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节 你就是晨雨
    众人霍然转头。
  
      郭嘉脸色微改,他虽在专心分析着往事,想看看如何出手帮助单飞和曹棺,但在这种环境下,他始终难放下警惕。
  
      若有人前来他定会察觉。
  
      却不想说话那人几乎近在咫尺的说话,他仍旧没有听到,这人若是敌人……绝对是个极可怕的对手!
  
      说话的是个老者。
  
      他一头黑发,胡子却是花白如雪,年纪虽老迈,但举手投足间有着不尽的威严。
  
      单飞一看就知道此人是秘地实权派的人物,甚至能和姬归平起平坐。
  
      楚威?
  
      单飞想到姬归曾经对此间人物略有介绍,立即想到来人只怕就是和姬归共同管理此间的楚威,不过他看到楚威的时候略有点困惑。
  
      他感觉自己居然见过楚威的。
  
      这怎么可能?
  
      楚威此生就在云梦秘地,他单飞初入此间,怎么会见过云梦秘地实权派的人物?
  
      曹棺乍闻白须老者所言,紧张道:“什么……祭台?”
  
      白须老者面如铁板的看着姬归,“姬归,你何必和这些人浪费口舌?”
  
      姬归见那老者不满,倒还是安之若素道:“这是秘地掌刑的楚威。”顿了片刻,姬归叹道:“一切本因诗言而起,秘地亦有过错。他们毕竟是客人,老夫想让他们就这么离去,当此事全未发生过。”
  
      “什么祭台?诗言要上什么祭台?”曹棺额头青筋显露,就要冲到楚威面前,却被郭嘉一把拉住。
  
      楚威头发丝都没动上一根,无视曹棺道:“但你姬归怎会不知,很多人就是这样,你越对他们客气,他们反会当你说的是放屁。对于这样的人,何必浪费气力?”
  
      姬归皱下眉头。
  
      楚威终于转望曹棺道:“姬归不说的,我替他说!此间的铁规是——一入此间的人,本是再不能出了云梦泽,偷出云梦泽的人若被秘地抓回,从来都是死路一条。”
  
      单飞心中微动,他想到曹棺曾经这么说过。
  
      曹棺知道诗言处于极大的凶险,不然他被女修抓回的时候,也不会那么伤心绝望,他本以为事情过了十数年。
  
      不想阴差阳错间,曹棺和诗言虽是相聚十数年前,可诗言却是近来回转,这给曹棺重燃了希望。
  
      诗言还活着!
  
      曹棺拼死也会救诗言。
  
      不过诗言当初只是给曹棺留言——去云梦秘地,有她的所有答案!
  
      曹棺如何知道云梦秘地的这个规矩?
  
      楚威看着眼角跳个不停的曹棺,冷然道:“诗言是偷出云梦泽的!她一定要死!”
  
      曹棺怒吼声中挣脱郭嘉的手臂,冲到楚威面前就要伸手……
  
      楚威一把拎起了曹棺!
  
      单飞、郭嘉均知道云梦的执刑人绝对有深不可测的能力,见楚威这般轻易的制住曹棺还是倒吸口凉气。
  
      二人并未出手。
  
      这不是出手能解决的问题,能谈还是要谈。
  
      楚威拎着曹棺又道:“不过偷出云梦泽的人有个赎罪的机会,那是上祭台祭天。诗言没有选择死,而是选择了上祭台。选择上祭台的人,谁都不能见,你曹棺更不能?你如今是否明白?”
  
      他一甩手,就将曹棺扔出数丈远。
  
      曹棺还待上冲,转瞬被郭嘉搂住。
  
      楚威斜睨着曹棺道:“我如今再给你说说云梦秘地的第二个规矩,此间人不理尘世的事情,对客人会客客气气,但不意味着这里的人软弱可欺。谁敢动云梦秘地的人一根头发,云梦秘地一定会以血还血,绝不会有什么列外!”
  
      “曹棺,你要想见诗言就要冷静一下。”郭嘉心中极为困惑,他知道曹棺的老辣,暗想你这么吼能吓住胆小的,但想吓住楚威还是幼稚些。
  
      问题不应这么解决。
  
      曹棺这么冲动,真的是绝望到再没有任何希望?
  
      楚威不再去看曹棺,冷望姬归道:“姬归,我已经向他们解释了此间的规矩,曹棺若是再敢碰我一丝,我是否可以将他毙在当场?”
  
      姬归叹道:“他不是没碰你呢?”
  
      郭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暗想楚威既然这么说,曹棺再敢对楚威出手,楚威恐怕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曹棺。
  
      他这次倒是死死的搂住曹棺,好在曹棺亦是静了下来。
  
      楚威冷哼道:“姬归,诗言偷出云梦秘地三次,若无你的刻意隐瞒,也不会到现在才会被人发现。你虽为此间的宗主,亦是难掩罪责。”
  
      “看来你也准备让老夫上祭台了?”姬归喃喃道。
  
      楚威微滞,不等回话时,脸色突变。
  
      姬归几乎同时长身而起低声道:“怎么回事?”他说话间和楚威同时飞身而起,竟在空中飘向了远方。
  
      楚威空中留话道:“你等留在此地不得擅闯,若违我规,格杀勿论!”
  
      郭嘉见楚威、姬归并肩飞逝,骇异这两人的功夫时放开了曹棺,低声道:“好像有了什么意外?”
  
      单飞亦是这般想,但实在想不出能让姬归、楚威如此急迫的会是什么事情。
  
      楚威留言并非闹着玩的。
  
      单飞想到这里,低声道:“三爷,你若还想活着见到诗言,我们商量一下好不好?”见曹棺霍然望来,单飞协商道:“楚威不近人情,姬归还算通情达理,我有机会找他去问,看看有没有破例的方法。”
  
      孙尚香、郭嘉都露出赞赏之意。
  
      他们知道曹棺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诗言赴死不理,但如曹棺这般肯定是以卵击石。单飞这时候选择的解决方法无疑很聪明。
  
      曹棺凝望单飞半晌,期待道:“你有把握?”
  
      单飞叹气的同时听到郭嘉咳嗽一声,扭头望去,见到楚天理站在他身后不远。
  
      “宗主请你若是有暇……”
  
      “有空有空,我再清闲不过。”
  
      单飞不知姬归找他什么事,不过感觉这是个机会,示意众人稍安勿躁,随楚天理向远方行去。
  
      郭嘉见单飞渐渐走远,劝慰道:“曹棺,单飞素有方法,说不定能解决此事。”
  
      “你有把握?”曹棺低声道。
  
      郭嘉无语,暗想你老儿最近怎么回事?云梦规则如铁,我们尽力而为,但能保证什么?
  
      曹棺呆呆的坐在地上许久,突然道:“孙郡主。”
  
      孙尚香不想曹棺突然和她有话说,本想说你不用问我,我是根本没有任何把握的,但见曹棺冷静下藏着的伤心绝望,孙尚香还是轻声道:“你有什么问题?”
  
      曹棺低声道:“你不是笨人,如今应该都明白了?”
  
      “我明白什么?”孙尚香感觉一头雾水。
  
      曹棺长叹一声,盯着孙尚香许久终道:“你绝对就是晨雨!”
  
      区区七个字如同晴天霹雳般响在孙尚香耳边,惊得她玉容苍白如雪,几乎不能言语。后退数步,孙尚香红唇喏喏,“你说什么?”
  
      “我说你就是晨雨!”曹棺一字字重复道。
  
      孙尚香摇头道:“不会的,不会的。”
  
      她早知道单飞将她当作是晨雨的事情,但在内心深处,她对这个结论只觉得荒谬。她是孙尚香,孙家的女儿,有爱她的母亲、疼爱她的大哥……
  
      她和晨雨没有任何联系。
  
      虽然见过晨雨和单飞的往事,但她始终觉得自己是个旁观者,她是爱着单飞,但那是孙尚香在爱单飞,绝不是晨雨。
  
      “有什么不会的!”曹棺爆喝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怎么会到现在还不明白?你为何不承认自己就是晨雨?”
  
      “我不明白。”
  
      孙尚香秀眸有了泪水,却昂头道:“我真的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是晨雨?”见曹棺又要发狂,孙尚香有些哽咽道:“那我说你就是郭嘉,你承认不承认?你不会承认的,是不是?”
  
      曹棺怔住。
  
      郭嘉看着含泪无助的孙尚香,心中叹息道:“曹棺,孙郡主说的没错。我们不要……”
  
      “什么没错!你郭嘉不傻,亦知道这点的,为何还是故作不知?”
  
      曹棺眼喷怒火道:“如今的事情很是明显,孙尚香就是晨雨!”他长吸一口气,异常清晰道:“诗言听从孙钟所言偷走了晨雨,后来又还回了晨雨。晨雨被西域人带到了邺城后,孙钟多半抛弃了手上的女孩,偷走了晨雨。”
  
      “孙钟为何这么做?”孙尚香咬牙道。
  
      “原因很清楚,孙钟当初向诗言长吁短叹,就说明他知道手中的女孩不如西域人挑中的人选,不然他怎会蛊惑诗言偷走晨雨?晨雨虽被诗言还给西域人,若有机会,孙钟这种人如何会不偷换掉晨雨?事实是——西域人的确又失去了晨雨!孙钟将晨雨带来孙家,晨雨变成了如今的孙尚香,而你孙尚香不知怎么回事,始终无法记起以前的事情。”
  
      “这是你猜测!”孙尚香反驳道。
  
      “我的猜测不会错!”
  
      曹棺怒道:“因为我和孙钟是一种人,做事都是不择手段。我猜不到诗言的心思,但对孙钟会怎么做却是清清楚楚。我当年亦在邺城,本可以用此事哄骗单飞。但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因为单飞当我是兄弟,我就不能再骗他!但是我可以猜,我若猜错了,不用你动手,曹棺自己就挖掉这双眼珠子!”
  
      “不会的。”
  
      孙尚香缓缓退后,泪眼濛濛的看着曹棺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真的不是……”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曹棺急怒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
  
      孙尚香嘶声道:“我若是晨雨,就可以帮你找到诗言!”
  
      曹棺一怔,倒没想到孙尚香一口就道破他的用意。
  
      泪水顺着孙尚香苍白的脸颊流淌而下……
  
      孙家人流血不流泪,但她再也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
  
      “但我真的不能赌,因为我输不起!单飞也输不起!这些都是你的猜测!”
  
      孙尚香哑声道:“我若是当自己是晨雨投入了全部的爱,事实却证明我不是的话,你告诉我,你让我如何面对这个事实?你让单飞如何面对?你不是绝顶聪明的人?你告诉我那时应该怎么做?!你告诉我!!!”
  
      曹棺怔住。
  
      郭嘉低头不语。
  
      孙尚香等不到曹棺的回答,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伤悲,霍然转身不再面对曹棺,耸动的削肩压抑着无声的哭泣。
  
      有云梦清光如泪光般无暇的撒下,清澈且清醒。清醒的痛,痛的让人不敢去憧憬。
  
      .
  
      ps:求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