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2章 以卵击石
    [感谢manianLB、项大哥、战火中的苏、2000Zz、三行佬、hsq2395960、江湖侠龙、陶陶CD、金刚阿曼德、一缕荣光、天雷奔行、翼动天等兄弟的打赏月票。我们这的冬天终于来了,两天气温就降了十几度。南方要有供暖就好了,大白天的房间里还冷冰冰的,码字手都没感觉了,悲剧。]

    那艘悬停在王城苏拉卡前方天空上的黑舰正在调头,黑舰指挥室里,被弗里乌斯委任的临时指挥官神情凝重,一脸的紧张。他不安地捏着拳头,全神贯注地看着大屏幕,不断催促道:“没联系上陛下吗?”

    “不行,大人。”船员报告道。

    指挥官叹了口气道:“那就准备战斗吧。这是怎么回事,那位殿下不是我们的盟友们,怎么在这个时候......”

    他想破脑袋,也没想到艾伦和露茜这层关系上。

    终于,在大屏幕上出现了一艘风格相近的星舰。对面那艘星舰开启了护罩,正全力朝他们这个方向冲来。指挥官一咬牙,下令道:“射击,不能让他们打扰陛下。”

    倾刻间,黑舰上所有武器平台尽皆开火。猩红的光束,拉着焰光的物理飞弹纷纷在半空交织出复杂的轨迹,如同万花筒般往来舰罩去。迎面而来的星舰亦不甘示弱,星舰周围出现数以百计的光点,片刻后一道道光束轰来,两舰的光束在半空穿插、碰撞,炸起个个火球。两舰互轰,炮火随着双方距离的拉近而愈演愈烈。

    星舰装甲板上,艾伦微微放低了身体,以此稳住身形。在距离对方舰体还有数百米的距离时,艾伦轻声道:“行了,你们暂时离开这里,等候我下一个命令。”

    然后身影一闪,便消失在星舰上。艾伦的身影断断续续地穿过半空那一道道呼啸的光束、物理飞弹和爆炸的火球,最终落在铎比亚的星舰上。

    艾伦刚落下,星舰四周伸升起十几个圆筒状的事物,它们一一打开,从里面涌出金色黎明的战士。这些战士实力不弱,个个都有二十级左右的战力,相当于联邦的少校了。可惜对上艾伦,却仍然不够看。这些战士刚走出一两步,便忽觉身体沉重难行,却是艾伦激活了沉星护甲的十倍重力,压制住他们之后,艾伦抬脚重重踩在了星舰机体上。偌大一艘星舰立时往下一沉,力量层层震荡蔓延。片刻之后,星舰内部各处出现不同程度的短路、爆炸,那些轰鸣的武器平台相继歇火,星舰更是冒起条条黑烟往下方大地斜斜滑落。如此一来,那些出现在星舰上的黎明战士便给甩了出去,手舞足蹈地跌了下去。

    艾伦再一跺脚,人闪了出去。两次之后便脱离了星舰,朝苏拉卡的方向滑行掠去。就在他要落地时,苏拉卡中又爆起一条黑色火柱,热力和冲击迎面而来,艾伦脸色微变,认得那是弗里乌斯的黑葬。

    黑帝皇果然在此地!

    通往贵民区的一条石阶上,马因在前面开路,后面是露茜和安杰罗妮,二女身后则是仅存的七八名护卫。星舰撞落地面停止之后,他们便一路往王城的中心区域深入。幸好弗里乌斯并没有特意追踪他们,否则至尊的意志只要一个扫荡,就算马因等人收敛了气息,也别想躲过弗里乌斯的感知。

    在他们身后,一条黑龙冲天。弗里乌斯已经随手释放了七八次黑葬,有一次距离他们很近,光是爆炸的冲击便将他们全员掀翻在地。略微感受下黑葬的威力,就连全队最强的马因也打消了和弗里乌斯对抗的想法。如果置身在黑葬的范围之内,哪怕是马因也会葬送在火焰里,就更别说其它人了。

    “快到了。”马因回头道:“到了上面,我们先打个地方躲一躲。运气好的话,弗里乌斯会以为我们深入王城,那样我们再折回去,大概还有望离开此地。”

    在黑帝皇的压力之下,就连马因也失去了底气。露茜沉默地点点头,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看似没有尽头的石阶上。他们不敢泄露气机,这使得推进的速度不快,还要对抗沿途的风沙。其中的艰苦,非是当事人无法体会。安杰罗妮时而推露茜一把,这个女人一直低着头赶路,这样才没人看到她脸上的惊惶。

    不应该是这样的!

    一个声音在安杰罗妮的脑海里大叫着:为什么弗里乌斯会在这里?铎比亚的皇帝,阿加雷斯两位至尊之一的他不是得在加特星域吗?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被杀死的!

    极力保持着克制的安杰罗妮,只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细微动作间,才会身体颤抖那么一下。事实上,她是人比谁都没有安全感的女人。特别是在知道自己成为血路选民之后,便一直活在艾伦的阴影当中。特别是听到艾伦那些事迹,以及他不断强大的证明,安杰罗妮的恐慌就与日俱增。这次虽然拟定了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计划,可至于结果如何,事实上她心中没底。可安杰罗妮绝对没想过会在这里撞上弗里乌斯,黑帝皇的威胁自然比艾伦高上百倍。在至尊手下,哪怕是她全力以赴,也没有半分胜算。

    好不容易队伍上得了这块新的平台街区,这里是苏拉卡王城的贵民生活区,建筑高大,街道宽敞,能够容身的地方很多。可还没等他们找到一处可供躲藏的地方,头顶光线突然一暗,接着有道身影轻飘飘飘落在前方一尊石像的头顶上,弗里乌斯微笑着看向众人道:“游戏时间结束了。”

    那一瞬间,安杰罗妮几乎要崩溃暴走。

    马因满嘴苦涩,他们就像一群四处躲着恶猫的老鼠,原以为就要脱离猫爪的威胁。没想到拐过一个弯,恶猫却张大着嘴巴等着他们自己送上门。

    就像弗里乌斯说的,由始至终,这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

    甚至没打算和他们废话,弗里乌斯抬起手臂,打算以一发黑葬将这些人全部埋葬此地。就在这时,他“咦”了声,然后抬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天空。

    马因等人也疑惑地抬起头,片刻后,天空中出现一个黑点。那个黑点穿过风沙逐渐扩大,马因瞳孔收缩,看清那是道身影!

    “难道是?”露茜以手掩嘴,眼中又惊又喜。

    “这小子怎么来了。”弗里乌斯摸不清状况,抬起的手暂时放了下来。

    破空声大作,犹如雷音由远而近。一条包裹在暗色火焰中的身影打斜撞下平台,落在两边的人马中间,炸起一蓬尘嚣。尘烟里,那道身影立起、挺身,直面着弗里乌斯。暗炎之中,有苍白的火焰如发飞扬,双眼喷薄着火光的艾伦大声道:“陛下,可否借一步说话。”

    弗里乌斯面无表情地说:“为什么?”

    然后又“哦”了一声道:“听说过你和艾达华星的一个皇女有些牵扯不清的关系,难道就是她?”

    艾伦转过身,暗炎稍降,眼中火光亦微微收敛,流露出温柔的目光看向远处的露茜,点了点头。

    “你希望我放过她?”

    暗炎重新升起,艾伦再次面对弗里乌斯大声道:“没错,她是我最爱的女人。不管如何,我都不能让她死在这里。”

    弗里乌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那么告诉我,凭什么?如果你是斯伯纳克,那我大概会稍微忌惮一下。如果你是奥法西斯,那我也可以答应,因为我不会为了一个小女孩而当面错过一个好对手。可至于你?”

    “难道你以为我会卖给你这份情面?你可不要搞错,之前我没杀你,只是因为看你有几分潜力,我又闲得发慌,才陪你玩玩而已。但现在,奥法西斯很快就会来了,他可是一份大餐。至于你,充其量也就一份前菜,我可没必要答应你什么。”弗里乌斯手扶腰间剑柄:“看在我现在心情还算不错的份上,立刻离开这里,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有成为至尊的潜力,或许在将来会成为一个不错的对手。奉劝你不要为了无聊的感情,把自己的性命搭在这里。”

    众人均是心中一沉,皆知弗里乌斯是起了杀心。

    至于艾伦,反而是最平静的一个。在来此之前,他已经设想过最坏的结局,而局面再坏,也就现在这般了。他抬脚一跺,马因前方的街道自左而右平整裂开,跟着地面往下沉去,结构的突然变化让地面开始崩裂。马因只得闪至露茜身边,抱住她往下方掠去。这一刻他清楚艾伦的心意,那个男人显然要亲自拦阻弗里乌斯。那无异以卵击石,可这个再简单的动作后面,却藏着对露茜深刻的感情。唯有深爱着一个人,才会甘愿为她以卵击石!

    露茜自然也知这一点,她张嘴想叫,却什么也叫不出来。只能徒劳地伸手,想要捉住艾伦的一两分气息。

    安杰罗妮同样心情复杂,艾伦此刻所有心神都倾注在弗里乌斯这个大敌上,以至和她这位血路选民如此接近却末察觉。这一刻安杰罗妮即希望艾伦死在弗里乌斯手里,那样纵使她无法坐上毁灭王座,却也不用担心以后会死于艾伦之手。可也希望艾伦能够活下来,那样她还有机会染指毁灭王座。这种复杂的想法在安杰罗妮脑袋里此起彼伏,到最后她已经分不清哪个才是自己真正的想法。

    下一刻,众人均有所感看向天空。

    天空,燃烧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