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天黑
    大雨哗哗地下着,偶尔还有闪电刮过昏暗的天际,隆隆雷声从云层上方滚过。

    阿土全身早已湿透了,黑色的皮毛紧贴在身体上,残损的身躯上满是伤痕和鲜血。

    距离山巅已经不远了,但是在它身后的那些凶悍的妖兽也越发暴躁起来,不断地有被本性中的贪婪所驱使的妖兽扑上前来,要喝它的血,要吃它的肉。

    阿土的回应是咬死他们。

    它尖利的獠牙雪亮如刀锋,残忍似恶鬼,它是比这些妖兽更凶残更凶恶的妖兽,谁敢挡在它的面前,就是不死不休,你死我活的战斗,在这个风雨的日子中仿佛永无止境永不停歇!

    大雨淋着黑狗的身体,有些许寒意,有一点寂寞孤独,在那一刻,它忽然很想陆尘,想起了许多夜晚它与他在一张床上安静沉睡的样子。

    或许,那才是一生中最平静幸福的时刻?

    “吼!”低沉而凄厉的怒吼声,从阿土的喉咙中迸发出来,它一口咬在了从风雨中扑上来的一只妖兽的咽喉,撕破它的血肉,吞咽它的鲜血,然后将那具尸体摔在一旁。

    更远处的那些气息似乎停滞了一下,阿土轻蔑地向后方看了一眼,然后喘息着继续向山巅走去。

    这一天,如此的漫长。

    连它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能够撑过去。

    而在那阴云密布大雨倾盆的天气里,自己又能不能看到那一轮明月的升起呢?

    ※※※

    密林之中,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等着吧,等到天黑,反正到那时才有大事可做,同时也看看,到底会不会有人过来。”

    周围人都无异议,于是就走到一旁隐蔽处,安静地坐了下来,等待着。

    等待着天黑。

    同时等待的还有其他人,天昆峰正阳大殿里,许多人也在等待,东方涛、颜萝在等待着这一场结束,等待着晚上那一场至关重要的小场之会;苏青珺也在等待着,等待着这一场盛大隆重的礼仪结束,她可以尽快回去看望弟弟苏墨,或许如果来得及的话,易昕妹妹还能找到那个男人过来见她。

    在流香圃客房中,易昕有些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雨水连绵,怔怔出神,似乎有些痴了。

    而与此同时,天穹云间的冬峰之上,白莲已经下了山,一脸轻松地往昆仑山前方走去。在她的背后,那座悬浮在半空中的奇峰高山,也蒙上了一层灰暗的颜色。

    天色,不知不觉已经有些昏暗了。

    漫天的雨丝倾泻而下,将整座广袤的昆仑山脉都包裹其中,好像这一片世界全部都变得朦胧起来。不过在冬峰之上,却连点雨水都没有,也不知是因为这里有强大的禁制将雨水隔绝在外,还是雨水虽然落进,但冬峰上太过寒冷的漫天风雪,却将雨水也凝结成冰雪了。

    孤独而寂静的冬峰上行,除了最高处山巅上的狂风暴雪,整座山峰里似乎就只剩下卓贤一个人。他站在一处悬崖边,向着下方凝望而去,许多年来,他就站在这个地方凝望着巍巍昆仑,对山峦起伏的昆仑格外熟悉。

    甚至,他一眼都能分辨出那座雄伟的天昆峰在何处,他也能想象得到那里此刻是多么的喧嚣热闹。

    过去的许多年里,这个时候他都在天昆峰上的正阳大殿中,为宗门欣喜,为师兄喝彩,为师门而骄傲。

    但是,他却从未为自己着想过一丝一毫。

    卓贤微微低垂了眼,过了片刻后,他转过身子,走向自己的洞府。外头的风雪被隔绝在外,他拿出了风语盘放在桌上,然后打开了。

    风雪之声顿时传来,过了片刻后,这间奇异的法宝上传来了白晨真君的话语声,道:“什么事?”

    卓贤面上露出恭谨之色,躬身行了一礼,然后道:“师父,今晚您要去大师兄那边坐镇,不知您准备何时动身?”

    白晨真君的声音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已是下午了,再过一个时辰看着就快黄昏了,所以弟子想过来问问您有何安排。”

    白晨真君顿了一下,随即道:“没什么其他安排了,就按照咱们原先说好的去做就是,再过一个时辰,我就下来。”

    卓贤抱拳行礼,恭声道:“是,弟子在此等候师父。”

    风语盘上,风雪隐去,渐渐地又恢复到了原本貌不惊人的模样。卓贤站直了身子,脸色有些微微的苍白,似乎正在怔怔出神,在想着些什么。

    一股冷风,忽然从背后吹了过来,让他的后颈处有些许寒意,卓贤全身一紧,霍然转身,喝道:“什么人!”

    在他的洞府门口,石门不知何时竟是无声无息地打开了,片刻之后,一个异常高大魁梧的身躯出现在他的洞口,那片黑暗的阴影随之涌进了他的洞府,将他整个人都完全遮住。

    卓贤向后退了一步,面上神情忽然露出几分紧张之色,但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后,全身又慢慢放松了下来。

    “你来了?”他低声问道,声音语调中不知为何竟似乎有一点苦涩之意。

    “嗯。”那个庞大的身影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后,那人忽然又问了一句,道,“你后悔了?”

    卓贤脸上神情变幻,没有马上回答,而那个庞大的阴影似乎也有着异乎寻常的耐心,并没有急躁逼问,而是安静地在洞府门外等待着。

    过了一会之后,卓贤说道:“没什么好后悔的。”

    “哦。”洞府之外的高大人影应了一声,然后,忽然一道白光掠过,却是有一个东西从洞外被抛了进来。

    卓贤伸手一把抓住,定睛一看,却发现自己手中抓着的是一个玉瓶,他犹豫片刻,还是打开瓶塞看了看。

    只见这玉瓶中并无丹药,装着的是一股墨黑的黑水,但不知为何,这黑水并没有腥臭气味,反而是隐隐带着一股奇特的香气。

    如龙涎之香。

    卓贤的手忽然抖了一下,一双眼睛也是死死地盯住这只玉瓶,双手紧握,似乎一千个一万个害怕不小心将这玉瓶掉落在地。

    “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卓贤微微低头,过了一会后,轻声道:“是,我知道的。”

    ※※※

    那片潮湿的山林深处,四位元婴真人以及唯一一位也是金丹修士的何毅,一直等待着。

    但是,那个所谓的内奸并没有出现,周围没有任何有人靠近的踪迹。

    没有人说话,在这片越下越大的大雨中,每个人都在等待着,一直到天快黑的时候。

    远方某处仿佛传来锣鼓喧天、仙乐飘飘的热闹景象,听得不算太过真切,但是在今天这个日子里,元婴真人们都见识过天昆峰上的热闹。

    望着远方,千灯、明珠二位真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几分讥讽之色,而何毅则是呆坐在地上,偶尔会转眼看见仍然丢弃在地上的独空真人的尸体,然后又立刻像是做贼心虚般带着一丝痛苦移开。

    “我们不是要去参加晚上的宗门评议会么?”这时突然开口的却是木原真人,他的眉头微微皱起,道,“在这里枯等半天也没人来,就不必继续等下去了罢。”

    何毅欲言又止,在场的除了他之外都是道行强悍高深的元婴真人,确实也没什么他说话的余地。

    旁边的千灯真人目光看了过来,道:“不管怎么说,确实是有一枚魔教秘纹最早刻在此处,咱们不为其他,就只当着顺手而为罢了,等到天黑吧。若是果然有魔教内奸过来,咱们便擒下了,若是如今这局势已然打草惊蛇,他不敢过来,那也无妨,我们只管按约定的继续办事好了。”

    木原真人缓缓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

    云板声声阵阵,钟鼓齐鸣,天昆峰正阳殿上,那冗长繁琐但隆重热闹的诸般礼仪,终于是接近完成了。

    许多人脸上有一丝疲惫之色,而站在高台上的闲月真人却是神态自若,没有半点疲倦的感觉。旁边人看了,自然的觉得闲月真人果然是个了不起的元婴真人,如此长时间地主持大会,居然一点疲惫都看不到。

    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这些礼仪一一完成,在接近最后的时刻,闲月真人忙中偷闲,向正阳大殿外看了一眼。

    外头的天空仍然飘着雨,天穹之上闪电在云层中不停穿行,而雷鸣阵阵,似苍天的咆哮怒吼,将大片大片的雨水倾泻下来。

    天,好像一点一点黑了下来。

    这一天,似乎就要过去了。

    但好像,又似乎正要开始一般。

    ※※※

    密林深处,一直闭目养神的几位元婴真人异常地平静安详,让人看上去似乎根本想不到马上就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

    只有当天空慢慢黑下来,在那夜色即将笼罩过来时,千灯真人突然睁开了双眼,抬头看了一眼后,缓缓站起,道:“时候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去哪里?”有人问道。

    “天昆峰,正阳殿。”千灯真人淡淡地道,他的目光凝视着远方,面上神情无喜无悲,就这样迈步走去。其他三位元婴真人和何毅也随之跟上。

    随着他们的离开,树林中很快安静下来,那片黑暗的土地上,在独空真人的尸体旁边,一根中空的树枝缓缓动弹了一下,似乎想要升起,但片刻之后,忽然又沉了下去,然后停留在原处一动不动。

    天黑了,黑暗降临在昆仑山上,天空电闪雷鸣,似一场喧嚣的盛宴,在此时缓缓拉开了帷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