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刀锋如雪
    正阳殿中,一切都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至少在这白日里,还有许多繁琐但重要的礼仪需要去一项一项地做,礼敬天地祖先,不能大意轻忽。

    身为元婴真人,当然会比普通人轻松一些,很多时候只需要站在一旁观望就是了,只有最重要的一些活动礼仪时,才需要行礼祭拜。东方涛一直很平静地做着,没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

    倒是在这中间,颜萝趁着无人注意的空隙,压低了声音对他轻声说了一句,道:“元婴真人这一块,来的人怎么比我们料想的要少啊?”

    东方涛面不改色,同样轻声地道:“不是早说了么,这白日大场并不重要,大概是那些位道友也懒得来吧。”

    颜萝摇摇头,道:“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你看连独空都没过来。”

    东方涛看了她一眼,道:“你说别人也就罢了,要说独空那老头会跟闲月离心离德,我不太相信啊。”

    颜萝想了想,点头道:“你说的对,独空确实算是掌门真人的铁杆,不会背叛他的。不过这不是奇怪么,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这么久了还不过来?”

    东方涛道:“有事耽搁了吧。”

    颜萝默然,东方涛等了一会,见她没有说话,反而望向她,轻声道:“怎么了?你过往对宗门内诸事向来看得透彻明白,感觉敏锐也远胜于我,要不我也不会一直都听你的。今天这是又觉得哪里不对吗?”

    颜萝欲言又止,犹豫半晌后,才低声道:“其实本来这些都没什么,看起来都很好,但是……前两天白晨真君他才放出了消息,说是今天要过来啊。”

    东方涛怔了一下,道:“这话没错啊,白晨师叔要过来为他徒弟撑腰站场,但肯定是晚上才过来啊。”

    颜萝看了他一眼,反问道:“那你为什么白天过来?”

    东方涛笑道:“我这不是为了向掌门真人这边输诚,表明诚意嘛……”话音未落,他脸色忽然一变,像是想到了什么。

    他为了向闲月真人以及那位背后更强大的白晨真君表明归顺投靠之意,特地在白天过来为掌门真人捧场。

    这是一种态度,一种很清晰很明确也很明朗的态度。

    可是为什么其他人会想不到呢……

    远处,闲月真人礼敬祖师完毕,退到一旁,在空隙中目光望了过来,东方涛举目看去,两人相视而笑,微笑颔首示意。片刻后,闲月真人移开了目光。

    东方涛则是脸上笑容缓缓消失,片刻之后低声道:“好像,真的有些不对啊……”

    “轰!”

    大殿之外的天空上,阴云集聚的云层中,忽然传来了一声雷音。

    东方涛与颜萝都是抬头向外看去,过了片刻后,颜萝轻声道:“似乎又要下雨了啊。”

    ※※※

    天上又开始下雨了。

    雨不大,一开始只是几滴,慢慢地细密了些,但也是细微飘絮一般的小雨,迷迷蒙蒙地从云层中飘落下来,让这个世间和这座巍峨的昆仑山脉看起来变得有些模糊不清,有些朦胧起来了。

    那雷音传到了黑暗里,传进了阴影中。

    这世间大多数的人,在大多数的时候,都觉得黑暗是可怕的,阴森的,恐怖的和令人厌恶的,很少人喜欢黑暗,就好像大部分的人天生都喜欢光明。

    但也有极少的一些人,会喜欢黑暗,会觉得黑暗也有温暖,会觉得黑暗是一种保护,在孤寂孤独的时候会想到它。

    譬如传说中的魔教,天下许多人都觉得他们天生就属于黑暗。

    这当然是一种误解,只要是人,本性便很难改变,哪怕是魔教中人,其实大部分也是喜欢光明而厌恶黑暗的。不过三界魔教这种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到甚至连他们魔教教众都记不住到底有多么悠久的教派,从古至今,其实传下来了许多匪夷所思、稀奇古怪的道法神通。

    其中便有一种极罕见的诡异功法,便是让人可以屏息如死物,连心跳都近乎停止,只要道行足够深,便可以躲避过一些道法高强的修士的感觉。

    但是知觉还在的。

    所以,他在那片最深的黑暗中,仿佛看到了所有的一切。

    天空又飘起了雨,水滴渗入了土中,那寒意似刀子刺进了血肉和骨髓,始终挥之不去。他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那个本应该出现的身影。

    然而,该来的人始终没有来。

    不该出现的人,来了很多。

    他甚至已经有些分不清这迷乱局势中的幻影重重,于是只能躲藏在黑暗里,沉默地等待着。

    ※※※

    独空真人怒目圆睁,愤怒地看着明珠真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明珠真人却是一脸冷笑地看着他,不屑地道:“妖孽!”

    独空看了一眼口吐鲜血的何毅,悲愤地道:“你我都是元婴真人,对这么个年轻人,你也好意思动手?”

    明珠冷笑,道:“说得好听,有种你过来跟我大战三百回合?”

    独空“哼”了一声,脸色变幻,在这波云诡谲的关头,他多年的经历经验始终还是让他保持了一个清醒的头脑,寒声道:“我并非魔教奸细,此间有误会,但我自会向掌门师兄解释。你们几位要是敢对我徒弟下毒手的话,小心我将来翻脸无情!”

    说罢,他竟然是硬起心肠,再不看何毅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以元婴真人这等道行境界,打败容易生擒难,要是杀死,更是难上加难,底下几个元婴真人都是对望了一眼。忽然只见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说话的千灯真人走上了一步,沉声道:“难道你真的不是魔教内奸?”

    “呸!”独空真人恨声道,“老夫在昆仑派多少年了,什么做派你们不晓得嘛,你们看我像是魔教奸细吗?”

    千灯真人缓缓点头,似乎有些被他的话打动,沉吟道:“按理说也确实如此,大概真的是哪里搞错了,我们也是接到一个图纹密报,说魔教奸细约定在此见面。”

    独空真人一惊,连忙道:“我也是啊。”

    千灯真人皱眉,道:“这样啊,看来确实是搞错了。师弟,将何毅还给独空师兄。”

    那厢的明珠真人耸了耸肩,然后一把拎起何毅,像是丢一块石头般直接向独空真人抛了过来。

    独空真人一声惊呼,下意识地伸手去接,同时也看到了何毅血流满面的样子,心中为之一痛。

    很快的风声掠过,他伸手将自己这个最心爱的弟子抱在怀中,而在那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间,他忽然身子一震,脑海里突然翻起波澜,想到了一些之前自己忽略的东西。

    那个魔教奸细布下的秘纹,自己是从何毅口中得知的,但何毅是从何而来的?

    对了,何毅说是他自己在这里找到的。

    千灯、明珠这几个人,为什么也说他们是知道了秘纹后才发现了魔教奸细的秘密,他们又是怎么找到秘纹的?

    在这个时候,他本来该在天昆峰正阳大殿上的,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个僻静无人的山林深处?而千灯、明珠、光阳、木原这四个元婴真人,竟然也一起来到了这里?

    一切,好像都有些不对劲了。

    他的心忽然停止了跳动,他的呼吸忽然屏住,一股深沉而令人惊怖的恐慌悄然来袭,裹住了他的身体。

    独空真人不太愿意相信这种令人全身发冷的预感,然而他的理智却冷冰冰地提醒着他。他抱着何毅的手下意识地松开了,想要向后退开,可是就在同一时刻,他看到了自己那个徒弟的眼睛。

    何毅眼含热泪。

    何毅面带哀伤。

    泪水很快流下了。

    何毅泪流满面。

    何毅声音嘶哑,轻轻哀声地叫了一句:“师父!”

    独空真人站住了脚步,然后觉得自己的小腹上忽然一凉。

    ※※※

    “轰!”

    那一刻天穹之上,乌云中陡然再度响起一记惊雷,声震四野,似乎要撕裂这片天地苍穹。伴随着隆隆雷声,电芒如银蛇般在乌云中游走,雨势骤然变大,开始冲向这灰暗的人间。

    大雨打在独空真人那张好像突然间老了十岁的脸上,于是映出了之前无人注意到的很多很深的皱纹,似乎直到此刻人们才看到,这个人已经是个老人。

    走到了生命终点、快要死去的老人。

    四个庞大而阴暗的身影,缓缓靠了过来,那是四个极其强大的元婴境真人的气息,他们聚在一起时的力量足以开山裂地,光是那无形的力量似乎就已经隔绝了这里与外界的任何联系,一丝一毫的声息都无法再传出去,但是独空真人却已经不在乎了。

    他只是怔怔地看着何毅,嘴巴蠕动了几下,然后低头向自己的小腹看去。

    那里有一把雪亮的刀刃,灵光四射,冰寒如雪,如切纸一般直接破开了元婴真人原本强韧无比的血肉肌肤,直入小腹气海,穿透了所有的屏障,以一股可怕而凶残的气息,直接刺穿了独空真人丹田里的五行神盘,如恶鬼一般,凶狠无比地将他钉死在刀刃上,然后破体而出,中途还顺便斩断了他的腰椎骨骸。

    刀刃有柄。

    刀柄握在他徒弟手中,沉稳而有力。(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