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篇 第11章 突如其来
    庞大的幻境笼罩了眼前这一座小城,小城内所有生灵尽皆陷入,个个都在幻境中有自己的经历。而这座小城唯有一名白衣青年还清醒着,他独自行走在街道上,却对小城数百万修行者在幻境中经历轻易掌控,甚至有些他欣赏的,还给与些机缘。

    一些无恶不作的,在幻境中就让他们灵魂湮灭了。

    “自从上次发现那一批毁灭魔族,还斩杀了一位拥有无影天赋的。之后就再也没收获了。毁灭魔族可真够谨慎的。”东伯雪鹰轻轻摇头,他知道这一次又同样没收获。

    不过他早就习惯了。

    习惯了一次次没收获,他早就这当成修行的一部分。

    “嗯?这小城这座酒肆似乎口碑极高,喜欢的修行者极多啊。”东伯雪鹰从幻境中立即发现了一处美食之地。

    哗。

    一念下,幻境消散。

    整个小城又恢复正常,所有生灵又尽皆恢复清醒,除了极个别有些机缘的,其他都不知晓之前陷入幻境。

    “嗯,这座小城还有这样的美食,食材寻常,可做的真够美味的。”东伯雪鹰面前放着一盘盘肉食,吃的颇为享受。他去的各个偏僻小地方太多,有些古修天赋就是擅长美食,吃起来的确是一种享受,连灵魂都无比舒服,那种美妙感甚至超越吞吃源界石。

    坐在这座酒肆的一角,大口吃着,喝着自带的酒,东伯雪鹰心情极好。

    ……

    披着黑色纱衣的圣主赤脚行走,他自然是超远距离传送来到离东伯雪鹰较近处,随后才悄无声息来到这座小城。

    圣主从城门口走了进来,所过之处虽然行人众多,可个个自然而然就避开了圣主,甚至都没有一个意识到圣主的存在。

    圣主站在小城的一头,眺望数十万里外另一头的那座酒肆,酒肆内客人虽然颇多也热闹,可真正入圣主眼的只有一人……就是那个大口吃着的白衣青年。

    圣主再一迈步,便已经悄无声息跨过数十万里,来到酒肆外不远处。

    “嗯?”

    东伯雪鹰原本很放松很悠闲,可忽然脸色大变。

    危险!

    规则领域感应到了极为恐怖存在立即激发,东伯雪鹰的生命本能也发出了惊恐的提醒——危险!极度危险!那种危险感恐惧感瞬间淹没了东伯雪鹰,生命层次带来的威胁感,让东伯雪鹰情不自禁的战栗恐惧。

    他一眼就看到了前方,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正有一名披着黑色纱衣的赤脚男子,他目光温和,仁慈看着东伯雪鹰。

    这一刻。

    天地仿佛消失了。

    周围城池也消失,所有生灵都消失,只剩下坐着的自己,和站在远处的圣主!运转的至高规则早就已经退避,圣主散发的规则领域一瞬间就摧枯拉朽摧毁了自己的幻境,让自己完全陷入在他的领域内,虽然以他的灵魂强度,勉强来得及激发了两件保命秘宝。

    轰!轰!

    十二元珠手链激发,十二层蒙蒙光罩在体表周围。

    体表三彩重云衣袍也大放金光,表面更有蓝色光晕包裹。

    “圣主,怎么会是圣主?”东伯雪鹰心中震惊,圣主何等身份,怎么会对一个混沌境出手?而且三大圣界和两大教派也隐隐有默契,在休养生息时,除非混沌境冒犯了宇宙神。否则宇宙神是不会对混沌境出手的。

    否则个个以大欺小,那还了得?恐怕会迅速引起大规模战争!

    大规模战争,也是两败俱伤。圣主也不会轻易发动。

    “他怎么会对我出手?”东伯雪鹰念头还在闪现,一股无形的力量瞬间就贯穿了十二层蒙蒙光罩,至于三彩重云的防护更加无用!即便东伯雪鹰身体虚化厉害,可这无形力量依旧瞬间就已经笼罩住了东伯雪鹰身体。

    绝对的冰冷。

    身体灵魂仿佛被冻结,东伯雪鹰的灵魂就已经被封禁了!

    仅仅只是一瞬间。

    东伯雪鹰能做的仅仅只是激发两件秘宝,甚至都来不及站起来!可见对方出手之快,之凶猛。

    十二元珠手链的防护虽然厉害,界祖巫祖都需要一两个刹那才能攻破,可圣主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压着界祖巫祖打的,此刻要活捉东伯雪鹰,自然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一来就是雷霆手段,瞬间封禁了东伯雪鹰灵魂。

    “好弱。”东伯雪鹰心头冰凉,这还是有秘宝,若是没秘宝,圣主那恐怖的规则领域就能随意蹂躏自己了。

    圣主迈步走来,开始缓慢悠闲,实则一步就到了东伯雪鹰身边,随意抓住东伯雪鹰身体。

    轰~~~~

    周围开始空间扭曲重叠,隐隐能看到另一边的庞大宫殿。

    圣主拎着东伯雪鹰的身体,一迈步便沿着扭曲的空间廊道抵达另一边的古圣界。

    ******

    一切来的太快,东伯雪鹰先是发蒙,跟着就是心头冰凉。

    他知道,恐怕完了!

    落在圣主手里,谁能救自己?更何况还是圣主的老巢‘古圣界’,古圣界有‘古圣化身’坐镇,固若金汤。其他所有宇宙神联合来攻都没用,就算发动战争,巫祖界祖他们都不会选择古圣界,在那和圣主战斗是最愚蠢的。

    “为什么对我出手?我一个混沌境,有什么值得他出手的?难道他知道我是古亓的徒弟?不对,如果知道,他恐怕顺手就杀了,毕竟我师傅古亓都是被他直接所杀,他根本没必要活捉我。”东伯雪鹰不断思索着。

    “他活捉我,总有活捉的理由。”

    “他是站在毁灭魔族那边的?应该不是!他原始古圣界时期就是绝对霸主了。”

    “因为九云帝君?他当初一直要杀九云帝君,知道我从九云帝君那有所收获?”

    “还是万界楼主、赤眉山主?他们之前刚刚刺杀我失败,现在想办法让圣主动手了?”

    东伯雪鹰这一刻有了许多猜测,可终究只是猜测。

    “这次恐怕真完了。”

    “逃不掉了。”

    东伯雪鹰也无奈,袭击太快,他都有些反应不及。

    “我现在被封禁,那界心令能帮到我吗?”东伯雪鹰的灵魂内部正盘踞着界心令的能量,当初界心令融入灵魂怎么驱逐都驱逐不掉,此刻东伯雪鹰尝试着一缕真灵融入其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