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节 宿命阻抗
诗言,一定是诗言!
  
  孙尚香并没有见过诗言,但在望见那轻盈飘逸的女子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她凭借许愿神灯找到了诗言、真真切切的找到了诗言。
  
  并非虚幻!
  
  她以往一直都是有点分不清梦幻现实,但这一刻却认定这是真实不虚的看到。
  
  每个细节都清清楚楚的出现在她的眼前,九层黄金打造的祭台泛着灿黄而冷漠的光芒,女子却给黄金祭台带来轻动飞扬的灵性。
  
  没有那女子,孙尚香见到那祭台时只感觉心冷,但见到那女子的那一刻,她却觉得心暖、血暖、泪光涌动。
  
  你是我师父?
  
  那声“师父”是她孙尚香喊出来?她为何要喊诗言师父,难道她真的是诗言收养多年的那个女孩?
  
  话未出口,那如精灵般的女子却似听到孙尚香的问话。眸中讶然,精灵般的女子扬了下秀眉,凝望着孙尚香道:“晨雨……你……”
  
  她话未说完,蓦地脸色大变,轻叱道:“谁?小心!”
  
  什么?
  
  孙尚香见到那精灵般的女子的警惕,急于知道真相,霍然上前一步,陡然觉得心中狂跳,如同被巨锤擂中般。
  
  她不想会有这般的变故,猝不及防间闷喝一声,就感觉眼前发黑,倏然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不知许久,孙尚香缓缓的睁开眼眸,望见曹棺、郭嘉紧张的望着她。在她睁眼的那一刻,曹棺、郭嘉都是舒了口气。
  
  曹棺想要问些什么,却被郭嘉拉了下,曹棺止住了下文。
  
  “你先歇息吧。”郭嘉看着孙尚香苍白无力的面容,虽想知道内情,但不忍在这种时候追问。
  
  “等等。”孙尚香弱声道:“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郭嘉犹豫片刻,见孙尚香执着的望来,终于缓缓道:“我们方才见你握着神灯很是吃力时,神灯突然亮了。”
  
  顿了下,郭嘉详细道:“不是有灯油点燃的那种亮,而是油灯如铁被烧热的那种亮。”看到孙尚香默然不语,郭嘉继续道:“然后那道光华投向远方。”
  
  他伸手指了下左手的方向,曹棺缓缓点头。
  
  那是诗言在的地方?
  
  二人心中均有这个念头,不过都没有立即发问,哪怕曹棺心急如焚。
  
  孙尚香的脸色苍白的可怕。
  
  “随后我们就看到你很是激动的模样。”郭嘉一直在留意着孙尚香的表情,小心又道:“之后我们就发现你好像遇到了极为可怖的变故,软软的倒下去。”不闻孙尚香言语,郭嘉道:“你休息一下吧,有事以后再说。”
  
  “不行,现在要说。”
  
  孙尚香急于确定一件事情,“你们方才谁都没有出声?”
  
  曹棺、郭嘉互望一眼,心道我们在那种时候怎会不知好歹的分你心神?
  
  孙尚香见二人均是否认,随即道:“你们也没听到我说什么?”
  
  郭嘉和曹棺不解的摇头,曹棺皱眉道:“你和我们都是没有出声。你难道听到了谁在说话?”
  
  我是晨雨?
  
  晨雨在我脑海中保存了记忆,直到那种紧急的时候才被唤醒?
  
  孙尚香红唇喏喏,那一刻真的感觉到地覆天翻。她真的是晨雨?她被孙钟偷走后,变成了孙家的孙尚香?但因为某种原因,她却忘记了单飞,直到用许愿神灯的时候才能记起?
  
  单飞一直苦苦的追寻她,她却全然不觉?
  
  让她承认这件事情本是极为艰难,不过她本是百折不挠的性格,真到了要面对的时候,绝不会懦弱退缩。
  
  她无论如何都要找出事情的真相。
  
  “我见到一个黄金祭台……”
  
  望见曹棺的激动,孙尚香终道:“我还见到一个美貌的女子。”
  
  “是诗言!”曹棺难得孙尚香主动提及,迫不及待道:“你方才也听楚威说过,诗言要上祭台祭天。她现在就在云梦祭台!”
  
  孙尚香亦是想到这点,不过为求稳妥,还是道:“我需要画下她的容貌给你认认。”
  
  曹棺从怀中摸出支炭笔,转瞬又撕下内衣的白襟递了过去。
  
  孙尚香接过炭笔,略加回忆后,寥寥数笔就在衣襟上画下个女子。
  
  曹棺不等孙尚香画完,脸上很是失望道:“这……这不是诗言。”
  
  “你确定不是?”孙尚香盯着曹棺道。
  
  曹棺身形晃晃,很是无力道:“不是。我不认识这女子。”
  
  孙尚香点点头道:“那我再画一幅。”她翻过衣襟,继续画了起来。
  
  什么?你究竟见过几个女子?郭嘉、曹棺那一刻都有些不解。他们却不知道伊人在决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后反倒变回从前那个冷静缜密的孙尚香。
  
  孙尚香怕曹棺感情用事,暗想以你目前的状态,为了救诗言说不定会把我们一起拖到坑里,你千万不要在我随便画一个女子就一口咬定是诗言。
  
  她随意一试,看出曹棺如今的坦诚,终于将见到的那个如精灵般的女子画了出来。
  
  “是诗言。”
  
  曹棺激动的嗓子都哑,在孙尚香画了大半后就急声道:“是诗言没错的,看来你方才真的看到了诗言。她就在这里……我猜的一点没错,你是晨雨,不然你不会在云梦秘地的层层防范下见到诗言。”
  
  郭嘉神色讶异,显然赞同曹棺的说法。
  
  “你既然见到诗言,没有问问她……你是不是晨雨。”曹棺直截了当道。
  
  晨雨……你……
  
  谁?小心!
  
  孙尚香暗自蹙眉,心道我见到诗言后一共就听到诗言说了六个字,根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诗言对她很是亲近,这点绝不容置疑!尤其最后诗言叱出“小心”的时候,明显是对孙尚香极为的关切。
  
  诗言真的认出她孙尚香就是晨雨?
  
  方才又出了什么意外?诗言让她小心什么?
  
  孙尚香再次盘膝握着许愿神灯道:“我没来得及问,我再来试试。”
  
  郭嘉微皱眉头,曹棺一旁忙道:“不错,你再试试。”
  
  孙尚香强抑住心中的激动,随即闭眼回忆方才见到诗言前发生的一切。
  
  我一定能见到诗言?!
  
  她当初就反复念着这句话后才见到的诗言?
  
  不是,还有……
  
  脑海中蓦地有光华一闪,孙尚香想到了事情的关键,心中急叫道师父,我在找你,你帮帮我!
  
  诗言和晨雨之间真正的联系是师徒,不是血缘、胜过血缘。诗言对于尘世很有依恋,她最惦念的除了曹棺外、只有晨雨。
  
  念头才起,许愿神灯倏然大亮。
  
  曹棺、郭嘉见孙尚香握着许愿神灯没有多久,神灯倏然又亮,不由脸上均有喜意。
  
  眼前金光立闪。
  
  孙尚香心中亦喜,知道自己找到了和诗言联系的关键,才待再喊时却发现心中立闷,有白茫茫的雾气瞬间笼在她的身侧。
  
  怎么回事?
  
  孙尚香茫然不解间,奋力向前冲去,却是重重的撞在如铁的白雾上。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孙尚香再次晕倒!
  
  梦如千年,孙尚香醒过来的时候,见郭嘉、曹棺焦虑的望着她,孙尚香焦急道:“我再试试,方才又出了意外。”
  
  她右手一握间,才发现许愿神灯不知去了哪里,瞥见神灯被郭嘉握在手上,孙尚香急道:“把灯给我!”
  
  郭嘉负手在后,半晌才道:“你暂时不能再试,我们虽想知道真相,但谁都不想你把命赔进去,单飞更不想。”
  
  孙尚香一怔的功夫,才发现自己虚弱的厉害,心口亦是绞痛不已。不经郭嘉提醒,她全然没意识到这点,等听郭嘉一言,孙尚香才发现自己伸手都难,不由娇容改变。
  
  郭嘉看着焦灼却无力的孙尚香道:“欲速则不达,我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感觉你一定要恢复气力后再仔细想想,然后再做下一步的举动。曹棺,你说是不是?”
  
  曹棺认真思索道:“不错,不是意外。你两次遇险,说明你遇到了难以逾越的难关,我们必须想想如何解决才行。”微微叹气,曹棺道:“但我们如今总算明白一点。”
  
  凝望着孙尚香,曹棺断定道:“我猜的不会错,你就是晨雨!可你不但没有记起自己,反倒在再见诗言的时候亦有阻碍。晨雨当年……早预料到重见单飞的艰难,而你眼下亦是不停的遇到了难关。莫非……这就是晨雨发誓要破除的宿命?”
  
  孙尚香芳心颤动。
  
  郭嘉微有扬眉,喃喃道:“宿命?女修传人的宿命?”
  
  单飞不知道女修传人的宿命到底是什么,不过他感觉自己想偷懒是不行了,他天生好像就是忙碌的命。
  
  跟随楚天理到了一处房前,他觉得自己要穿秋裤才能适应这个季节。
  
  有冷意袭来。
  
  秋风萧瑟,落叶翻翻,他那一刻瞬间就如入了深秋。
  
  原来云梦秘地是有四季变化的。
  
  单飞隐约知道黄帝等人为何这般做。远离了地球,任凭谁都是难以适应,毕竟地球是人类的根。太空船做成自生态的地球方式才符合人的习性。
  
  他那个时代太空船没有这般设计,不是不想,而是根本没有能力做到。
  
  房中只有姬归和楚威两人,单飞不等开口,楚威直截了当道:“我不是说废话的人,你亦是聪明人,知道我们找你必定有事的。”
  
  单飞为和楚威同声相应的不说废话,话都不说了,只是点头。
  
  “有两个从云梦秘地逃出去的人,不知你是否认得。”楚威的手一拍坐着的石桌,半空已有两人浮现出来。
  
  单飞本想摇头,暗想我认识的应是母女三人,除此外,我怎么会认识云梦秘地的人?你真以为我是百科全书啊?
  
  不想他头未动的时候,眼中已露出惊诧,他蓦地发现,空中显出的两人,他居然是认识的!
  
  ps:猜猜这两人是谁?前面出现过的。月底最后两天了,手里有月票的兄弟还请投票给我,谢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