我的好。让傻子凯去,他不是情圣吗?刚和林梦仙有一腿,现在又搞上倩倩……”

    谭庆凯厉声喝道:“狗窦男!不要血口喷人!我和倩倩的关系纯洁得好比一张白纸!”

    “白纸!嘿嘿,白纸!有本事你把她踢进肥信黑名单啊!”郭俊自然一万个不服。

    “这个艰巨的任务应该交给谁呢?”宋保军垂头苦苦思索。

    良久,四个人同时眼睛一亮:“花美男屈景森!”

    说动就动,宋保军决定立即去找花美男当面商量此事。谭庆凯、郭俊二人对学习没有任何尽头,这种事倒是积极百倍,也要同去——或者说去找花美男帮忙介绍靓妞才是他们的本心。

    宋保军骑车载着谭庆凯,龙涯有一辆半新的两轮电瓶车,后面驮着郭俊。

    天气还未完全转冷,路上很多穿短裙的女孩,背影十分青春靓丽。谭庆凯每经过一人身边,必定要吹一声口哨,但总是换来女孩们“切”的一声。

    到了外语学院学生公寓楼下,只见两伙人正在吵架,旁边不少人围观。中间一人长身玉立,额头微见汗水,正是有“茶校李敏铲”之称花样美男屈景森。还有一个是上一次聚会中屈景森闭着眼睛随意一翻电话薄叫出来的女孩,手里抓住屈景森衣角,正被对方护在身后,想是双方关系有了重大突破,才有如此亲密举止。

    那女孩外形绝对算不上美女,甚至显得十分平庸,脸上还有很多雀斑,谭庆凯等人连她的名字都没记住。但她却很懂礼貌,做事极有分寸,大概屈景森也正是看中了她这一点。

    对面是两个气势汹汹的男生,身穿白色运动服,足踏运动鞋,正指着屈景森叫骂:“**养的,仗着一张小白脸勾引我女人,你以为我不敢打你么?单暖暖,还不快点滚回来,你以为小白脸护得了你么?我连你们两个狗男女一起打!”

    那名叫单暖暖的女孩从屈景森露出半边惊恐的脸色,语气却是十二分倔强:“王俊熙,我们早分手了好不,我又不欠你什么。你找到这里来什么意思?再不走我报告老师了啊!”

    “谁说分手了?我同意了吗?呵呵,我说怪不得连续几个月都没理我,原来和小白脸打得火热,我万万想不到你是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王俊熙上前就要推开屈景森,伸手去扯单暖暖的头发。

    屈景森虽然既抠门又胆小,遇到这等事情万万不能退缩,勉强鼓起勇气拦住对方的手臂。

    两人拉拉扯扯,屈景森紧紧揪住王俊熙的衣袖不肯放开。

    “你他妈还不放手?老子管教自己的女人轮得着你多事?”王俊熙焦躁不已,反手拧住屈景森的手腕往前推。另一个陪同的男生则站在边上紧紧盯着屈景森的眼睛。那男生显得十分精干,双手骨节粗大,青筋盘绕。

    相比起来,屈景森身高一米八五,肩宽腿长,体型更有优势,可惜他性子偏软,不敢当真动手,只由着对方推搡。而王俊熙怒气冲冲,抱有不管不顾的决心,此消彼长之下,屈景森连连后退。

    突然,王俊熙的衣袖嗤啦一下,被屈景森撕开一个大大的豁口,露出里面的灰色秋衣。

    围观的群众有人发出笑声。

    王俊熙再也无法克制,扬起手一巴掌打在屈景森脸上,叫道:“臭小白脸,撕我衣服!撕我衣服!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屈景森伸手护住头脸,狼狈透顶。

    宋保军见状单脚支撑自行车,朝谭庆凯使了个眼色。谭庆凯会意,急忙跳下车子跑过去,龙涯和郭俊跟在后面。

    本来打架的事情,谭庆凯只能充当看客,或是挨打的一方。现在有军哥作为后盾,胆子就比平时大上十倍,挤过围观群众,上前挡在屈景森身前,舌绽春雷一般高声喝道:“不要动!有话好好说!”

    还想等着看好戏的宋保军只能摇摇头:那种人跟他废话什么?直接上去打了就是。

    “闪开!”王俊熙怒道:“不要挡老子的路!”

    谭庆凯梗着脖子道:“你算老几?我偏不让!”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俊熙已是血冲入脑,怒火遮蔽心智,哪还管得了许多?抡起手就要朝谭庆凯打去。

    谭庆凯一时不知如何应付,见拳头迎面而来,紧紧闭上眼睛,双手握拳交叉挡在胸口,心里想喊:“你有种放马过来!”终究只来得及喊出一句:“妈呀!”

    王俊熙见他这个鹌鹑似的样子,气势更盛。拳面将及谭庆凯脸庞,突然一滞,一股反作用力勒住身体后退,只觉喉咙将近窒息,不由踉踉跄跄往后倒去。

    原来是龙涯抓住王俊熙后颈的衣领猛拉,前襟的领口推上来,箍住脖子。

    龙涯可不同别的普通学生,和人真刀实剑干架过来的,不然也不敢自称中文系古文二年级一班的前任老大。(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