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篇 第8章 万界楼主的刺杀
    东伯雪鹰的规则领域是根据幻境进行架构,作为混沌虚空幻境最强者,他的规则领域范围内,能悄无声息渗透极少极少!只要东伯雪鹰在的位置,他周围十万里范围,就有无形规则领域覆盖,仿佛真实世界覆盖一层幻境。

    “哗~~~”敌人爆发的刹那,就令东伯雪鹰的规则领域也爆发了。

    周围十万里范围内立即一片光怪陆离,层层世界扭曲,东伯雪鹰仿佛站在无数层世界的最深处。

    地面上原本平静的荒野都扭曲了化作了一位老者,远处原本飞奔的野兽也在扭曲化为了一位老者,连荒野中低矮的大树都扭曲化作老者,地面深处也鼓起形成一位老者,一个个老者出现,足足上千个老者同时杀入规则领域范围内。

    他们都一模一样,身体仿佛不存在似的。

    “万界楼主!”东伯雪鹰大惊。

    “竟然被发现了。”万界楼主也有些惊讶,师傅一脉传承他修行的更倾向于肉身,所以分身无数,可在虚空造诣上就弱些,并未达到‘虚化极致’。若是虚化极致,像拥有无影天赋的毁灭魔族一样,完全能悄然潜入到东伯雪鹰身旁都不被发现。

    有得就有失。

    他选择分身无数这条路,让他面对混沌虚空大破灭都不畏惧。面对圣主这种恐怖存在都丝毫不惧。

    可战斗力就稍微弱了些,他师弟‘赤眉山主’选择的路战斗实力更强。不过师弟仅仅才混沌境罢了。

    “轰。”

    东伯雪鹰发现的刹那,身后一只巨大的火红色神鸟朱魇便出现,扇动翅膀,火红色气流也弥漫开来,幻境一重重波及四面八方,每一个万界楼主分身都遭到侵袭。

    “虽然有上千个分身,不过似乎每个都很弱?似乎比我还弱?”东伯雪鹰暗暗嘀咕,也对,如果每个分身都有正常宇宙神实力,那万界楼主早就无敌了。而实际上万界楼主从来就不以战力出名,便是界祖、巫祖都要比他强。

    自己施展的幻境虽然厉害,可万界楼主还是能轻易抵抗,当然也得分出点心力抵抗。

    “杀。”上千个老者从不同位置侵入十万里范围,忽然每一个老者都扭曲模糊。

    一个巨大的遮天蔽日的老者头颅出现,足足有千万里范围,也笼罩了东伯雪鹰的幻境领域,他一张嘴,便是无尽黑暗降临,吞向了东伯雪鹰。

    “哗哗哗~~~~”

    一朵朵巨大的黑色花骨朵出现了。

    因为先后汲取好些毁灭魔族死后的能量,令灵魂变强少许,在维持朱魇第十变的同时,也能施展出八朵九叶花。

    所有的九叶花,一朵包裹一朵,在最内部便是一袭白衣的东伯雪鹰。东伯雪鹰也瞬间激发了身上的两件秘宝,十二元珠手链激发下顿时蒙蒙光罩层层在身体周围,同时东伯雪鹰白色衣袍表面还大放金光,体表也有蓝色光晕。

    万界楼主巨大头颅仅仅一吞,百万里范围都尽皆被吞入进去,东伯雪鹰周围也陷入黑暗中,可他丝毫不慌。

    他依旧两大秘宝庇护,且规则领域完全爆发。

    幻境笼罩,更有八朵花骨朵层层保护。

    “嗤嗤嗤~~~”一缕缕白光在黑暗中显现,奈何保护东伯雪鹰的九叶花也都尽皆藏身在虚幻世界,那些白光强行渗透,贯穿了层层叠叠无数世界阻碍,威力损耗了三成,强行攻击在九叶花花瓣上,不愧是混沌虚空最大杀手组织万界楼的首领,九叶花花瓣虽然颇为坚韧,可在赤眉山主攻击下都会被切割,更别说万界楼主的杀招了。

    一缕缕白光穿过虚幻世界阻碍,依旧迅速贯穿九叶花的花瓣,令九叶花也开始崩塌毁灭。不过在崩塌的同时,东伯雪鹰周围也不断有新的九叶花出现。可那些白光贯穿速度太快,仅仅眨眼,就接连贯穿了十一层九叶花(有三层是后产生)。

    “嗡。”东伯雪鹰依旧平静站在那,十二层蒙蒙光罩却坚韧无比,在那些白光侵袭下,仅仅最外层的两层光罩被贯穿,那些白光便尽皆消散了。

    “就这些手段?”东伯雪鹰看向周围无尽的黑暗。

    这一招说来缓慢,实则这种宇宙神层次的交手却是仅仅一刹那。

    然而刚开始杀招没能解决他,东伯雪鹰就有足够时间施展超远距离传送离开了,所以东伯雪鹰更放松。

    “巫祖他们给我的保命秘宝果真不凡。”东伯雪鹰暗暗道。

    巫祖他们都说过。

    能在瞬间攻破十二元珠手链庇护的,唯有圣主!

    至于万界楼主?东伯雪鹰觉得不靠秘宝,自己都有望扛过这一波杀招!当然自信是一回事,他也不会傻乎乎有两大秘宝而不使用。

    “哗。”周围无尽黑暗中,一道老者显现,正是万界楼主。

    “这是巫祖给你新炼制的秘宝?”万界楼主看着东伯雪鹰体表的十二层蒙蒙光罩,在穿透虚幻世界和九叶花,他的杀招也就只剩下六成!感受了光罩威力,万界楼主明白要破开他需要些时间了。因为这杀招也是需要酝酿蓄势的,他潜藏蛰伏,早就蓄势就为了这一波刺杀。

    刺杀失败,再蓄势,东伯雪鹰有破界传送术早就能轻易逃掉。

    所以……万界楼主也明白失败了。

    “对。”东伯雪鹰点头。

    “巫祖他们挺看重你。”万界楼主道,“我问你,你的破界传送术哪里学的?”

    “古修天赋。”东伯雪鹰道。

    “不可能。”万界楼主摇头,“至高规则不可能赐予这样的天赋。”

    “哦?是吗?难道你们掌握了至高规则,这么有把握?”东伯雪鹰反驳。

    万界楼主一愣。

    执掌至高规则?

    别说是他,就是他师傅,这一脉的开创者都没达到这一步。想要执掌至高规则何其难。

    “这东伯雪鹰说的也有道理,没掌握至高规则,或许师傅的推断也不一定对?难道古修天赋,真的会拥有破界传送术?”万界楼主暗道,“不过修行到师傅那一步,他的推断错误可能性极低。”

    之前他认为东伯雪鹰是偷学他们这一脉基础之法推演出的传送术,或者是从九云帝君那学到。可现在他认为,也存在很少的一点可能——真的就是古修天赋!

    至高规则,终究难以琢磨。

    “万界楼主的刺杀我算是领教了。”东伯雪鹰一笑,身旁虚空便扭曲,跟着他一步迈入便直接消失不见。

    ……

    荒野中。

    赤眉山主也遥遥看着远处的大动静,跟着远处忽然平静下来,他身旁则是出现了一名老者。

    “师兄。”赤眉山主看着老者。

    “失败了。”老者摇头。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