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大功一件
    曹公公卖力地描绘着当时紧迫情形,慷慨激昂的将每个人都带入他的故事里。

    叶春秋如何杀敌,激动人心的画面立即活灵活现的展现在众人脑海中。

    朱厚照极度认真的听着,心里既激动,又是忐忑,还真跟自己做梦一样呢。

    其实朱厚照的梦,大抵是有套路可循的,说穿了,就是遭受了古人的影响罢了,而这些影响,不是出自演义,就是二十四史,这就好似,许多人做梦,总会梦到自己在某个影视或者是小说的剧情之中。

    偏生这曹公公,除了这张嘴皮子厉害,满肚子都是那些说书的内容之外,也没别的毛病,他对一个故事的艺术加工出自哪里呢,依旧还是有迹可循啊。

    想想都觉得激动,曹公公从没想过,自己三言两语就能吸引皇帝的注意。

    自己竟是也有今天,他顿觉得面上有光,眼看着所有人直勾勾的眼睛看着自己,方才徐徐道。

    “这镇国公越杀,越是血脉喷张,那鞑靼的金卫,竟是不敌。陛下,那些鞑靼金卫,可俱都是身长丈二有余,眼睛犹如铜铃般大,龇牙裂目,按常理来说,镇国公哪里是对手,可是偏偏,镇国公有如神助,仿佛……仿佛……”

    他瞪大眼睛,一时想不到形容词,便把自己觉得最有说服力,最能形容出画面感的话说了出来:“仿佛先帝显灵哪。”

    这下厉害了。

    先帝都出来了。

    曹公公毕竟是宫中的老人,半辈子都伺候着先帝和太后,所以这先帝显灵,可谓是信手捏来。

    朱厚照一听到自己的爹,将信将疑。

    刘健诸人,也是先帝时的老臣,先帝对他们有知遇之恩,一听先帝,倒不是因为叶春秋,实在是想到先帝驾崩这么多年,万万料不到在这里听到先帝,便不禁眼眶湿润。

    “你,胡说吧。”朱厚照看着曹公公,有些不信任的反驳道,在他心里叶春秋本来就是厉害至极,哪里需要自己的爹来帮忙。

    曹公公一听,心便咯噔一下,这是要完啊!

    平时嘴巴讲起来,就哧溜溜的拦不住,跑火车一样,方才讲到了兴起,居然忘了这是在御前,可是说出来的话,覆水难收。

    难道还能承认自己是大忽悠不成,他立即郑重无比的赌咒发誓道:“奴婢不敢有半句虚言,这是草原上的牧民和奴婢派去的细作亲眼所见。”

    这特么的就带有一点玄幻和中国传统的神怪色彩了,这曹公公说的煞有介事,倒是教人惊疑不定,朱厚照眸子微微一眯狐疑的看着曹公公:“亲眼所见,见了什么?”

    被朱厚照这么一问,曹公公有些心慌了,可开弓没有回头箭,话都说出去了,必须找个好的说法圆那。

    曹公公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立即正色道。

    “那镇国公挥洒长剑,头顶上,宛如三花聚顶,隐隐可见先帝音容,自然,这是他们说来的,奴婢也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可是更厉害的还在后头呢!

    那金卫们抵挡不住,于是鞑靼人暴起,数百人,陛下,数百人啊!这些草原上鞑靼人,哪一个不是自幼打熬身体,弓马娴熟。

    他们无信无义,竟是耍赖,也不管是不是决斗,竟纷纷拔刀,冲杀上去。

    陛下啊,这下厉害了,这一次是以一敌百,不,是数百。

    那叶春秋有先帝显灵护佑,非但不惧,反而大笑三声,杀将进去。

    啊呀呀,那真是天地为之色变,鲜血流成了河。

    这镇国公杀的兴起之处,竟是无人敢樱其锋芒,如猛虎下山,入无人之境,镇国公便在这万军之中,径取了那火筛王子的首级。

    火筛王子一死,鞑靼人胆寒,于是哭爹喊娘,只恨自己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一条腿,顿时鸟兽作散,慌乱逃窜。”

    说到此处,竟已有打爆星球的玄幻色彩了。

    曹公公舔舔嘴,悄悄拿眼眸往龙案方向觑去,却见小皇帝听的如痴如醉,便又笑嘻嘻道。

    “陛下,被吓死的,何止是鞑靼人,便是那朵颜卫的花当都指挥使,本是想要勾结鞑靼人,可也已吓破了胆,忙不迭的拜倒在地,愿意顺服,还说从此之后,再不敢有叛逆之心,阖族上下,愿永顺大明,为王先驱。”

    “就这样了?”

    朱厚照意犹未尽,睁大眼眸一脸期待的看着曹公公,希望还有下文。

    曹公公只恨自己听的书太少,心里虽然暗暗骂自己,可此时却只好小鸡啄米般点头:“对,就这样了,镇国公诛杀鞑靼王子火筛,拿住了巴图蒙克的女儿,已是派人押解回京,其余鞑靼人,尽都杀光殆尽,朵颜部再无叛逆之心,花当已准备上表请罪,大抵,就这些人。”

    就这么……解决了。

    朱厚照老半天回不过神来。

    他能想象,当时叶春秋是什么处境,若是遇到其他人,怕是早已被吓尿了,哪里能如叶春秋这般,竟还能杀出一条生路。

    现在即便只是事后回想,朱厚照都觉得激动,他不禁大笑:“春秋乃是朕的诸葛孔明是也。”

    这句话教曹公公差点没吐血三升,陛下,咱分明是拿赵子龙做模板好吗?既忠又义,以寡击众,七进七出,虽然念诗破坏了一些格调和美感,显得有些不和谐,可是这诸葛孔明是什么鬼?

    偏偏他不敢反驳,却是笑嘻嘻的道:“是呢,镇国公忠义无双,此番他出关,这关外地百姓,有福气了。”

    几个阁臣,也俱都大大的松了口气,叶春秋收服朵颜部的过程可能会有所出入,可是这个结果,却还是教人喜出望外。

    原本这么多难以令人头痛的问题,现在一切都迎刃而解,何况,拿巴图蒙克在大漠不可一世,此时诛了他的儿子火筛,擒获了他的女儿,可谓是振奋人心。

    刘健不禁笑起来,整个人也觉得精神了许多,他毫不犹豫的拜倒,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李东阳、谢迁、王华三人,也都精神一震,齐齐拜倒,高声道:“恭贺陛下。”(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