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3章 拼命


    犹如一朵火苗落到飘满沸油的大海上,于是大海便燃烧了起来。这便是弗里乌斯现在对艾伦的感觉,当天空那火云旋涡出现时,漫天火星落下。地面无火自燃,青烟升腾,此刻的艾伦气机直欲焚天煮海,其威之猛、其势之烈,就连弗里乌斯也无法完全忽视。

    黑帝皇眯了眯眼,轻声道:“倒是比上次有些看头。”

    “我可先说好,之前你用过的那些招式,再在再拿出来,可就没多少作用了。”弗里乌斯招了招手。

    “不用你说。”艾伦肤色入紫,俨然在暗王的姿态下使用二段逆血,当下气机再涨。以他为中心,七八条火龙从地面升起、转动,形成一条火焰龙卷!

    体内,审判回路亮起,艾伦身上几个节点大放光芒。火焰中,他的视线落在弗里乌斯的身后,一抬手,黑帝皇脚下便有圈圈埃博因斯的文字生成,转眼便铺满了这个贵民街区。艾伦心念一动,个个文字浮起,朝弗里乌斯就印了过去。

    黑帝皇“咦”了声,以他的见识,竟然也看不懂这些文字和符号。本能驱使下,他身影闪退百米。不料刚停下,那些文字竟然如影随形,就这么印在他的身上。只是没有印满全身,而是以双肩为水平线,以及身体的中轴线各印了下去。密密麻麻的符号形成一个十字状,随即隐没在弗里乌斯的体内。黑帝皇细细品味,现其中竟带着那么几分法则的味道。

    “这是?”他眯了眯眼。

    艾伦没有回答,

    意志落在白帝剑上。顿时四把白帝剑弹出了三把,在半空便迸射成万千游丝般的剑气,洋洋洒洒一路抖擞过去,正是十式之一的千军!

    无以数计的细碎剑气从天而落,犹如下起了一场春雨。弗里乌斯对自己有绝对自信,双手微微摊开,微笑着迎接这拨剑雨。剑气切过街区,洒过弗里乌斯仍一路远去,如千军冲袭,一去便是十公里。

    片刻之后,这块平台轰隆作响,白帝剑的剑气把这片贵民街区一分为二。街区左右分裂,裂缝笔直延伸,转眼便经过了弗里乌斯的脚下。黑帝皇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然后头上胸前透射出丝丝灰光。他的护体源力、盔甲和强横身体皆被剑气穿透!

    这时,艾伦单手握持最后一把白帝剑闪烁而来。瞬息出现在弗里乌斯的头顶上,举剑欲斩。

    弗里乌斯瞳孔一缩。

    “别太放肆!”

    已经左右错落的平台上忽然升起一个黑色的月牙。

    艾伦双眼火光一暗,背后软加衣袍同时喷起一线血沫,可胸前无论长衣还是内甲皆完好无损。然而体内激烈冲撞的源力却告诉他,这并非错觉,他已经受伤,而且伤势,不轻!视线移动,落到弗里乌斯不知何时高举的手上,在他手上有一蓬吞吐的黑光。再看他腰间,腰间的剑鞘仍在,剑却不见了。

    原来,剑已出鞘。

    来不及思索怎么回事,被弗里乌斯剑气挑起的艾伦伸手虚捉,于是黑帝皇脚底下那条越来越大的裂痕底部,有星星点点的灰萤亮起。然后千万剑气去而复返,汇聚凝成一把如山峰般巨大的白剑刺穿了弗里乌斯的身体。黑帝皇惊讶得合不拢嘴,艾伦大吼,手中白帝剑掷出。即出手便拉成一条细微绵长的光线,钻进弗里乌斯的眉心,从他脑后冲出,没入地面。

    然后平台下升起一个灰色的太阳。

    秘焰从下往上喷起,冲击在已经崩裂的平台下方,从弗里乌斯脚下的那条裂痕喷起,将黑帝皇和艾伦两人的身影淹没,随后更多的火焰冲起,彻底吞没了整个平台!

    这个时候,已经逃出两个街区的马因几人停了下来。众人后望,只见原先那个贵民街区被灰白的火焰吞没。天空上仿佛有一个巨大的烘炉倾倒了一舰,将炉子里的火焰全洒落到地面。这是一股前所末见的粗壮火柱,它便如同一座巍峨的山峰坐立于天地之间!

    马因看着那几逾山峰的火柱咂了咂嘴巴,然后转过身拉起呆立在原地的露茜继续往前走。

    “快走,别停下来!”侯爵大叫,这才让安杰罗妮和其它护卫如梦初醒,顾不得再看身后那壮观的天地伟象。毕竟那气象越是磅礴壮观,便代表那威力越是惊人。至少,这里没有一个人能够扛得下。

    如山火焰之中,艾伦倒飞。突然一道黑影破开火海而至,一手穿过他身前暗炎扣住咽喉,另一手捉着蓬漆黑流光插下。黑光如刃穿胸而过,艾伦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其中闪烁着点点火光的血液转瞬蒸,艾伦咬牙,眼中火光喷薄,加诸于弗里乌斯身上的赎罪日立刻动。几在同时,黑帝皇背后胸口均是一痛,从伤口中喷出的不是血液,而是团团黑色气焰!

    弗里乌斯闷哼了声放开艾伦,两人在火焰里均往下堕去。

    那粗若山峰的火柱终于消失了。

    一起消失的还有整个贵民平台,偌大一个平台,连一块砖一条柱子也没有剩下,全在艾伦的虚空秘焰里被摧化成灰。地面上更出现一个等大的巨坑,巨坑全然焦黑,表面遍布黑色的晶屑。外高内深,中央处笔巨坑边缘的落差多达三十米!

    艾伦和弗里乌斯便掉在巨坑边缘东南处。

    艾伦半蹲着,弗里乌斯站着。前者胸前背后鲜血流淌,后者虽然盔甲破碎,却不见血迹。看起来黑帝皇除了脸色微微苍白些之外,倒和刚才没太大区别。他伸手掸掸胸口,从盔甲裂隙处迅涌出团团气焰,接着盔甲便开始愈合,想来弗里乌斯身上这套盔甲也不是普通的装备。他手中那蓬黑光渐渐散去,露出一把通体漆黑的剑。这把剑黑得犹如一个黑洞,边缘模糊闪烁,不似物质该有的质感。

    艾伦看着他从容收剑,然后弗里乌斯说:“你很幸运,我已经很久没体验到受伤的感觉了。你走吧,奥法西斯要来了。在他到来之前,我要保持完整战力,就不浪费力气在你身上了。”

    “我现在连动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要不,请陛下先行?”艾伦苦笑道。

    弗里乌斯哼了声,脚尖点地,人便迅远去。片刻之后,气机已经完全消失在艾伦的感知里。直到这时,艾伦才敢解除暗王的形态,再从逆血的状态里退了出来,当下整个人像要散架似的一屁股坐到地上。

    这次交手可谓险之又险,艾伦可以说出尽底牌,就差没把毁灭凝视交出去了。总算弗里乌斯还记掂着要跟奥法西斯打一架,不肯和他耗得太尽,否则这会他就没机会呼吸空气了。

    想起弗里乌斯的手段,艾伦便只有苦笑的份。他可以说拼命了,不过看起来给弗里乌斯造成的伤害依旧有限。这番心事要是让别人得知非要气死不可,弗里乌斯可不是普通人,那是至尊。向来只有至尊能够伤到至尊,艾伦能够让弗里乌斯有所忌惮,已经足以傲视同级强者了。

    他本人却没有这个自觉,过了片刻,胸口和背后的伤势初步愈合,艾伦就爬了起来,开始去找露茜。

    露茜一行已经来到苏拉卡的边缘,马因找了处隐蔽的岩洞作为暂时的落脚点。让露茜几人在岩洞里休息,马因则到外头侦察,希望可以摸出一条回到星舰的路。

    岩洞里,露茜抱着双腿缩在角落里,安杰罗妮走了过来,递给她水和食物。露茜勉强笑了笑,说:“你吃吧,我没胃口。”

    “在担心他吗?”安杰罗妮坐了下来。

    露茜苦笑:“能不担心吗?那可是弗里乌斯,但我阻止不了他的。男人一旦决定要做的事,就没那么容易改变。我明明想叫他不要这么做的,可我不敢叫出来。而且,他也不会答应的。”

    “他就是那样的人。”

    安杰罗妮试问道:“如果他回不来,殿下你打算怎么办?”

    露茜想了想,说:“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回到艾达华星,然后终其一生去寻找打败弗里乌斯的方法。哪怕是那高高在上的至尊,我也要把他从云端给拉下来,让他向艾伦道歉!

    ”

    安杰罗妮看着她,心情有些复杂。露茜的想法很天真,至少在她看来如此。可她知道,露茜是认真的。如果艾伦真死在弗里乌斯手上,眼前这个女人会用一生的时间去追求一个可能永远也实现不了的愿望。

    这是她回报艾伦的方式。

    至于是聪明还是愚蠢,突然之间,安杰罗妮觉得无法轻下定论。

    然后一阵心悸。

    接着洞外便响起马因欣喜的声音:“殿下,他回来了。没错,是艾伦,他回来了。”

    露茜整个人跳了起来,愣了愣,才跌跌撞撞地跑出岩洞去。几名护卫连忙跟了上去,反而是安杰罗妮这个贴身侍卫没有跟去。她局促不安,艾伦竟然回来了,那她要如何面对这个“兄弟”?

    这场注定只有一个人能够走到最后的竞争,仿佛在这一刻就已经可以看到结局。无论如何,安杰罗妮不觉得自己会是艾伦的对手。

    那可是连至尊都没能杀死的男人,她能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