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升官了
    这赵大哥听罢,哈哈大笑起来,显出了几分草原牧人的豪爽,他一拍朱厚照的肩,爽朗地道:“老子才不管你是什么来路,肯跟我们一起出关,以后就是自家人,今日回去收拾了东西,明日就走,放心,这关外的事,黄东家都已经摆平了,关外的事儿,我熟悉得很,安全问题,自可保障,何况镇国公和镇国新军不就在那儿吗?”

    说到镇国公和镇国新军的时候,这姓赵的顿时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朱厚照亦是笑着道:“我不必收拾什么东西,这儿有地方住没有?”

    “有的,有的。”这赵大哥显然是个老江湖,只一看,便晓得朱厚照来路有些不同寻常。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一般的人,要嘛不是挨不了穷,要嘛就是要躲什么事,否则谁吃饱了撑着出关去?只要肯出关就好,何必问人来路?

    这赵大哥和伙计低声议论了几句,便有人带着朱厚照和钱谦到后院去歇了。

    朱厚照到了后院才知道,这里已是人满为患,天南地北的口音都有,大多是青壮,朱厚照在他们面前,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不过倒也没人来招惹他,大多则是相互闲扯。

    歇了一晚,次日拂晓,便有人来叫大家起来出发了。

    果然是那‘赵大哥’雄赳赳、气昂昂地骑着马走在最前,几个壮汉则是在后头陪同着他,跟着他一路走的青壮,足有一百多。

    赵大哥道:“得赶紧走了,再不走啊,可就要迟了,其他的商行,可都已经动身了啊,慢一步就落后于人,都打起精神来,蒸饼路上吃,到了关外,还怕没有吃的?”

    近百人就这样开始启程,朱厚照则是瞧着哪里都好奇,商行给他们发了包袱,里头都是一些御寒的衣物和干粮,这些自然是钱谦背着,朱厚照反而眼馋那‘赵大哥’的座马。

    那显然是关外的马,一看就很矫健,朱厚照历来是不怕生的,便上前去和赵大哥打招呼:“赵兄,你这马哪儿来的?”

    赵大哥道:“怎么?喜欢?告诉你,出了关,这样的马可有的是。可骑过马吗?”

    朱厚照点头道:“骑过。”

    寻常人哪里骑过马?这赵大哥不由愣了一下,本还想吹嘘一下自己的马术,谁料到朱厚照说会骑,他倒是笑了,便翻身下了马,爽快地道:“那你来试试看。”

    朱厚照也不客气,接过了缰绳,一踩马镫,唏律律一声,便放马狂奔,足足在官道旁兜了一圈,这才得意洋洋地骑马回来。

    赵大哥和带来的几个汉子啧啧称奇,显然朱厚照的骑术很不错,甚至比他们这些人的都好。

    众人低声议论了几句,而后赵大哥朝朱厚照招手道:“朱寿,你来,你哪里学来的骑马?罢了,我还是不多问了,瞧你样子,文质彬彬的,看来还识文断字吧。”

    快步跟在朱厚照后头,一直忧心朱厚照安危的钱谦,听到赵大哥这话,差点儿要吐血。

    文质彬彬?这就是文质彬彬?那我还是谦谦公子呢!

    朱厚照随意地点头道:“识文断字,也没什么难的。”

    这赵大哥眼睛放光,道:“很好,这马就送你了,往后啊,你跟着我,你赵大哥有用你的地方。等出了关,我亲自去和东家说,给你加一些薪俸,年轻人,似你这样的人才,可是不可多得啊,到时你负责教人骑马,噢,弓箭会不会,套马杆子会不会用?”

    朱厚照道:“弓箭还算纯熟,就是套马杆子不会用。”

    赵大哥笑道:“不难的,出去之后,你就晓得了。”

    这赵大哥显然对朱厚照极为器重,毕竟招人出关,都是些出身不甚好的,但凡是有一些手艺或者家里有马骑,亦或识文断字的,谁肯苦哈哈地出关去?

    在赵大哥看来,似朱寿这样的年轻人,简直就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那些被招募来的青壮,顿时个个羡慕地看着朱厚照。

    朱厚照也是得意洋洋,从前在宫中,虽然是皇帝老子,人人见了他都是点头哈腰,可是朱厚照却心如明镜,他怎么不知道那都是因为他的身份而带来的,可是现在在这里,凭的却是自己的本事,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成就感。

    朱厚照骑着马,也不称谢,点头应下。

    倒是那钱谦,背着两个行囊走得累了,气喘吁吁的,便也寻了那赵大哥,将赵大哥偷偷拉到了一边,道:“赵大哥,其实我也会骑马和弓箭的,嗯……也略懂一些读书写字……”

    “是吗?”赵大哥显得很是诧异。

    “对,不信,我可以试试。”钱谦跃跃欲试的样子道。

    作为青壮,实在太辛苦了,没有马骑,还要自己背着行囊走那么远的路程,便连伙食,都比赵大哥这些人差一些。

    钱谦自然也很希望自己能混入管理层,和陛下一样,享受一下特殊的待遇。

    赵大哥不可思议地看着钱谦道:“好,不用试,我信得过。”

    钱谦大喜道:“哎呀,赵大哥实在是慧眼识珠啊。”

    谁料赵大哥视线一转,远远朝朱厚照招了招手,朱厚照便打马过来道:“赵大哥有什么吩咐?”

    赵大哥喜滋滋地道:“小朱啊,从今儿起,你便做我副手了,这些,这些,还有那些人,都给你打下手。”

    说着,赵大哥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几个老兄弟,道:“总之,我能做主的,你也能做主,咱们好生为黄老爷效命,将来少不得吃香喝辣。”

    这就,又升官了……

    朱厚照的下巴都要落下来了,我这还没出力呢,难道当真是天生有龙气不成……

    朱厚照一时没想明白,却很利索地高声应了一句:“好嘞。”

    说罢,他又便兴冲冲地打马跑去队前了。

    钱谦在旁忙道:“那我呢,我呢,赵大哥,我是不是也该……嘿嘿……”

    赵大哥的脸上依旧带笑,却是深深地看了钱谦一眼,道:“你嘛,依旧做好你的牧人吧,好好努力,将来大有可为,每月有五两银子呢。”(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