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节 激活幻境
孙尚香芳心震撼。她对曹棺很有排斥,但在简单的交谈中,她却发现这个曹棺对楚威来说不够份量,但他绝对是个老辣的人。
  
  冷静下来的曹棺让人感觉可怕。
  
  曹棺或许会骗她,但郭嘉不会。郭嘉看起来不靠谱,在关键地方却不会含糊。听郭嘉简略叙说了曾经发生的事情,孙尚香无法再否定曹棺的假设。
  
  女修不会随随便便的出现。
  
  她孙尚香最近总是坠入幻觉,许愿神灯和她之间好像很有感应。
  
  曹棺不是轻易拿眼珠子做赌注的人。
  
  她得到了女修的传承?曾经去过邺城?为何她对这些事情全然不知,亲人亦是没有说过?
  
  孙尚香那一刻心乱如麻,蓦地想起件奇怪的事情,许愿神灯若真的如此神奇,葛夫人为何随随便便将神灯交给她?
  
  思绪如风车般的旋转,孙尚香少有的困惑,听曹棺说能有方法证明她的身份,心颤中带着畏惧,孙尚香还能勇敢道:“你如何证明?”
  
  郭嘉也有不可思议的表情,不知道曹棺如何能断这件十数年前的悬案。
  
  曹棺舒了口气,“你没有去邺城的印象,家人亦没有对你说过,但你看,我们已经发现你若不是去邺城的女孩,根本无法解释这些事情。”
  
  孙尚香终于点头。
  
  她虽在排斥这个结果,却没有失去理智,她根本找不到曹棺说的任何漏洞。
  
  “诗言是个极具灵性的女子,晨雨亦是。”曹棺缓缓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郭嘉双眉微扬。
  
  沉默片刻,曹棺继续道:“晨雨消失前,曾发誓要破除女修传人的宿命。”
  
  “什么宿命?”孙尚香不解道。
  
  曹棺摇头,“除了晨雨外,没有人知晓。但晨雨深爱着单飞,知道自己会消失后并没有畏惧,反倒立誓要保存这段记忆,她一定会和单飞重逢。”
  
  孙尚香心乱如麻,她在知道自己曾经化身女修后,意志已开始有了动摇。自幼肩负孙家重任的她少有寻常女子的春闺梦想,反倒因此锻炼出百折不挠的冷静性情。
  
  父母双亡,大哥不见,三哥不成器,能扛起孙家的只有她和二哥孙权,她若没有自信毅力,如何还能坚持下来?
  
  可她真的失去过一段记忆?
  
  一点崩,让她不能不开始思考别的可能她是晨雨,忘记了单飞?
  
  “不过无间香是黄帝传下的神物,要想扭转无间的改变怎是寻常人能做到的事情?邺城记得这些事情的人都开始大面积的失忆,更不要说是局中人。”曹棺苦涩道。
  
  孙尚香不知什么是大面积失忆,难免问了句,等从郭嘉口中得到详细的解释后,伊人诧然难语。
  
  “因此晨雨还是可能忘记了单飞,但她绝非寻常的发誓,她一定有办法将记忆保存起来。”
  
  盯着孙尚香,曹棺肯定道:“许愿神灯只能将鸡蛋变大,却不能将鸡蛋变成鹅蛋,亦不能变出子虚乌有的事情,它只是增强你脑海中存在的东西。晨雨立誓若有效果,你又是晨雨,按理说应该还有和单飞相处的记忆留下来,许愿神灯可能会将这个意愿显示出来。”
  
  孙尚香身形晃了晃。
  
  和单飞初见、水中生死的情缘都不是幻觉,而是她脑海中本来就有的事情?
  
  曹棺紧张道:“你记起了什么?”
  
  孙尚香沉默良久,终于道:“请你继续说下去。”
  
  曹棺目光微闪,终于没有再坚持下去,“你记不起来也没办法,但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办法。”
  
  “是什么办法?”孙尚香急声道。
  
  “能知道你身份的除了孙钟、令尊外,可能还有令兄和令堂。”曹棺冷静道:“但除了这些人外,有一人肯定能判断出你是否是西域人带来的那个女孩,无论你的面容如何改变!”
  
  “诗言!”
  
  郭嘉、孙尚香异口同声道。
  
  曹棺苦笑道:“不错,就是诗言。她从西域人手中偷来了晨雨,又将晨雨养大,这世上若还有一人能认出你孙尚香是否是晨雨,只有诗言!”
  
  孙尚香就感觉一颗心怦怦大跳难休,再也不抗拒面对,“这么说见到诗言,肯定就能有答案。不过……谁都见不到诗言,我们怎么去找她?”
  
  曹棺没想到孙尚香蓦地变得这么主动,半晌才道:“我还怕你怀疑我有诈,认为我不过是在说服你……帮我去找诗言。”
  
  孙尚香轻咬红唇。
  
  曹棺所言的确打动了她,她抗拒曹棺捕风捉影的猜测,那对她来说是一种无情的折磨,但真的到了需要面对解决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考虑去做。
  
  是晨雨也好,不是也罢,她必须肯定这件事情!为单飞做成这件事情,而不是犹犹豫豫的错失机会,事后懊悔。
  
  “我们无法去找诗言的。”郭嘉提醒道。
  
  曹棺终于说服了孙尚香,精神振作,“在单飞有了结果前,我们的确不能硬闯。”
  
  郭嘉略有欣慰,暗想你曹棺明白这点就好,不过听你的意思,只要单飞不成,你就要爆破这里不成?
  
  “幸好我们有许愿神灯。”曹棺沉声道。
  
  孙尚香眸光闪亮,她决定在做事情时亦展现出少有的聪颖,“我对神灯有感应,若又是晨雨的话,许愿见诗言说不定会有感应?”
  
  曹棺、郭嘉都露出赞许之意。
  
  孙尚香手一探,早取了神灯在手上,盘膝坐到一棵大树下,“好的,我现在就开始许愿。”
  
  郭嘉不想这女子有如此当机立断的一面,站在她的身侧提防着意外。
  
  孙尚香说做就做,略为回忆自己坠入“幻境”的情形,微闭了双眸,让自己又陷入恍惚又存一点思考的境地。
  
  诗言,你在哪里?我想见你,帮单飞找到晨雨。
  
  她双手紧握着神灯,反复的想着这个念头。
  
  曹棺额头冒汗的盯着孙尚香。
  
  许久的光景,孙尚香缓缓睁开双眸,茫然的摇摇头。
  
  曹棺略有失望,郭嘉一旁倒还冷静道:“你许的是什么愿望?”等听到孙尚香的回答后,曹棺紧拧眉头,郭嘉缓缓道:“当初你能变身女修前,是在想着什么?”
  
  “我……”
  
  孙尚香心中暗想,我那时候又痛苦、又委屈的,拼命也想帮单飞上前。
  
  郭嘉见孙尚香不语,提醒道:“在我看来,你要说服一个人,必定要了解这个人想什么。用神灯来找人看似神奇,但依我所想,应该和说服一个人相同,你要得到那人的反应,必须和那人形成一种联系。”
  
  曹棺一旁目光发亮,“不错,是联系。你能帮助单飞是因为你深爱着他,为了他命都不要,可你不了解诗言,神灯就不了解诗言,自然无法找到诗言。”
  
  “不错,你和诗言没有情感。”郭嘉皱眉道:“许愿神灯不是无所不能的,它亦需要方向。”
  
  二人说的玄之又玄,孙尚香却能了解。蹙眉深思,不到片刻的光景,伊人蓦地想到什么,“曹棺,诗言有没有给你留下了什么东西?”
  
  曹棺神色一动,立即将玉佩递过去,“她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这是她在最后一次见到我的时候,给我看的一块玉佩。”
  
  郭嘉语气中有丝振奋,“她为何让你看这块玉佩?”
  
  “为什么?”
  
  曹棺茫然道:“她最后一次见到我、和我出了天坑后,就将这玉佩给我看,我才知道这是诗言的东西。我只以为……”他以为诗言是有了珠宝难免炫耀一下,但想到诗言的为人,却终于察觉诗言的举动很奇怪。
  
  难道……
  
  曹棺心头狂跳,“诗言提示我要用到这块玉佩。是了!”他一拍额头,差点拍出脑浆来,“她在桃花林埋下这块玉佩,不是想告诉我她在这里,而是提醒我要用到这块玉佩去见她?一定是这样!”
  
  低声吼叫,曹棺急声道:“她给我留言后,我自然就知道她在此间,她不用多此一举的埋下玉佩确信此事,她这么给我留信就是还有更深的用意。”
  
  将玉佩塞到了孙尚香的手上,曹棺急声道:“说不定她知道你会用到,你试试。”
  
  诗言知道我会用到?那她简直是神仙了!
  
  孙尚香琢磨时伸手接过了玉佩,见那玉佩式样古朴,不过她没有单飞考古的本事,只觉得玉佩的龙凤花纹很是美丽。
  
  是块绿色的玉佩。
  
  孙尚香再辨别不出什么,左手握住了玉佩,右手持着神灯,对自己的姿势感觉有些好笑。不过她很快集中了精神,倏然又睁开了眼睛。
  
  “又怎么了?”曹棺焦急道。
  
  孙尚香眼角在跳,“我看到了什么!”她听从郭嘉、曹棺所言,就想找些诗言的东西和诗言建立点联系。不想才一闭眼的功夫,她就感觉左右手之间有气息在流窜,随即看到有什么东西在眼前浮现,难免骇得又睁开眼。
  
  “你看到什么?”郭嘉沉声道。
  
  “是个金光闪闪的东西,不过我没有看清楚。”孙尚香见曹棺急得眼中冒火,歉然道:“你不用着急,我再看看。”
  
  她随即又闭上眼睛,默凝精神。这一次,她已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看个真切。气息在双臂间不停的流转,孙尚香什么都是不管,只是想着诗言……诗言……
  
  久久默念了很多遍,眼前却是再没有任何动静,孙尚香心下焦急,暗想为何方才看到了什么,眼下却是一无所获?一定是错过了什么关键的地方!
  
  我一定能见到诗言!
  
  孙尚香心中不停的提醒,不知念了千遍百遍。曹棺见伊人玉额都有汗珠冒出,虽是着急,但亦不忍心催问。
  
  我一定能见到诗言!我为何见不到她?我究竟是不是晨雨?诗言,你告诉我!
  
  思绪停滞,孙尚香感觉自己几乎急的吐血时……
  
  神灯闪亮!
  
  曹棺、郭嘉脸现骇然。
  
  脑海轰鸣。
  
  师父!
  
  一个声音似从天籁传来,又似从孙尚香压抑许久的脑海涌出,倏然燃了油灯,有光华远远射了出去!
  
  孙尚香心中狂震,虽不确定那声师父是谁喊出来的,但已看清那金光闪闪的东西是什么。
  
  祭台!
  
  黄金祭台。
  
  金光闪闪的祭台上,有一如精灵般轻盈美丽女子似听到她的呼唤,转眸向孙尚香望来!.
  
  ps:跳跃式看书的人,肯定有些地方不理解,只要你连贯看,就不可能不理解。话直如此,老墨写书,对得起花钱的读者.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