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节 证明的方法
秘地静寂,孙尚香泣而无声,郭嘉见状心中感喟。
  
  他如曹棺般已有预测,知道只要找到孙钟就能知晓真相。其实甚至不用找到孙钟,他郭嘉就觉得曹棺说的大有可能。
  
  曹棺近来做事不算靠谱,但他一双眼睛依旧很毒。
  
  对于很多人的皮骨,曹棺看得清楚!
  
  在利欲圈中打滚出来的曹棺,或许始终读不懂诗言,但对同类人物在一些时候怎么去想、怎么去做实在了若指掌。
  
  曹棺见过孙钟,知晓孙钟是什么样的人,对曹棺来说,预测就已很有把握。
  
  郭嘉不说破,因为是和孙尚香一般的想法。
  
  单飞输不起。
  
  孙尚香原来亦是输不起。
  
  旁观者清,郭嘉虽是不语,但如何看不出孙尚香对单飞的情意?郭嘉和荀攸不同,荀攸为了阵营利益,能拆一对是一对,郭嘉虽为曹操做事,却在遵守自己的原则不要想着去影响一个人的感情,也不要想着去否定一个人的决定。
  
  他尊重别人的决定,只要那个决定没有伤害到别人。
  
  见悲伤的气氛中很有尴尬,郭嘉终道:“我觉得单飞说的很对,曹棺……我们要抓紧找出云梦秘地可通融的地方。”
  
  “这里没有通融的可能。”曹棺决绝道。
  
  郭嘉摇头道:“可是他们找到了单飞。”嘴角带丝微笑,郭嘉接着道:“你和我都看出这里出了问题,他们找去单飞,极可能需要单飞帮手。能惊动姬归、楚威的事情肯定是了不起的事情。”
  
  曹棺终于点头。
  
  对于他们而言,不需要将事情摆出来才明白。
  
  “单飞不会忘记你的事情。”郭嘉缓缓道:“他如果帮手,就会以此事作为斡旋的机会,单飞是个会抓住机会的人,我们还有机会就不能轻言放弃。更何况……”他微扬眉头,却没再说下去。
  
  曹棺心神不属,并没有琢磨郭嘉的言下之意。半晌后,他看向抽泣的孙尚香,眼中闪过歉然。
  
  他一门.心思的想着自己的事情,但看到孙尚香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中却想诗言若知道我如此,定不喜欢。
  
  那我究竟如何来做?
  
  良久,曹棺终道:“孙郡主、对不住,我……我……我或许做错了。”
  
  孙尚香娇躯微凝,没有回头道:“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是……”
  
  “可是我不会说错。”曹棺低沉道,“我还是那句话,我猜错了,我就挖了自己的一双眼,这句话永远有效!”
  
  孙尚香心中颤栗。
  
  她听了孙钟的往事,对爷爷所为亦有了怀疑,不过她始终难信自己就是单飞认识的晨雨,这让谁都是难以接受。
  
  听曹棺说的这么斩钉截铁,她心中实在五味杂陈……
  
  “曹棺,这件事不用再说了。”郭嘉一旁截断道。
  
  曹棺摇摇头,坚持道:“我倒觉得一定要说下去。不错,方才我的确在想,你孙尚香若是晨雨,一定能帮我最快找到诗言。我会将诗言救出去,无论什么代价。”
  
  郭嘉皱起了眉头。
  
  “但我眼下想的却是姬归说错了,不只孙钟和令尊能对这件事有个定论,还有两人或许可以解开此事的谜团。”曹棺沉声道:“你若真想帮单飞,肯定不想单飞一次次的出生入死的探险,让他为了晨雨远赴和单家势不两立的白狼秘地!白狼秘地是蚩尤的葬身之所,和使用无间之人可说有两千年的仇恨。”
  
  孙尚香用衣角擦去了脸颊的泪水,飞快转过神来,“他……为什么……”她本想问单飞为何一定要去,可随即明白这件事在云梦秘地无法解决,单飞就会追下去。
  
  单飞是个平和的人,但他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放弃。
  
  孙尚香转瞬涩然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在这之前先排除我的这个可能?”
  
  曹棺凝望孙尚香许久,“你有可能的。”
  
  孙尚香咬唇不语。
  
  曹棺低声道:“好吧,可能也好,排除也罢,但你不能否认,你若真的喜欢单飞、你亦有晨雨的可能,你就应该为他考虑。”
  
  “怎么考虑?”孙尚香看到曹棺脸色凝重,意识到曹棺说的很有道理。
  
  “你大哥可能会知道当年的真相。”曹棺清醒道:“你大哥是不是也在云梦秘地?他不应该放心你独自前来。或许他调兵遣将的深入了云梦秘地,还想看看有没有偷袭荆州的可能?”
  
  孙尚香心中微颤,不能不说曹棺在感情上冲动,在算计上却是很少出现差错。
  
  孙策怎会不来?
  
  瞥了眼郭嘉,见其负手望向了远方,孙尚香心中暗想,曹营猜到孙家会至此,那恐怕就不仅仅派出了荀攸和郭嘉!
  
  云梦秘地下迷雾重重,但云梦秘地上只怕更是风起云涌。
  
  曹棺继续道:“令堂或许更加明了……不过可惜令堂过世了。”
  
  他说的不会有错,没有哪个母亲会不明白女儿的来历。
  
  孙尚香就是坚信这点,才确信自己不是晨雨。自己若是捡来的,娘亲和大哥怎么会瞒着她?
  
  “但你不能忽视一个可能。”
  
  曹棺恢复了以往的缜密,似看穿了孙尚香的所想,“有爱心的亲人,对于捡来的孩子亦会视同亲人,为了不伤害她,甚至会将她身世的秘密永沉海底。更何况……”曹棺哂然道:“孙钟做事极为老道,他虽可能对令堂提及你捡来的事情,却绝不会对令堂说及邺城的事情,这不是件光彩的事情。令堂和令兄说不定亦不知情。”
  
  孙尚香若不是意志坚定,几乎开始相信曹棺的言语。
  
  “令堂、令尊虽已过世,你还可以问问大哥孙策。”曹棺平静的建议,随即又道:“但我坚信你是晨雨,本还有另外一个佐证。”
  
  郭嘉很是意外,“是什么?”
  
  曹棺长舒一口气,“许愿神灯!”
  
  孙尚香芳心震颤,下意识的摸向衣袋。
  
  郭嘉倒有点不解,“我看到孙钟有盏许愿神灯……”
  
  “许愿神灯本有两盏,合二为一的时候是黄帝传下来的一件神物,听说有更为神奇的效果。”曹棺简单道:“不过有一盏神灯被蚩尤带到西域,传言给西方带来地覆天翻的变化,另外一盏始终在云梦秘地中。孙钟拿着的是失落在西方的那盏。你孙尚香有的,应该是云梦秘地的。”
  
  孙尚香咬牙道:“你怎么不说是我爷爷传给我的。”
  
  曹棺笑道:“孙钟若是将神灯传给你,你说不定早就想起自己是晨雨。”见孙尚香冷着脸,曹棺道:“据我所知,许愿神灯的确有着极为神奇的效果,它能放大一个人的意志。如果不论运气,真正成事的人都是意志很坚定的人。”
  
  顿了片刻,曹棺道:“有些人偶尔能成功,但如昙花一现般,靠的是气运,本身却缺乏持之以恒的决心,是以崛起的快,衰落的亦快。”
  
  “你究竟要说什么?”孙尚香不由道。
  
  “我想说……”曹棺盯着孙尚香,一字字道:“孙钟如果捡到你,你自幼就应受到许愿神灯的熏染,对于许愿神灯恐怕就会有极快的感应。”
  
  孙尚香身躯微颤。
  
  曹棺说的很有道理,她本来不是没事做梦的人,最近却屡入幻觉,难道真的如曹棺所说……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曹棺见到孙尚香的神色,立即问道。
  
  “我为何要和你说?”孙尚香反问道。
  
  曹棺知道这是他的报应,并不恼怒道:“你不需要对任何人说,但你需要记住我说的话。不过许愿神灯虽是神奇,却不能将鸡蛋变成鹅蛋的。”
  
  “什么?”孙尚香奇怪道。
  
  曹棺解释道:“我是个比喻。一些意志软弱的人得到了许愿神灯亦会碌碌无为,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使用许愿神灯,亦是说他们根本不信,他们就绝不会成功。只有拥有极强意志的人,或者和许愿神灯有过联系的人,才会发挥许愿神灯的能力。”
  
  顿了半晌,曹棺终道:“但你扩大的始终是自己的意志,而不是凭空而来的东西。换句话说,许愿神灯扩大的东西始终存在你的脑海,有时候被你忘记而已!”
  
  孙尚香脑海有光亮划过,倏然想到许愿的时候,有无数的影像在她脑海中如纷纷落叶般闪过的情形。
  
  她一直奇怪为何会有那些场景发生,听曹棺一说,难免在想这真的是我脑海中曾经记忆的事情?
  
  曹棺始终盯着孙尚香的脸色,见状接着道:“当初在帮助单飞破碎时空上前七步时,你许愿了,是不是?”
  
  孙尚香玉容苍白,终于点点头。
  
  “你许的什么愿?”曹棺追问着,随即补充道:“我们是在帮单飞,还请你莫要隐瞒。”
  
  孙尚香沉默半晌,终于咬唇道:“我许愿帮助单飞再前行四步。”她随即急声道:“但我随即昏了过去,我没能帮助单飞。”
  
  见到郭嘉、曹棺怪异的表情,孙尚香失声道:“我难道真的帮助了单飞?”
  
  曹棺道:“郭嘉,你来说。”
  
  郭嘉知道曹棺的意思,若是曹棺提及后来发生的事情,孙尚香还是怀疑,他郭嘉为人杀马特,说话毕竟还是有份量的。
  
  “你似乎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郭嘉缓缓道:“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
  
  孙尚香秀眸圆睁,“谁?我变成了晨雨?”
  
  “不是。你似乎变成了女修。”郭嘉叹息道:“然后你就轻易取了通灵镜,不但帮单飞上前四步,还把曹棺从十数年前抓了回来,而且像是击杀了吕布。”
  
  孙尚香嗔目结舌,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做过的事情。
  
  她为何会全然不记得?
  
  一想到自己昏迷中的情形,望见女修霍然睁眼,孙尚香不寒而栗。
  
  “你的确得到了女修的传承!有了女修的记忆,不然你无法唤醒女修!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唤醒女修的。”曹棺缓慢道:“事实证明你去过邺城,是那两个女孩中的一个,你如今总不能再行否认了?”
  
  孙尚香没有否认,她已被震惊的不能言语。
  
  曹棺轻叹道:“你如果相信这点,而且肯帮忙的话,我们应该可以立即证明你是那两个女孩中的哪个了!”.
  
  Ps:猜猜曹棺怎么证明?月底了,求点月票,目前来说,月票无关名次了,就是别浪费了,哈哈.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