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最糟糕的相遇


    在距离艾达华星基地上百公里外的一片荒野上,一艘巴尔人的星舰停泊在地面之上。这只是艘型号普通的高轻型舰,长度不过三四十米,在阿加雷斯的通用规格里,也就帝国里哪个小贵族所承坐的星舰罢了。这艘不起眼的星舰周围却堆满了夜魔的尸体,看得出来这里经历过一场战斗。夜魔在这里留下过千具的尸身,战斗还算激烈。可在战场上看不到除了夜魔外的其它尸体,也就是说这场战斗是单方面的屠杀,至于哪一方是被屠杀的对象,想来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而稍有经验的军官还能够看出一些细节,例如夜魔的尸体,哪怕距离星舰最近的那一具,也在五十米开外。换句话说,夜魔甚至还冲不进星舰的内圈,便被屠杀殆尽。如此细推的话,要不是这艘星舰的火力惊人,就是有强者坐镇。再不,它的护卫肯定非比寻常。

    这时,星舰左右两侧的舱门开启,各伸出一条甲板,从舱门里有人影6续涌出,是一队护卫。这些战士安静且迅地抵达地面,然后火焰喷射器处理着尸体。从喷射器里射出的火流呈暗青色,看似无甚温度,可夜魔尸体被扫过便迅灰化,接着变成片片灰絮。而这整个过程,竟然没有任何燃烧的迹象。更特别的是,这些战士的护加是显眼的淡金色。这种颜色在阿加雷斯上不受欢迎,那颗星球的传统更喜爱黑色、暗红等比较深沉的颜色。像这样的淡金色十分少见,少见不代表没有,事实上阿加雷斯只有一种人会用淡金色的护甲。那是铎比亚皇城里头,直接听命于弗里乌斯的近卫军“金色黎明”。

    可以说这支军队在当初建立的时候,纵使在铎比亚里也被视为异类,但弗里乌斯坚持用这个名字以及淡金色的护甲作为这支军队的标志。这对弗里乌斯而言是一种象征意义,他认为自己能够给阿加雷斯带来一个全新的时代,而这个时代的曙光,便由此而启。于是这支无论是护甲颜色还是名字更合适艾达华星人的军队,就这么诞生在不落城里。

    通常,金色黎明只驻扎在黑帝皇那座沉黯城堡之中。可现在他们在这里,那么星舰里有谁便再明显不过了。就在那个并不宽敞的指挥室里,弗里乌斯正看着一面光屏。光屏里是艾达华星的高地基地打开护罩的情景,黑帝皇嘴角撇了撇:“奥法西斯来了吗?”

    在入侵加特星域之前,斯伯纳克便让他前来永夜星,称能和奥法西斯一战。尽管弗里乌斯最终的目标其实是斯伯纳克,但在那之前能够和奥法西斯交手,对他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要知道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已经对手难求,否则当初见到艾伦有几分潜力,弗里乌斯也不会见猎心喜。可艾伦对他来说还太青涩了,或许以后是一个不错的对手。可在当时,与其说和艾伦交手,不如说他在指导艾伦如何成长到至尊。当然,弗里乌斯此举也不过仅为了给自己多找一个对手罢了。现在有奥法西斯,这个对手可谓势均力敌,弗里乌斯岂有不“心动”的道理。

    他关闭光屏的画面,眯眼道:“走,去艾达华星人的基地,希望奥法西斯可以给我一个惊喜。”

    于是那些正处理着夜魔尸体的战士匆忙返回,甲板收起,星舰缓缓升空。在空中调整方向后,便径直朝艾达华星人的高地基地掠去,在天空留下了一道黑虹。

    高地基地里,马因侯爵安排好护卫的工作之后来到基地指挥中心,他的副手安南子爵送来一杯热腾腾的饮料道:“大人,你休息一会吧。”

    安南子爵是位成熟美丽的女性,亦是黄金蔷薇的一族。追求者不少,可惜这个女子一心系在马因侯爵身上,至今末嫁。如今她的年龄也不小了,已经到了适婚的年纪。一位子爵,而且是女性,对于她的家族来说变数实在太大。一般来说,对于这样的女子,家族都会提前物色好对象。现在,安南就有好几个选择对象,可她一个也不喜欢。为此,最近和家族闹得正僵。这次护送露茜来到永夜星,旅程绝对称不上舒服,但安南反而松了口气,可以借此机会离开家族一段时间,也给自己有机会好好想想以后要走的路。

    马因也略知一二,他自然清楚这个助手对自己的心意。可他本人是有家室的人,对妻子儿女都倍加关爱。哪怕妻子也提议他接受这位女子爵,可马因对安南的感情却没有渗着一丝男女间的爱慕,更多的,是一种上司下属间的友谊。他也为这事和安南谈过了好几次,可惜都无法让安南死心。

    从安南心里接过热饮,马因喝了口道:“我们有五个钟头左右的休整时间,你也下去休息吧。”

    “不,该休息的是您。这里我看着就好,下面那些东西应该不会上来的。”安南坚持道。

    马因也不坚持,喝光了饮料就要离开。突然警报响了起来,马因脸色立变,喝道:“怎么回事?”

    一名正观察着雷达的士兵报告道:“现一架来历不明的星舰,正朝我们这个方向而来。”

    “把图像呈现上来。”

    于是一架巴尔人的星舰便出现在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上,看到这艘星舰,马因着实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永夜星上会出现巴尔人?”

    “难道他们是尾随我们而来?”安南猜测说。

    马因大叫道:“去把殿下带过来,快,伺机护送殿下离开。其它人检查基地能源和弹药储备,把护罩能级提高到最高等级,准备战斗!”

    一系列的命令下,先是基地里响起了警报,接着几个还能用的武器平台开始运作起来。可这个基地剩下的能量储备不多,提供的火力十分有限。马因脸色凝重,他已经打算放弃这个基地,也不管什么研究。只要基地拖住巴尔人的星舰,立刻找机会带露茜离开。现在他只希望这条星舰上没有巴尔人的主要战力,若只是普通军官和士兵,那他们基本就没什么危险。

    很快,露茜给带到了星舰处。马因已经集合了人员在此处汇合,基地的防御和武器平台交给智脑控制,无须浪费人手。看到露茜,马因连忙道:“殿下,事态紧急,请您马上离开。”

    露茜却想到了艾伦,犹豫道:“可是......”

    话音末落,便有连绵霹雳在头顶炸响,停泊处震动了起来,抖下一缕缕细细的灰尘。有士兵叫道:“不好,护罩给击破了!”

    “火力这么强?”马因顾不得许多,拉上露茜便要上舰。就在这时,一股让人窒息的威压从天而降。四周士兵立刻倒下大片,竟是直接给上空的威势震晕了过去。露茜身上则不断浮生金色蔷薇,源器护主,自行释放出能量保护露茜。至于马因和安南虽不至给震晕,可脸色也苍白得可怕。特别是安南,她身体颤抖摇摇欲倒,瞳孔缩小,心跳加,如同一头把弱点暴露在天敌眼下的小兽。马因只得苦苦对抗那股气势,还要分心照顾安南。侯爵心中大惊,这股气势之强之剧,实属生平仅见。他自问就算面对级强者,也不会像现在这般不济。

    接着一个声音在上方响了起来:“怎么回事,奥法西斯不在此处?”

    停泊场上空的装甲突然裂开,装甲呻吟着自两边分开,从那个缺口中飘下来一条身影。对方黑衣黑加,披风猩红,只是简单往那一站,自然而然便成为所有人视线的焦点。马因心脏重重一跳,苦涩道:“铎比亚的皇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自然认得出那是弗里乌斯,可绝没想过黑帝皇会出现在永夜星。毕竟现在加特星域正被入侵,两大至尊应该在前线坐镇,而非光临一颗濒死的行星才对。

    弗里乌斯冷漠地在众人脸上一一看过,视线最终停留在露茜身上。当他目光落下时,露茜身上的金色蔷薇拼命盛开,一时间,露茜被金光照亮,犹如曙光女神般光彩夺目。

    “金蔷薇?”弗里乌斯道:“你是什么人?”

    “露茜,大帝其中一个女儿,金蔷薇的继承者!”

    “难怪。”弗里乌斯再问:“奥法西斯呢,为什么他没来?”

    露茜反问:“为什么他要来。”

    “因为斯伯纳克那家伙说了,我可以在这里和奥法西斯打上一场。那个混蛋虽然心机深沉,但不会胡说八道。他既然这么说,那奥法西斯一定会来,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弗里乌斯眯眼道:“不过一个皇女跑到这里来,倒是叫我意外。这样吧,把金蔷薇给我,你们可以离开。”

    露茜断然道:“不行,金蔷薇无论如何也不能交给你!”

    先不说弗里乌斯能否运用得了金蔷薇,当是这把源器的象征意义,就不能让它落进巴尔人手中。何况那个人还是弗里乌斯,露茜自然知道这么说有什么好果,可她也有自己的骄傲。

    弗里乌斯面无表情,只是从嘴中吐出两个字:“找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