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5章 最后选民


    露茜怎么也没想到,会从罗文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她一张脸气得红,呼吸急促,便想辩解。却见艾伦微微一笑,然后转过头去。艾伦往前一步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这种挑拨离间的手段不嫌太幼稚了吗?难道你以为我会相信这样的鬼话?那就真的是个笑话,我跟她认识了这么多年,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我比谁都清楚。”

    罗文微微眯眼,突然视线滑过众人落在一个人身上,接着暴喝:“还等什么,安杰罗妮,动手!”

    “该死!”安杰罗妮站在洞口,就在露茜的身后。本想等罗文干掉艾伦后再做打算,不料罗文也非是省油的灯,硬是拉她一起下水,提早暴露的她只能暗骂了句,却不得不从袖口滑出一把匕,闪至露茜身边,把匕搁在露茜的脖子上。

    如此一来,就连艾伦也怔了怔,露茜和马因更是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当艾伦往安杰罗妮看去的时候,次和这个女人打了个正脸,当下视线里的世界昏暗了下来,景物和人一一消失,世界只剩下他和安杰罗妮两人。接着一条血路由远而至,经过他们的脚下,消失在这片昏暗世界的彼端。那终点处,以喷薄的火焰为背景,一个威严的宝座正虚位以待。

    此些异象转眼即逝,可艾伦这时已经明白,眼前这个用匕架住露茜的女子,便是血路上最后一位选民!

    “是你?”艾伦问。

    安杰罗妮点头:“是我。”

    或许两人的对话落入旁人耳中有些莫名其妙,可露茜却听明白了几分。艾伦更是心念电闪,一旦明白了安杰罗妮的身份,那么现在这种局面他已经可以推导出一个大概。

    “什么时候你搭上了一名艾达华星侯爵,如果你要杀我的话,那么放过露茜,这场战争和她无关。”艾伦道。

    安杰罗妮笑着,可笑容很勉强,她对艾伦全神戒备。以致没现露茜手上的银镯轻轻蠕动起来,分离出一部分悄然地爬下手腕。安杰罗妮盯着艾伦,却朝罗文努努嘴道:“我可没打算杀殿下,不过那边的侯爵却是热衷得很,我们不过互相利用罢了。”

    罗文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他点破安杰罗妮的身份,那个女人立刻礼尚往来。现在什么事都说破了就没有回转的余地,唯今之计,只有把这里所有人都杀了。否则若这事传回艾达华星,那他连同整个家族都玩完了。

    马因眯了眯眼,看向罗文点头道:“原来是你,上次在永夜星刺杀殿下的佣兵就是你雇佣的。怪不得事后追查不出什么来,罗文你的手脚很干净啊。”

    事到如今,罗文反而平静起来,他甚至还能微笑:“我一向谨慎,所以马因侯爵,今天也得请你死在这里了。”

    艾伦点头道:“你们的胆子很大啊,难道你们以为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很快,奥法西斯也会到达,当真以为你们可以做到了无痕迹,还是说你们有把握瞒过奥法西斯的眼睛?”

    那天罗文向奥法西斯请示后便离开了艾达华星,自然不知道第二天斯伯纳克就联系了公正之王。现在一听摇头笑道:“少拿话吓唬我,陛下在加特星域主持战局,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分身来永夜星。”

    露茜道:“那可不一定,弗里乌斯就把我们错当成了父亲。不信你问安杰罗妮,她也有听到。”

    罗文立刻看向安杰罗妮,后者无奈地点头,然后说:“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不想殿下受伤的话,就给我立刻自杀!”

    艾伦眯眼道:“我自杀的话,你可得不到血路传承。怎么,不想坐上那个宝座看看?”

    安杰罗妮咬牙道:“我没什么抱负,只想好好活着,鬼才要参加这什么血路竞争。所以我只要你死即可,快动手,不然的话我就杀了殿下。”

    “你还真是个务实的女人。”艾伦有些无奈道。

    这时,什么东西的反光跳进罗文眼里。侯爵望去,脸色一变,叫道:“安杰罗妮,快动手。”

    安杰罗妮还没反应过来,忽然从露茜胸前窜起一片如同水银般的物质,它们迅包裹住安杰罗妮的匕,如同一个银色的刀鞘收起匕的锋锐。那正是银翼杀手分离出去的一部分物质,它们本身不具源力,移动时便连安杰罗妮也没察觉。直到从露茜的胸口爬上时才因为角度问题给罗文现,可惜迟了一步。银翼杀手收起匕后,便弹射出几条金属线固定住后猛往后拉,拉得安杰罗妮的手略微一松,露茜趁机矮身、滚动。再弹起来时已经摸出金蔷薇,一个点射逼开安杰罗妮。

    趁这个机会,艾伦伸手捉住马因和露茜。脚尖撑地,人便横闪出去,瞬息间落在百米开外的一块岩石上。身影再闪,又是百米,接连几次闪烁之后,三人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罗文张了张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足过了片刻,才对那请来的级强者吼道:“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那人眯眼说:“他们太快了,而我不擅长度。”

    罗文听了只有干跺脚的份。

    几公里外一片贫民街区里,突然有身影闪现,接着三个人扑进了地面的沙砾里滚了几滚,这才爬了起来。艾伦找到露茜,马因也走了过来。这片街区路很窄,楼房多且杂,整体环境十分复杂,正适合躲藏。艾伦打了个手势,带着两人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暂时休息。

    “你怎么样?”露茜问道,刚才艾伦带着他们狂掠几公里,使得伤口又裂开,看得她心疼不已。

    艾伦摇摇头,坐下道:“没什么,皮外伤而已。”

    马因自己处理好手臂的伤口说:“没想到罗文和安杰罗妮竟然互相勾结,现在麻烦了,我们没有星舰离开,而且他们里面还有个扎手的家伙。”

    艾伦笑道:“没关系,我们就和他们玩一玩捉迷藏,只要拖上一天。明天,就该他们哭了。”

    他很清楚自己的状态,只要拖过今天。明天伤势便基本无碍,虽然还不能恢复到和弗里乌斯交手时的状态,但干掉罗文他们倒不在话下。

    露茜皱眉道:“安杰罗妮难道是你的?”

    艾伦点点头说:“没想到这最后一人会藏在你身边。”

    “她的确藏得很深,那你打算怎么办?”

    艾伦说:“她不能杀,至少不能由我了结。否则,我恐怕会完全觉醒,到时就麻烦了。”

    他顺带把血路的规则和露茜说了一遍,露茜说:“不然的话,就由其它人来了结她。”

    “也不妥当,她已经是最后一人了,我不想冒险。万一出什么差错,我们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我会打伤她,然后把她囚禁起来,等你的起源石板有所现再做打算。”

    露茜点点头,如今也只能这么做。

    这时,外头有星舰呼啸而过,接着街道外便炸起了颗颗火球。艾伦拉了拉露茜,对马因道:“他们在搜寻了,我们该走了。”

    是夜,在一个平台街区里。一片空地给清理了出来,这里建立起一个小小的营地。营地四周有护卫放哨,罗文正坐在一个火堆前,恨恨用木棍挑起漫天火星,怒道:“该死的,这个地方如此大,要找到三个人谈何容易。

    ”

    那被他请来的强者则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正吃着东西,闻言道:“那就先放他们一马好了,或许我们得先离开。不是说弗里乌斯在这颗星球上,而且你们的皇帝也快来了,我可有点担心。”

    罗文翻了个白眼,摇头道:“不行,得在这里把他们干掉。否则消息泄露,我就完蛋了。”

    “反正过了今晚,明天我就离开,我可不想撞上两位至尊。”这个强者倒知道明哲保身的道理。

    “你收了我的订金!”罗文大声道。

    强者说:“那又如何,那部分订金可不会退给你,你应该知道规矩。”

    罗文哼了声,对一名护卫道:“去把安杰罗妮叫过来。”

    护卫离去,没过片刻就回来报告说:“大人,到处都找不到那个女人。”

    “什么?”罗文立刻知道生了什么事:“那个混蛋女人竟然临阵脱逃!”

    可气归气,罗文却拿安杰罗妮没办法。显然整个白天的搜捕末果,让这个女人失去信心。她也是果断,立刻抛下一切离开。但安杰罗妮可以这么做,罗文却不行。

    到了第二天早上,那名强者也离开了。罗文看着剩下的百来名护卫,叹了口气,寻思着自己是不是也离开这颗星球为好。在罗文犹豫不绝的时候,距离他们营地有两公里左右的一处楼房上,艾伦出现在那上面其中一个高却窄的窗户边。他扶着窗沿,在这个高度很容易就看到罗文的那个营地,毕竟在他们不远处就停泊着一艘星舰。

    艾伦眯眼笑了笑,轻抖手腕,腕轮一闪,手中便多了把通体漆黑,游走着几条暗红纹路的能量步枪。这是魔影国的制式步枪,射程远,威力大,完全可以当狙击枪用。艾伦抬了抬枪口,从罗文的营地移到他们的星舰上,然后压下射击键。


上一章 下一章