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脚步声声
    黄昏的时候,隆重热闹的大会终于结束了,大家敬奉祖先,祈愿来年一切顺利,感谢昆仑派历代祖师保佑,让昆仑一脉传承历经数千载而不断绝,至今仍欣欣向荣。

    只是这一天的天气似乎格外的恶劣,外头的雨是越下越大了,隆隆雷声不绝于耳,虽然才是黄昏时候,然而天色已经昏暗的如同夜晚。

    偌大的正阳殿中早已点起了无数烛火,不然就只剩下一片昏暗了,好在今日聚在此处的都是道行有成的修士,陆续有序地开始往外退去。

    闲月真人直到此刻才松了一口气,虽然身为掌门真人十分风光,但这一天主持大会下来,确实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他转眼眺望四周,面色平静,接下来再过一会,就是这一天的重头戏了,昆仑一门几乎所有的精英,都会云集于此。

    虽然最近有几个刺头不安分,整天说些怪话,但只要待会恩师到来,坐镇会场,那自然就是众人服帖,再无异议了。这便是化神真君的威势啊,闲月真人微微一笑,转身下了高台,向正阳殿后方走去。

    人群中的苏青珺与东方涛、颜萝二人道别,便也随着人群向大殿外走去,至于东方涛和颜萝二人也是要在此分开的。只有元婴真人才能参加晚上的那小场聚会,而聚会的地方当然也不会选在如此阔大的正阳大殿上,而是在大殿后头的一处偏厅中。

    许多昆仑弟子正井然有序地从大门口离开,队伍排了很长,苏青珺站在队伍后方等待着,偶尔回头看上一眼,便看见东方涛与颜萝聊了一会,似乎是颜萝还叮嘱了他几句,东方涛点头答应后,便也向闲月真人离开的那道门走过去。

    与他同行的还有其他几个已经到场的元婴真人,他们的目的地自然都是相同,彼此间见面时也是微笑颔首,包括东方涛,或许是因为他今天白日到此,那几个元婴真人看到他的时候神色表情都十分温和亲近,大抵是认为他也是自己这边的人了罢。

    过了一会苏青珺走出了正阳殿,才踏出大殿高大的大门,她便觉得眼前忽然一暗。天空里竟是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甚至就连天上飘落的雨丝在稍远些的地方都看不清楚了。

    冷风吹过,冰凉的雨粉打在她的脸上,有一丝寒意渗入了肌肤中。而在更远处的地方,风雨急促,夜色凄迷,就连那些高耸的大山身影都看不见了。

    “轰隆!”

    恰好在此刻,天际乌云之上,猛然响起了一声惊雷,一道闪电刺破天穹的黑暗,仿佛扭曲的银蛇将整片天域都划分成两半。借着电光,苏青珺看到了那漫天风雨席卷而来。

    人影幢幢在夜色中快步走着,大部分人都是想要离开这里,但借着那光亮却也映出了有一行人突然逆行而来,一共四人,靠近他们的昆仑弟子几乎都是吃了一惊,然后行礼不迭。

    领头者赫然正是百草堂首座千灯真人,跟随在他身后的分别是明珠、光阳和木原三位元婴境真人,如此四人聚在一起,自然声势不同凡响,一路无人敢挡在他们去路上,如此顺利地走了过来。

    苏青珺有些吃惊,但还是赶忙上前对自己师父木原真人见礼,同时也拜见其他三位真人。木原真人的神色淡淡的,看了苏青珺一眼后,道:“你也在这里呆了一整天了吗?”

    苏青珺道:“是,弟子一直在这里。”

    木原真人点点头,道:“现在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苏青珺“哦”了一声,向后退了一步刚想转身离开,但忽然只见原本走在木原真人前头的明珠真人突然转过身来,看了苏青珺一眼后,却是开口叫了一声,道:“且慢。”

    苏青珺与木原真人同时向明珠真人看去,木原真人皱眉道:“明珠师兄,你这是何意?”

    明珠真人道:“木原师兄,咱们进去后这里也缺个使唤人手,万一有什么事需要通报传送的,没人传话也是麻烦。我是想能否麻烦令徒一下,在此稍微等上一会儿呢?”

    他说话间,脸上露出笑容,看去和蔼可亲,但木原真人却是瞳孔微微缩了一下,片刻后沉声道:“有我在此就够了吧,何必还要青珺过来这里,没必要。”

    明珠真人微笑道:“以防万一嘛。”说着,他抬头看了一眼木原真人,笑道:“怎么,木原师兄似乎不太愿意啊?”

    木原真人咬了咬牙,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原本走在最前头的千灯真人突然回头看了一眼,眼神冷淡。木原真人心头顿时一惊,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大殿之外忽然间有些僵冷下来,苏青珺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能感觉到这其中有些微妙的气氛,连忙开口对木原真人道:“师父,弟子在这里稍微待久些,不打紧的。”

    木原真人眼神一冷,而那边厢明珠真人则是抚掌大笑,道:“果然是个尊师敬长的好徒儿,确实不错。”

    千灯真人的神情也稍微缓和了一些,随即仍是沉默不语地向前走去,直接走进了正阳大殿中。其他人也跟着走了进去,木原真人脸上神情变幻,慢慢地走到苏青珺身旁,沉默片刻后,对她说道:

    “既然答应了那两位真人,你就站在这门外守着,记住,其他什么事都不用管,你就只管站着就行了。”

    苏青珺有些奇怪,愕然道:“我知道了,不过师父,发生了什么事么,我怎么觉得你的样子有些古怪?”

    木原真人苦笑了一下,低声自言自语道:“他们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啊……”

    “您说什么?”苏青珺没听清楚,追问了一句。

    木原真人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不过既然你答应了明珠师叔,那就在这里多站一会吧,不过你记住两件事。第一,不管待会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进入大殿,特别是不要靠近后殿那边诸位元婴真人聚会的所在,知道么?”

    苏青珺点点头,道:“这是当然,那等重地本来也不许我们过去的。”

    木原真人笑了笑,随后压低了声音,道:“还有,你在这儿多等一会,最多半个时辰一个时辰后,看看天色差不多了,你也就自己走吧,不必呆得太久。”

    苏青珺有些惊讶,抬眼向木原真人看去,只见木原真人微笑道:“放心,回头为师会跟那几位打招呼的,没什么大碍。”

    苏青珺心中其实多少还是有些牵挂仍在流香圃客房中的弟弟苏墨,当下闻言也就不再坚持,道:“那好吧,弟子遵命。”

    这时前方传来了一声呼唤,木原真人向前头大殿中看了一眼,随后道:“那为师去了,你自己一切小心吧。”

    苏青珺目送木原真人走进正阳大殿,只见他越走越远,一直走进了烛火之后的昏暗里,直到再也看不清他的身影。

    ※※※

    密林之中,这时已然是一片漆黑,除了狂风暴雨倾盆而下,就仿佛是一个寒冷而死寂的世界。

    不久前刚刚死去的独空真人的遗体,已经被千灯等人在走的时候收走了,所以此刻在那片林间空地上已经空无一物,只有到处横流的污水以及肮脏的黑泥,还有泥浆与腐烂的枯叶混杂在一起的土壤。

    这片树林异常的冷清黑暗,只有偶然从天空电闪雷鸣中掠过的光亮,才能照亮这树下片刻的情景。

    冰冷的雨水从土壤中渗透了下来,让黑暗的土壤下如同冰窖。那根隐藏在枯败落叶下的树枝,在雨中摇动了几下,像是一只蛰伏的虫子即将要醒来。

    陆尘当然没有失去清醒的理智,不久之前所发生的那一幕,那惊心动魄的情景就像是在他眼前展现的。特别是当何毅一刀刺进独空真人的小腹时,隐匿在地下的陆尘在那一瞬间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那一幕情景如此熟悉,那一刀竟仿佛唤醒了他早已封闭多年的记忆,又在那一瞬间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可怕的夜晚。

    哪怕以他的沉稳坚忍,竟也是在那一刻气息微乱,然后当独空真人临死前摔在这片泥地上时,却是发现了他潜伏在此的一点异样。

    陆尘并不知道独空真人在最后弥留时刻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没喊破自己的行迹,也许他只是深恨杀害他的那几个人,或许他想嫁祸,甚至有可能他就是那个魔教内奸,发现了他自以为的同伴然后不肯出卖?

    又或者,他根本只是单纯的死到临头,已经无力去喊破了?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杀戮,祸起萧墙令人心冷,可是到了最后,陆尘却发现自己仍未能看清到底谁是那个隐匿最深的魔教内奸。

    而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了那个曾经答应过他要出现的人,直到此刻,却仍然没有出现。

    也许,应该要走了?

    他在黑暗中沉默地思索着,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在那风雨声中,在这片可怕冷清的黑暗山林里,从某个阴暗的林间路上,传来了一个新的脚步声。

    那一脚踩踏了一弯小小水洼,溅起了些许水花,然后沉默而悄无声息地,在黑暗中继续向陆尘这里靠近,走来。

    风雨愈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enshuw.com阅读,掌上阅读更方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