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节 阴差阳错的命运
单飞对诗言偷走晨雨一事素来莫名其妙,却从未想到一切是因为孙尚香的爷爷孙钟。
  
  孙尚香微垂螓首,心中的不安之意更浓。
  
  她知道姬归是这世上少有的智者。姬归说的平静,但孙尚香早听出姬归不但对曹棺不感冒,对孙钟亦是颇有微词。
  
  老者自有其评判的标准。他虽不出秘地,但仗着秘地的记录加上自己的推测,反倒对真相知晓更多。
  
  爷爷做的事情有什么问题?
  
  单飞会不会因此……
  
  孙尚香身为江东郡主、在世人面前冷静自若,但面对单飞时,她的自信却没有那多,很多时候渐渐还会露出小儿女姿态。
  
  和单飞携手共闯秘地时,单飞将事件不断组织重排的时候,她却时不时的想到单飞若知晨雨在哪里后,会不会立即掉头离去?
  
  曾经的温柔关切不过是昙花一现;悄然的倾心携手亦抵不过曾经的诺言。
  
  她最后的一点心愿是能微笑着离开,单飞为孙家做了许多许多,她实现了对单飞的承诺,帮他后就能昂首离开。
  
  白莲花的赌注始终如根刺般扎在她的心头,她知道姻缘注定,她无法、亦不想让单飞忘却晨雨,但她还想击败白莲花。
  
  可单飞、晨雨的分开若是因为爷爷的话,那她如何向单飞交代?
  
  芳心揪起,孙尚香静等着老者的宣判时娇躯微颤。
  
  姬归凝望单飞道:“你猜的一点不错,孙钟知道惹不起白狼秘地的人,看出诗言不会对这件事置之不理,虽未求诗言,但算定诗言会帮他。诗言也的确将白狼秘地的女孩偷了出来,起名晨雨。”
  
  孙尚香芳心颤抖,这一次才真正知道了晨雨的来历。
  
  单飞握紧了伊人的纤手,却没有孙尚香想象中的激动,“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诗言在见到女修后决定做一件事情。”姬归沉吟良久才道:“她信人是可以改变的,哪怕她是出自白狼秘地!”
  
  单飞讶异,吃惊道:“她将晨雨带到身边养大,就是为改变晨雨?”他一时间不知说什么是好。他虽理解诗言的行为,但难信诗言会有这般执着。
  
  诗言为何要在晨雨身上花费这多的功夫?
  
  姬归缓缓点头,“但她很快发现她根本不用改变晨雨,因为晨雨……是和她一样天真无邪的女孩。”
  
  瞥见单飞嘴角带笑,孙尚香缓缓垂下头来,却没有留意到姬归复杂的目光。
  
  “或许因为诗言本身就没有邪念。”郭嘉一旁补充道:“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诗言身边的人就算不和她一般纯真,亦会被她的纯真感染。我始终认为,想用真情改变这个世界的计划不会有错,有问题的是偏有人会利用这种善良,进而伤害了善良。”
  
  曹棺潸然泪下。
  
  孙尚香心中难安。
  
  姬归默然片刻,喃喃道:“郭祭酒或许是对的。”
  
  “孙钟呢?后来如何?”孙尚香在众人岔开话题后,却是执着的寻找答案,“他虽是利用了诗言,不过他不让白狼秘地的人接受女修传承……他的想法……不是为世人着想吗?”
  
  “不是。”姬归摇头道。
  
  孙尚香心中微沉,“那他有什么用意?”
  
  姬归半晌才道:“他知道最有希望得到女修传承的就是白狼秘地带来的那个女孩,因为每个人的灵性本不相同。如果白狼秘地的人消失,那他带到邺城去的另外一个女孩就极可能得到女修的传承!”
  
  众人恍然。
  
  单飞、郭嘉互望一眼,想起当初有关孙钟的议论。
  
  孙钟不但神秘,而且野心极大!
  
  他虽是西域人,看起来对中原却很有兴趣。他不但要帮儿子一统天下,而且还想要得到女修之力相助孙家!
  
  “另外一个女孩?”孙尚香讶然道:“那是谁……”
  
  爷爷从哪搞到一个女孩,又将那女孩弄到了哪里?
  
  她从未从娘亲那里听到过这些事情,暗想那女孩不可能是我,不然娘亲、大哥没有道理不和她提及此事。
  
  孙家的人亲密无间,会有什么事情不能对亲人言及?
  
  “除了孙钟、孙坚外,恐怕没有人知道此中究竟。”姬归皱眉道:“孙钟的事情在此间记录极少,孙坚既然和父亲合捞玉玺,想必知道父亲的用意。”
  
  郭嘉心道你说的是正确的废话,孙钟下落不明,孙坚英年早逝,这爷俩都是没影的事情。既然如此,我们还是没人可问,这难道还是一件无头公案。
  
  蓦地向单飞望去,郭嘉心道单飞虽不能让人起死回生,若真的能穿到十数年前看到孙坚、或者去邺城,都可能解决这件无头公案。
  
  不过看起来单飞还没有这种能力。
  
  单飞亦是皱眉,还能耐心道:“此间看不到邺城的事情?”
  
  “能!”姬归肯定道。
  
  单飞不喜反惑。
  
  姬归见状叹道:“老夫虽是不理世事,但对于当年发生的事情亦是好奇,可惜的是……此间虽在记载邺城的事情,但在女修传承那夜的前后六天中,记载却是完全空白的。”
  
  “什么?为什么?”郭嘉不解道,他不知道记载空白的意思。
  
  单飞却觉得这恐怕是删档的意思。
  
  这种记载莫非和磁带类似,被什么干扰后就会无法记载往事?
  
  能干扰云梦秘地记载的原因是什么?好像只有女修复活一事?是女修抹去了这些记录?
  
  他脑海中跳出这个正常、又奇特的想法,转瞬又有困惑,暗想女修传承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女修为何这么做?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孙尚香关切道:“晨雨被诗言带走,孙钟带着的那个女孩得到女修传承了吗?”
  
  她不肯称呼孙钟为爷爷,一来是因为她根本对这个爷爷没什么印象,二来却是想悄然划清和孙钟的界限。
  
  “这也没有人知道。”姬归摇头道,“老夫只知道诗言将晨雨养到自立,然后吩咐晨雨去昆仑山找西王母。”
  
  郭嘉秀眉微扬。
  
  单飞却记起晨雨曾经和他说过的话师父临终前,曾让我去昆仑山一趟。她说让我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西王母。
  
  不过晨雨没什么发现。后来晨雨曾见到马未来,说明去昆仑亦是找马未来,若见到马未来就能解决很多问题。阴差阳错间,单飞只想保留晨雨的**,却不想当时不问,事后全部都成了谜案。
  
  那个死老头子如今在哪里?
  
  单飞那一刻对马未来有着前所未有的思念。
  
  “找西王母做什么?”单飞知道不见得有回答,还是问了句。
  
  “诗言想问个问题……当年西王母为何要隐居在昆仑?”姬归沉吟道。
  
  这还有为什么?神秘呗。
  
  单飞心中暗想,随即问道:“诗言自己为何不去?”
  
  “因为她……”姬归良久才道:“她一直在此间等一个人。”
  
  “她是在等我。”曹棺立即道。
  
  一天前的单飞恐怕还不知道曹棺的意思,眼下听曹棺所言,他随即道:“这里能看到诗言的藏身之地?”
  
  郭嘉见姬归点头,亦是不由接道:“曹棺使用无间后,见到的是这里等候的诗言!”
  
  他说话间望向单飞,都明白曾经困惑他们的一个问题诗言为何像认识曹棺一样?而且知道自己有个徒弟叫晨雨?!
  
  曹棺见到的不是十数年前的诗言,而是此间一直等候的诗言!
  
  她在看到曹棺使用无间后,立即和曹棺穿到同样的时间,出现在曹棺的面前,因此曹棺一回头后立即看到了诗言!
  
  单飞暗自惭愧,心道诗言用起无间比他要熟练得多,最少诗言能用无间准确的选择时间和空间!
  
  这是很拽的技术啊。
  
  怪不得单鹏能助女修绞杀使用异形香的人,女修又让单家使用无间香对抗异形者。
  
  无间还有很大的发展!
  
  女修傲视天下,单鹏能助女修,本身的能力怎容小窥?
  
  不过这不能怪他单飞,事实上到了巫灵儿的时候,已经不会使用无间了,他单飞是重拾单家的技术,任重道远!
  
  以后有机会向姬归请教一下。
  
  单飞谦虚的同时想的亦和郭嘉仿佛,若非郭嘉说的那样,就解释不了十数年前的诗言为何能预知晨雨的事情。
  
  诗言为何这么做?
  
  因为她还在期盼着曹棺的改变!她不知道曹棺是否真的改变,只有在曹棺用了无间香后,她才会出来和他相见。
  
  相见在十数年前。
  
  对于诗言来说,在哪里相见、在哪个时间点见面根本没有任何区别。放下一切荣华富贵,知道能去不会返还能坚持这么做的男人,已值得她见面。
  
  但她为何要听曹棺的话放弃晨雨?
  
  诗言虽擅用无间香,但好像只是利用无间去见下女修,她唯一改变的就是晨雨的命运,她为何终将晨雨还了回去?
  
  姬归喃喃道:“看来你们都是聪明的人,很快想到了这点。不错,诗言还在等待一个改变。那是老夫答应她最后一次动用无间。”
  
  “她没有去偷晨雨……改变了晨雨的命运。”单飞说话间,心中怔了下,纠正道:“她应是阻止了以前的那个诗言去偷晨雨。曹棺,你见到过十数年前偷了晨雨的诗言,如今的诗言只是又把晨雨还了回去!”
  
  他说的很绕,形容的事情亦是不可想象。
  
  说穿了就是那个时空本有两个诗言!偷晨雨的诗言,送晨雨回去的另外一个诗言。诗言做了一个改变,纠正了自己曾做的改变。
  
  曹棺愣了下,半晌才点头道:“原来如此。”
  
  “女修传承后的邺城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单飞耐心道。
  
  姬归摇摇头不等回答时,曹棺缓缓站起道:“单飞,你不觉得我们是在南辕北辙吗?”
  
  单飞微愣,暗想我的确是南辕,你就是那个北辙。我拼命的向目标进发,你就秀逗一样把我死力的向相反的地方推。
  
  不是你和诗言搞出的这件事,我说不定已经在桃花林舒舒服服的卖包子了。
  
  忍住怒气,单飞问道:“为什么这么讲?”
  
  曹棺痛苦后恢复了冷静,望着姬归道:“承蒙老丈解开了我等的诸多谜团,但我们何必这么费力?老丈不知道的事情,诗言怎会不知?”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说这些的用意?”姬归叹息道。
  
  曹棺益发的沉冷,涩然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想告诉我,既然由老丈你代言,诗言想必已经去了。”
  
  姬归长眉微扬。
  
  曹棺握拳道:“但我知道不是这样的,我知道诗言还在,我甚至知道她……正面临着极大的危险!”
  
  姬归神色微改间,就听一人淡然道:“不错,她要上祭台,无人能改变的事实。既然如此,天王老子都见不到她,你曹棺更是不能!”.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