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请求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巨大的城邦上空,一座水晶塔静静的悬浮着,光晕自其上流转散发,散发着神秘的威能。

    而天地间,不管是城邦中无数原住民,还是高空上那些血邪族的强者,都是死死的盯着水晶塔,因为他们很清楚,他们的命运,都取决于接下来谁能够从这座水晶塔中走出来。

    因为那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所以,整个天地,一片安静,紧张的气氛萦绕着,令得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而在大殿前,那些原住民中的高层,也是紧张得额头上不断的浮现冷汗,好半晌后,他们方才颤巍巍的看向身边的白女女王,低声道:“女王陛下,那位天神大人真的会赢吗?”

    如果他们寄予所有希望的那位天神失败,那么今日此地,必然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甚至,他们说不定还会被暴怒的血魔王所灭绝。

    清丽的白衣女王,虽然同样是紧紧的盯着水晶塔,但比起其他人,却是要显得平静许多,她只是轻声的道:“我们不是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吗?”

    “难道,还有比我们现在这样犹如牲畜般被圈养的生存着更坏的情况吗?”

    听到此话,其他的那些高层也是默然,旋即重重的点了点头,与其如此,那还不如真的灭绝了来得痛快,至少那样,他们还会有着一点残留的尊严。

    嗡!

    而就在他们说话间,高空之上,那座寂静了许久的水晶塔突然间震动起来,于是,天地间所有目光都是在此时死死的看去。

    即便是那白衣女王,都是贝齿紧咬着红唇,微微颤抖的玉手,显露着她内心的忐忑。

    虽然已经有着最坏的打算,但至少他们的心中,不都还有着一丝期盼与渴望吗?

    咻!

    而就在那无数道紧张的目光注视中,水晶塔中,一道流光掠出,最后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是天神大人!”

    望着那道出现的身影,城邦之中顿时爆发出惊天般的欢呼之声,无数人激动得热泪盈眶,甚至跪伏下来,对着那道身影疯狂的磕头。

    高空中,牧尘望着那沸腾般的城市,也是淡淡一笑,抬起手掌,只见得在其手中,一颗血红光球悬浮,那光球内部,隐约可见那血魔王狰狞的面孔。

    如此一来,任谁都是看得出来,谁才是最后的胜者。

    “天神大人...真的赢了?”大殿之前,那些高层晕眩的望着这一幕,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呆呆的望着那光球。

    谁能想到,那以往在他们眼中近乎是魔神一般的血魔王,竟然会在今日,真正的被打败!

    在他们身前,白衣女王也是怔怔的望着高空上那一道修长的年轻身影,明媚的双眸中,忽然有着水汽凝聚而起,最后化为水花,顺着那如白瓷般的脸颊滑落下来。

    这一天,她究竟是等待了多久的时间?也为之努力了多长的时间?

    虽然她倾尽全力的在这近乎末日般的世界中,为她的族人开辟了一片最后的乐土,但唯有她才明白,这只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只要那些血邪族想的话,他们这片乐土,将会在顷刻间化为地狱。

    因此,几乎每一日每一夜,她的内心深处都是在恐惧着,但这种恐惧,她又不能显露出来,因为她知道,她就是所有人心中的支柱,一旦她倒下了,那么这片乐土,也将会随之崩塌。

    然而今日,那在她眼中几乎无敌般的血魔王,却是真正的被击败,那种冲击,几乎是瞬间冲垮了她的坚持,令得心中的软弱一下子就暴露出来,这才连眼泪都止不住。

    因为,她终于是在绝望的世界中,看见了一丝救赎的曙光。

    而与城邦中那些原住民的狂喜相比,高空上,那些血邪族的强者则是在此时骇得魂飞魄散,他们同样没想到,他们的血魔王竟然会失败。

    “快逃,将消息传给其他的血魔王!”

    他们对视,下一刻,竟是不约而同的暴射而出,疯狂的逃窜,想要逃离那道恐怖的年轻人。

    于是,整个高空,顷刻间变得混乱,所有的血邪族强者,都是在此时,变成了漫天的丧家之犬。

    牧尘眼神冷漠的望着逃窜的血邪族强者,身形一动,冲天而起,巨大的不朽金身出现在其身后,紫金光芒浮现,幻化成无数道紫金巨矛,然后铺天盖地的暴射而出。

    咻咻!

    紫金巨矛犹如暴雨般倾盆而下,而每一道巨矛呼啸,都将会直接洞穿一道血影,于是整个天地间,都是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

    一道道血邪族的强者,犹如断翅的鸟儿,不断的从天而降...

    短短不过数分钟的时间,这片天地便是变得清净下来,所有的血邪族强者,被牧尘铁血的手段尽数的抹杀。

    从白衣女王那里,牧尘知道,血邪族中,还有着数位血魔王,这些血魔王都是拥有着触及天至尊的实力,如果是单打独斗,牧尘能够有信心如同之前一般胜得干脆利落,可一旦这些家伙开始联手,那么牧尘的优势,也将会变小,所以,他暂时不打算将这里的消息透露出去。

    而在那些城市中,无数原住民沿着唾沫的望着那些顷刻间死伤殆尽的血邪族强者,再度看向牧尘的身影时,都是充满着浓浓的敬畏之色。

    天空上,牧尘袖袍一挥,水晶塔化为流光掠进他的眼瞳中,然后他将封印着血魔王的光球收起,这才转身,对着城市中的那座大殿之外落去。

    而随着他落在大殿之外,只见得那些原住民高层都是哗啦啦的对着他齐齐的跪拜下来,那等神色,恭敬得近乎虔诚。

    甚至连那白衣女王,都是恭恭敬敬的跪拜下来,声音清澈的道:“小女子白素素,拜见天神大人。”

    牧尘见状,不由得一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天神。”

    说着,他看了一眼不远处那数位颤颤巍巍簇拥在一起的国师,在他们身旁,先前被镶嵌进入柱子的大国师也是被他们取了出来,但此时的他们,皆是面容恐惧的望着他。

    白素素察觉到牧尘的目光,明眸也是带着寒意的望着那些国师,声音冰冷的道:“将这些人都除掉吧,不要脏了天神大人的眼。”

    咻!

    她的声音刚刚落下,只见得周围便是暴射出无数道身影,直接冲向那数位国师,一阵激战之后,这些所谓的国师,皆是惨死当场,甚至连那位大国师,都是因为先前被牧尘打伤,进而如今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便是被一堆愤怒的原住民强者轰成了肉泥。

    看得出来,这些原住民对于这些国师,也是充满着仇恨。

    牧尘望着这一幕,倒是有些讶然的看了白素素一眼,后者的果决,倒是让得他意外的一笑,道:“怎么,这是要立投名状了吗?”

    白素素这般作为,无疑是彻底与血邪族撕破脸皮了。

    白素素俏丽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罕见的笑颜,她盯着牧尘,轻声道:“我可是从一开始就相信天神大人的。”

    牧尘不置可否的一笑,然后道:“我来你们的世界,是有着我的目的,而现在,我需要这些血邪族的所有情报。”

    “天神大人请随我来,我会将我们知道的所有情报,全部告知大人。”

    白素素恭敬的道,然后起身单独在前引路,而其余的高层,都是在她的示意下,不准跟来。

    牧尘倒是无所谓的跟了上去,转过走廊,到了一间内殿之中。

    “大人请座。”

    在将牧尘引入上座之后,白素素更是亲自斟茶,态度恭敬而殷勤。

    牧尘倒是不客气,接了过来,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白素素俏立在牧尘身前,那般乖巧模样,完全看不出先前半点的女王威严,她贝齿轻咬着红唇,低声道:“天神大人,不知我能否有一个请求?”

    “请求?”牧尘眉尖一挑。

    白素素银牙一咬,道:“我想请天神大人教给我们抗衡血邪族的力量!”

    牧尘展现出来的力量,无疑是极为的强大,那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够触及的层次,而如果他们能够从牧尘这里获得一点皮毛,那对于他们而言,都将会是巨大的提升。

    如此的话,他们对上血邪族时,也就不会显得那般的无力与绝望。

    牧尘一怔,旋即摆了摆手,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道:“我的力量,你们掌握不了。”

    他的力量强大,那是因为他修炼的是灵力,那是大千世界独有的力量,在这下位面中,是不可能修炼而成的。

    而白素素闻言,却是以为牧尘不愿,当即俏脸微白,猛的跪下,哀声祈求道:“大人,求您救救我们吧!”

    说着,她银牙轻咬红唇,忽然摘下王冠,玉手拉住束着小蛮腰的紫色腰带,轻轻一抖。

    只见得那华丽的衣裙,竟是在此时尽数的滑落下来,那犹如白玉般的娇躯,微微颤抖着,犹如被剥光的小羊羔一般。

    她跪伏在牧尘的身前,长发披散,光洁的玉背与那翘臀之间,形成了一道惊心动魄的曲线弧度。

    “大人,您若是能教会我们强大的力量,素素愿永生为奴,求您成全!”

    面前的女孩,颤抖着娇躯,声音凄婉得令人心颤。

    噗。

    端坐于椅上的牧尘先是怔怔的望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而下一刻,他嘴中的茶水便是忍不住的一口喷了出来。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