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章:前途无量
    钱谦实在是不想跟着朱厚照再玩失踪,这后果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严重。

    此时,钱谦见到了机会,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趁热打铁道:“陛下,要不,我们且先回去吧,等拿了银子,再……”

    “不回去。”朱厚照依旧背着手,几乎不给钱谦任何机会,随即对着钱谦低声道:“我是姓朱,你真当我是猪吗?若是回去了,还这么容易出得来吗?实话跟你说了,朕这一趟出来,就是要和春秋一起灭了那巴图蒙克的,你们这些人,每日都说朕是天子,既是上天的儿子,怎么可以被囚在紫禁城里?若天子是这个样子的,那么和老鼠的儿子有什么分别?走吧。”

    “可是没银子啊!”钱谦急得跺脚,他很想逢迎朱厚照,可是又怕玩火**啊。

    朱厚照却是没有心思再管钱谦了,则是好奇地打量着这镇国府附近的街道。

    和上回他来这里的时候比起来,现在显得更加热闹了,虽然许多产业搬去了关外,可依旧繁华如初,接踵的人川流不息,各种用蟠旗打的广告几乎遮蔽了街道。

    朱厚照此时不禁又皱起了浓眉,是呵,没银子啊,难道……

    他眯着眼,回头打量起钱谦。

    钱谦迎上朱厚照那说不出的怪异目光,没来由的打了个激灵,随即感觉到了朱厚照的目光里所带着的不怀好意。

    “陛下……我的衣衫,当不了几个钱。”钱谦欲哭无泪地道。

    说起这个,钱谦是阴影的,他怎么忘记得了朱厚照那回在秦皇岛就曾拿过他的衣服跟别人对赌。

    朱厚照顿时眼眸一亮,道:“对啊,怎么没想起衣服还可以典当的?呀,你不说,朕竟差点忘了,走,我们去当铺去,来,把你里里外外的衣衫都脱了。”

    钱谦真恨不得给自己几个耳刮子,还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正说着,远处却有人吆喝道:“出关去,有出关的没有?沿途包吃包住,每月五两银子,年底还有花红,有没有?年轻力壮就成,大字不识也可,快来,五两银子哪,鸿源商行,童叟无欺,有要去的吗?”

    还有要出关的?

    朱厚照不禁打起了精神,连忙朝那鸿源商行快步走去。

    这商行的门脸看起来不小,此时已经围了不少人,不过有不少是衣衫褴褛之辈,也有不少獐头鼠目之徒。

    已经有书办摆了桌子,在这儿造册雇人了,朱厚照和钱谦一前一后走进去,立即有掮客笑嘻嘻地上前来道:“公子是要做买卖?”

    “不。”朱厚照道:“我是要去关外,不是这里在雇人吗?”

    这伙计顿时呆住了,这里雇人是没错,可是来应征的,大多是一些穷等人家,可怎么瞧朱厚照这公子哥细皮嫩肉的样子,也不像是愿意出关吃苦的人哪。

    这伙计迟疑了老半天,忍不住道:“公子,这可不是玩笑的,咱们鸿源商行,是要去牧场,牧场,你知道不知道?就是放马,咱们的黄东家已经和关外洽商好了,关外那边已是圈好了草场,现在我们东家……”

    他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话,朱厚照才知道怎么回事。

    原来他的旨意出去之后,地方上没有什么动静,可是镇国府这儿却是犹如炸开了锅。

    这伙计甚至得意洋洋地道:“去了关外,大有可为啊,你可知道现在马价涨了多少吗?实话和你说,自车行的生意越来越火爆以来,这马价从正德三年起到现在,足足翻了三倍,三倍哪,以往十几两银子一匹马,现在得要三十多两银子,甚至有时候还未必能买得到呢,你想想看,这出关去放马,好处有多大?关外跟京师的距离,其实也不算远,不过是数百里罢了,也不算什么背井离乡,咱们黄东家是做大买卖的人,一口气在关外圈了大片的牧场,雇佣了一些关外的牧人来做师傅,来这关内雇人,他舍得银子,毕竟将来等马养起来了,养出几千匹来,送到这京师来,那就是金山银山了,这工价是五两银子一个月,也不算少了,何况吃住都有人照应呢,关外也没那样的苦寒,等将来生意好了,这薪俸还是要涨的。只是,公子,我看你不太像是受雇的人,反而像是……像是做大买卖的,莫非公子想来买马?哈……现在咋咱们商行……”

    一切都明白了,马价日渐增高,可即便如此,拿出了真金白银,买的却多是关内的驽马、老马。

    这京师和关内,还真不远,镇国府那儿,又鼓励汉民出去放牧,于是不少大商行都开始动了心思,正在疯狂地招募人手,用于出关建立牧场呢。

    比起那些官老爷,商贾的行动力反而更加快捷,一旦他们认为有利可图,此时就绝不可能磨磨蹭蹭了,一面开始在关外和关外的镇国府接洽,一面四处去雇佣一些有经验的牧人,另一面,就在京师到处招募人手,这里招募不到,就去其他地方招募。

    自镇国府建立以来,受惠于这镇国府而家业兴旺的商贾不少,这些人自然对镇国府提倡的事情慎重衡量。

    既然是有利可图,这些商贾可不怕麻烦,这些人最是擅长抓住商机的,这是他们做生意的信条,慢人一步,则满盘皆输,所以他们贯彻起镇国府的意志来,可谓神速。

    朱厚照却是兴致浓厚地道:“我就是要去关外放马的,休要啰嗦,赶紧登上我的名字,什么时候可出关?”

    这伙计也是无语,连忙去和另一处的一个汉子打起了商量。

    过不多久,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汉子便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朱厚照一眼,便道:“我叫赵让,从前在关外做过一些事,蒙黄东家不弃,这一批的牧人算是我来领头,你叫我赵大哥即可,你叫什么名字?”

    朱厚照道:“我叫朱寿,这个,叫朱谦。”

    钱谦立即一副死了妈的样子,却是不敢多嘴。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