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陛下的音讯
    叶春秋已到了青龙。

    虽是相隔几日,却颇有几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味道。

    这里的环境,已经改善了许多,车马如龙,商队已是人满为患,以至于这商队的帐篷延伸道了数里之外,放眼望去挨在一起的帐篷连绵一片,有些看不到尽头似的。

    商机,便是这样展现的,因为有数万高薪的‘中产阶级’,他们消费力惊人,也自然而然,就吸引了商贾的趋之若鹜,而商贾们一到,就不免要有人帮着赶车、随侍,除此之外,还有不少伙计也随着商贾出关。

    这些人也需衣食住行,便又有更多人提供服务,便连太白集,也在这里专门开了几家门脸,专供订售。

    一切都像是滚雪球似得,人越来越多,结果人越多,商机就更大。

    何况这里不少工坊要兴办,也有一些商贾在此驻留,想来洽商合作事宜。

    这天底下,最大胆的便是商贾了,因为只有他们,才可以为了利润,甘愿冒任何风险,即便是这关外,他们也不在乎。

    一群要钱不要命的人最是难缠了。

    叶春秋一行人马浩浩荡荡的抵达,孙琦已来相迎了,叶春秋下车,与孙琦相互见礼,寒暄几句,便回到宅邸。

    回到家的感觉很好,相对于那朵颜部,叶春秋已经将青龙当自己的家了。

    他舒服的坐在了沙发上,这里的砖石厅堂已经经过了改造,而今已设了一个壁炉,壁炉中炉火旺盛,屋子里一时暖和如春,叶春秋倒是不觉得热,却是喜欢这种暖呵呵的感觉。

    让人舒适而又颇感安逸。

    才坐下一会,那秋香便斟茶来,坐在叶春秋身侧的唐伯虎立即变得拘泥起来,抿着嘴,略微垂着头,有些羞赧的样子。

    叶春秋不由轻笑,这书生还知道害羞了,不过这时代的书生一直都是臭要面子的,当然不会把自己的情绪轻易外露。

    等秋香旋身走了,叶春秋收敛起笑,方才看向孙琦,道:“舅父,这几日如何?”

    孙琦心有余悸的道。

    “我接到了你的快报,先是吓了一跳,心有余悸,万万料不到,去了一趟朵颜部,竟也发生这样多的事。”看到叶春秋安然无恙,他不由停顿了片刻,似乎才想起重要的事来,继续道。

    “噢,至于你要吸引流民出关的事,我已张贴文榜了,想必要不了多久,商贾就会把消息带出关去,只是……春秋,这让汉人来放马,真的能成吗?你要知道,这些流民出了关,可就是镇国府要负责的了,若是有什么差池,朝廷不免怪罪,何况,此事的争议肯定不会小,只怕传到了京师,非要闹成一锅粥不可。”

    叶春秋知道自己的这个主意,多半会惹来非议,可此刻多说无益,只是很认真的道:“不试一试怎么可以呢。”

    孙琦不禁摇头笑了笑,他知道这个外甥就是这个性子,外表温和,实则内心却很刚强,认定的事,谁也无法改变他,劝说也无益,于是便将最近发生的事说于叶春秋听。

    “还有两件事,其一就是近日商贾日渐增多,治安越来越糟了,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叶春秋思虑了片刻,格外严谨的道:“此事,春秋早有预料,也正因为如此,我打算重新将一些退役的生员征召起来,成立一处警备司,专门负责治安、救火之事,这件事,得有劳王参事,得让他帮着你筹备出来。”

    “还有一桩事。”孙琦也觉得,这毕竟不是什么大问题,维持治安而已,不过是招募一些巡捕和捕快的事罢了。

    可是说到第三件事,孙琦却变得谨慎起来,他道:“这件事,却是非同小可,在青龙,我们拿住了一个人,原以为只是个作奸犯科的小毛贼,谁料到审问之下,却是被人收买了来刺探的,至于收买他的人,他一无所知,不过却是透露,这收买他的人一直都在打探春秋的踪迹,显然,那些人已经潜入了青龙了,春秋,这些人,理当就是那一批刺客。”

    刺客……

    一听到这些刺客,叶春秋脸色也很不好看了,他道:“刺客的幕后之人,难道还没有所察觉吗?”

    孙琦摇头:“这些人,理应对关外的情况甚是了解,而且秘而不宣,便是让人为他们效劳,也绝不会显露出庐山真面目,我已叫人细细查访了,还委托了锦衣卫帮助追寻线索,可是到现在,依旧对这些人,一无所知。”

    叶春秋反而淡然起来:“他们既然在暗中查我的踪迹,肯定会动手,等他们动了手,迟早会浮出水面。”

    正说着,却有朝廷最新的邸报送了来。

    朝廷邸报,只要一经放出,立即便会有人专门从京师快马送到这里来,叶春秋乃是翰林出身,对于公文和邸报,是再熟悉不过了,别看只是小小一份邸报,这邸报中的官样文章里,却总能寻出一些朝廷动向的蛛丝马迹。

    叶春秋打起精神,叫人送到手上,一面看,一面对唐伯虎笑道:“唐兄,你上邸报了。”

    “什么?”唐伯虎愣了一下,他一个小小举子,怎么可能上邸报了,他凑上去,果然看到自己名字,却是朝廷对镇国府的嘉奖,说的就是叶春秋招抚朵颜部的事,唐伯虎瞠目结舌:“这才三日不到的功夫,朝廷竟就已经……”

    叶春秋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继续低头道:“朝廷的快马,有时候会快到你自己都不敢相信,你真以为急递铺子和厂卫,都是吃素的吗?”

    唐伯虎咋舌,里头除了嘉许了叶春秋,其次便是山海关总兵陈述,自己名列第三,虽然只是口头上的嘉许,唐伯虎却甚是满足,笑吟吟道:“还真是……哈……这一下子,若是让一些故旧看了去,怕是要教学生无地自容了。”

    他正说着,叶春秋却在下一篇的文章里,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内阁首辅大学士乞老致仕,这是打算要告老还乡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